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毒伤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822 2012-10-31 21:03:43

  洛语葶被打让唐天澜心痛不已,平安受伤倒地,玲珑又要杀平安的丈夫,唐天澜再不能隐藏行迹,从藏身处飘然而出。

“师兄,我就知道你在此,哼,她已经嫁人了,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你还要惦念?原本,我不想杀她,可是师兄你却出来拦住了,那么今日,我非杀了她不可。师兄,等我先杀了鞑子公主。”

玲珑手腕轻轻一动,长鞭从额力亚脖颈处抽回,瞬间再次伸向平安,但是还没有到达平安面前,便被唐天澜的长剑截住。

“师兄,放开。”

玲珑手下用力,长鞭脱离唐天澜的长剑,呼啸而回,只是眨眼的功夫再次呼啸而至。此时,洛语葶忍着背上的痛,挺身站了出来。玲珑误会了,唐天澜喜欢的是自己,不是平安,玲珑若是因误会而杀了平安,那让她该怎么办,如今,只有向玲珑解释清楚,只要平安能安好,哪怕是玲珑杀了自己也行。

“不是平安的错,是我,你不要误会……”

“滚开。”

玲珑娇喝一声,长鞭卷起洛语葶的脖子,玲珑一用真气,洛语葶被抛出了亭子,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唐天澜剑眉倒竖。

“玲珑,别逼我出手。”

“师兄,为了这个女人,你竟然要对我动手,好,好,好,你来呀,冲我的肚子,冲你的孩子来呀。”

玲珑凌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平安,她看到平安已经泪流满面,她看到平安的眼睛盯着唐天澜。

“唐大哥,你能安然无恙,真好。”

唐天澜用长剑逼退玲珑,苦涩的说道。

“平安,你快走。”

因为这一声,平安几乎要扑倒在地了,唐天澜还是那个样子,只是略略清瘦了,眼眸之中透着丝丝缕缕的无奈。

这么说他和玲珑真的已经成婚了,玲珑也有了他的孩子。平安的眼睛越来越模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和唐天澜再次见面。

“师兄,你真要逼我吗?”

“玲珑,回去,有我在,你休想杀……”

“好,好,我今日非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个鞑子公主。”

玲珑已经红了眼睛,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师兄竟然真的喜欢这个鞑子公主,竟然为了这个鞑子公主挡住自己的长鞭。她恨,她恨,她必须杀了她。

唐天澜自然知道玲珑误会了,她误会自己喜欢平安,可是他不能说明,平安尚且有着公主的头衔被众人保护,洛语葶什么也不是,他也只能将错就错,只希望玲珑没有察觉出来。

额力亚被玲珑打翻在地,但是很快有起来,招呼随从围住平安,他自己挡在平安前面。

“公主快走,这个女人疯了,快点带姑姑走。”

平安这才想起洛语葶,洛语葶被玲珑的长鞭卷起,抛出了亭子,头撞在石头上,此刻已经昏了过去。

“姐姐——”

平安抹了一把脸上的泪,顾不得自己也受了伤,飞奔出亭子。

就在同一瞬间,一根银针风驰电掣般飞向洛语葶,原本,银针是要打洛语葶的心口的,可是洛语葶被平安抱起,银针的方向的变了,生生扎在了洛语葶的左肩锁骨处。平安看到一根银光闪闪的针没入洛语葶的锁骨处,呆了一呆,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撕心裂肺的喊。

“姐姐,你,你怎么了?唐大哥,姐姐她……死了……”

随着平安撕裂的哭声,唐天澜的心重重的落在深渊,洛语葶死了,洛语葶死了。唐天澜长剑出鞘,剑剑直逼玲珑要害,就在这时,跟踪洛语葶的“影子”出现,飞身落在洛语葶身边,他比唐天澜迟了一步,他眼睁睁看着银针破空而至,扎在了洛语葶身上。

“格格别动,姑娘中毒了。”

“啊?姐姐——”

“影子”伸手点住了洛语葶几处穴道,控制住毒继续蔓延,平安眼看着,洛语葶的嘴唇由红润变成黑色。

“快,快救姐姐啊,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救姐姐。”

唐天澜手中长剑用力,将玲珑打到在地,抽身而出,飞至洛语葶身边,洛语葶双眸紧闭,额头冒着血,鲜红的血淌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一把银针扎在锁骨处。

“唐大哥,姐姐死了,姐姐死了。”

唐天澜顾不得许多,蛮横的从“影子”手中夺过洛语葶。

“语葶,挺住。”

唐天澜从怀里掏出白瓷瓶,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放到洛语葶嘴里,洛语葶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如同在热河受伤一样,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大哥,姐姐她……呜呜呜……”

“平安别哭,语葶没死,她只是中毒,昏死过去了。”

“影子”确认唐天澜对洛语葶没有伤害,飞身往暗器来的方向飞去,姑娘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伤,他回去该如何向头领交代。然而,他只看到几个凌乱的脚印,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是血玲珑的人?抑或是其他人?“影子”解不出,只好飞身回到洛语葶身边,目下最关紧的是救洛语葶。

额力亚带着随从也围了上来,他已经从刚才的一切中看的分明,这个唐大哥怕就是平安喜欢的江湖侠士,一时间,额力亚心里五味俱全,但是他不能拂袖而去,平安是他的妻子,他要保护她,纵然是他武功不济,他也要保护她。

【前些天出差,没有更新,非常抱歉,今天起复更,最少每天3000-4000,希望各位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