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毒伤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301 2012-10-31 21:04:17

  唐天澜双手护着洛语葶的后心,为洛语葶输送真气,希望这样能抵挡住毒的蔓延,可是,唐天澜用尽了所有真气,只是控制了毒不蔓延,毒已经侵入了洛语葶的身体,如果不及时解毒,洛语葶的性命怕是保不住了。

唐天澜放开洛语葶,飞身到玲珑面前,玲珑靠在一棵树上,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落。

“玲珑,是你带的人吗?解药?”

玲珑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汗珠越来越多。唐天澜听到玲珑冷冰冰的声音。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师兄你还要杀了我吗?解药?没有。你喜欢的不是鞑子公主吗,她的婢女死了你也心疼?”

玲珑将洛语葶错当成平安的婢女了。

唐天澜的眸子里冒出怒火,握着长剑的手青筋蹦出,但是许久过去,唐天澜并没有动手,他看也不看玲珑,转过身,往平安和洛语葶身边飞去。

“师兄,我……”

身后,玲珑悲怆的呼声并没有让唐天澜留下,唐天澜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

“如果她死了,你为她偿命。”

“影子”已经抱起洛语葶飞身上马。

“格格,属下必须带姑娘回去,姑娘若不尽快解毒,性命堪忧。”

平安已经顾不得哭泣,从地上爬起来,急忙点头。唐天澜却拦住了“影子”。

“把语葶留下,我为她解毒。”

“影子”道。

“玉剑书生的功夫在下佩服,可是在下信不过你,姑娘是皇上的人,在下必须带姑娘回去,请太医解毒。”

“放开她。”

唐天澜长剑一横,他必须要带洛语葶离开,洛语葶既然是独自走出皇宫的,就说明她自己要离开,他不能让洛语葶再次回到皇宫。

“怎么,玉剑书生是要和在下动武吗?”

“留下语葶,你走。”

“休想。”

唐天澜长剑送出,“影子”抱着洛语葶,硬生生接了唐天澜一剑,就在这时,班纳海飞身而至,接下了唐天澜。

“唐大哥,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救姐姐要紧。”

班纳海和唐天澜刚刚过了几招,就见苏麻的轿子到了。

“平安,语葶她如何?”

“大姑姑……”平安的眼泪再一次涌出。“姐姐被暗器打伤,中毒了,哇——”

苏麻看着“影子”怀里没有知觉的洛语葶,后悔自己来迟了。

“班纳海,回城。”

苏麻凌厉的声音,让唐天澜也冷静了下来。唐天澜收住长剑,飞身落到洛语葶面前,此时的洛语葶不仅嘴唇变黑了,脸色也变了。唐天澜的心痛的仿佛是自己受伤一样,他后悔,明明知道两拨人跟踪着洛语葶,为什么就没有小心些,为什么就没有保护好她。他把白瓷瓶交给平安。

“这里面还有几粒九转还魂丹,虽然不能解毒,但是可以延缓毒的蔓延,护住语葶的心脉,你隔一个时辰给语葶服一粒。”

平安点头,目光盯着唐天澜,一眼不错。

唐天澜想伸手拂过洛语葶贴在脸上的青丝,却又摇摇头,转身而去。平安怔怔的跟着唐天澜走了两步,绝望的喊了一声:“唐大哥——”

唐天澜脚步一顿,回头看一眼平安,苦笑。今日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有保护好语葶,语葶再一次受伤了,他想带她走,可是带走了又如何,别说洛语葶眼下受着重伤,就是眼前这个班纳海,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平安踉跄着跑到唐天澜身边,双手拉住唐天澜的袖子,凄凄哀哀的喊道:“唐大哥——”

唐天澜的目光定在平安染血的肩头,凄楚的眼神,让平安心痛。

“平安,都是天澜的错,天澜没有保护好你和语葶,让你受伤了。”

唐天澜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瓷瓶,放到平安手中。

“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回去后敷在肩头,很快就会好的,不会留下疤痕。”

说着,唐天澜转过头看着额力亚,似乎是在嘱托又似乎是威胁。

“你就是土谢图汗世子,今后要好好照顾平安,你若欺负平安,纵然是有康熙给你撑腰,纵然是你有百万大军,我也会取你首级。”

唐天澜的话,不是很高,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包括玲珑。

唐天澜长叹一声,掰开平安的手,缓步走向玲珑,他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是不是玲珑的人发出的暗器。

苏麻未避免再生变故,让班纳海带着洛语葶先行回宫,自己带着平安等人,也急急忙忙进城。

唐天澜站在玲珑面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玲珑从来没有见过,师兄会以这样淡漠的眼神看着自己,以往,和程莹莹雪之华她们交手,师兄都没有这样对她,程莹莹雪之华也是喜欢师兄的,可是这次,仅仅因为自己对那个鞑子公主下了狠手,师兄竟然这样对自己。师兄真的爱上了这个鞑子公主。

“不——不——”

玲珑拼命的摇头,一身红衣在风中越发显得凌厉。

“我再说一遍,解药。”

唐天澜的眼眸中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怒火,他知道平安性格乖戾行事嚣张,从来不知道玲珑会这样狠毒残忍。

玲珑忍着腹中剧痛,咬着牙迸出了两个字。

“没有。”

玲珑已经没有心思解释那根银针不是她抑或她的人放的,既然唐天澜已经认定是她,解释还有用吗。那也只不过是鞑子公主身边的婢女,可她是师兄的妻子,她的腹中还有他们的孩子啊。

唐天澜俊美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端详了玲珑许久,忽然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母亲说的对,我在感情上从来都是拖泥带水,才导致今天这不可挽回的一切。但是今日,我唐天澜便要你知道,对你,对这个婚姻,我,一点都不想要。”

唐天澜一个字一个字说完,一扭身,几个纵身,便消失在玲珑的视线之外。

玲珑靠着树,慢慢滑坐到了地上。

“对你,对这个婚姻,我,一点都不想要。”玲珑泪流满面,师兄终于把这些话说出来了,她以为有师父做主,有了这场婚姻,自己便能拴住师兄的心,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徒劳,自己在师兄眼中,连鞑子公主身边的婢女都不如。玲珑嚎啕痛哭,她不明白师兄为什么就不喜欢自己,明明师兄是喜欢自己的啊。都是那个鞑子公主,都是那个鞑子公主,若没有她出现,师兄也不会移情别恋。玲珑怒从心起,她用手撑着地,她一定要杀鞑子公主,只有杀了鞑子公主,师兄才能不被迷惑。可是玲珑站不起来了,刚才盲用真气,又和唐天澜交了几下手,此刻顿觉腹中难受,那种蚀骨的疼痛,瞬间让玲珑面无血色,玲珑只觉得一股温热粘稠的鲜血顺着腿流下,玲珑大惊失色。就在她不知所措之时,小腹更加疼痛,流出的鲜血更多,玲珑用尽全力,扔出了一枚信号,便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