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毒伤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309 2012-11-01 16:20:17

  班纳海抱着洛语葶,风驰电掣回到京城,直进皇宫,往静心苑去。追随洛语葶的“影子”直奔乾清宫。

康熙正在乾清宫里,和几位臣子和皇子议事。“影子”也顾不得许多礼制,直闯乾清宫。

“皇上,姑娘被暗器伤到,中了毒。”

“什么?”

康熙想站,但是没站起来,脑子里一片茫然。屋里的几位大臣和皇子,自然都知道洛语葶在皇上心中的位置,见康熙不说话,都不敢多语。

四阿哥站在康熙龙案的右侧,见康熙站了一下没有站起,急忙走到近前,双手扶起康熙。

“皇阿玛,您别急,姑娘既然被救了回来,太医院一定会将姑娘救过来的,皇阿玛莫急。”

康熙在四阿哥的搀扶下,颤巍巍站起来,想要迈开步子,却觉得脚底下想踩了棉花一样,头重脚轻。

“皇阿玛,儿臣扶着您。”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找太医,找周炳轩,李德全,你是死人吗,还不快去。”

李德全的脸都扭曲了,也顾不得行礼,飞快的往太医院去。

康熙在四阿哥的搀扶下,站起来,急急忙忙往静心苑去。

“高士奇,你不是懂医理吗,还不快到静心苑去。”

高士奇诺诺跟在康熙后面,一行人往静心苑而去。

东屋,床上,康熙看到没有知觉的洛语葶,晃了一晃,险些摔倒。高士奇急忙上前搭脉。

“高高高士奇,她,她如何?”

高士奇的眉头拧成了川。

“皇上,姑娘脉象极弱,臣瞧着,须得赶快医治,伤在锁骨处,虽没有伤及心脉,但是银针已经没入锁骨,针上淬了毒,必须尽快解,否则……”

“太医呢,周炳轩呢?都死哪去了?”

康熙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像也被暗器伤到了一样,痛的不能呼吸了。洛语葶毫无知觉的躺在那里,额头上血迹斑斑,嘴唇都是黑的。

随着一阵烦乱的脚步声,周炳轩带着五六个太医来了,康熙一摆手,阻止了周炳轩等人的行礼,周炳轩赶紧查看洛语葶的伤情。半盏茶功夫,周炳轩和几位太医小声议论,康熙眼看着,小蝶用剪刀剪开洛语葶衣服,周炳轩的针扎在了洛语葶左肩及胸口的穴位处。

“皇阿玛,若不然,您到大姑姑屋里坐会儿,太医们正在诊治。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康熙还要坚持,可是想想四阿哥说的也有理,在四阿哥搀扶下,出了东屋。康熙刚刚坐定,苏麻平安额力亚等人也回来了。

“皇上,语葶她……”

“大姑姑,太医正在位姑娘解毒,皇阿玛他……”

“平安,快去,把那个药丸给语葶服下。”

平安抹了一把眼泪,奔进东屋,从包瓷瓶中倒出一粒药丸,放入洛语葶口中。

“周太医,这是九转还魂丹,虽然不能解读,但是能延缓毒素扩散。”

周炳轩点点头,只要能控制住毒不入心脉,就没有性命之忧。

“苏麻,语葶她……她怎么会受伤,到底是什么人,下如此狠手?”

苏麻回来的路上,从平安的哭诉中,将前前后后已经捋了清楚,这个玉剑书生和血玲珑都是反清名册上的人,她也知道,只是没想到,洛语葶和平安当初在围场出走遇到的竟然是玉剑书生,而平安喜欢的人竟然就是玉剑书生,可是虽然平安隐瞒了玉剑书生对洛语葶的喜爱,苏麻焉能猜不到,刚刚玉剑书生和影子动手不就是为了抢夺语葶吗,难道这个玉剑书生喜欢的不是平安而是语葶。苏麻眉头紧皱,难道语葶和玉妃一样,也喜欢了江湖侠士,可是瞧着语葶对皇上的心思,也是不厌烦的。继而又听平安说玉剑书生已经娶了血玲珑并且也有了孩子,苏麻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会儿,皇上问起来,她却不能如实相告。

“皇上,此事以后再说,眼下要紧的是语葶的伤,毒解了,才是皇上和语葶之大幸。”

康熙哀伤痛苦的眼眸看向东屋,他悔死了,若没有柔妃的事,语葶不会和自己怄气。再往前想,若是当年自己放开柔妃,或许就没有今日的事了。

一直到晚间,洛语葶的毒虽然没有在扩散,还是依然没有解,好在,周炳轩已经确认出洛语葶中的毒是什么毒了。

在苏麻和众位臣子阿哥的劝说下,康熙离开了静心苑,回到了乾清宫。只是,每隔一个时辰,李德全便会跑过来问问情况。

一夜过去,天刚刚蒙蒙亮,康熙黑着眼圈进了静心苑,今日,他宣布辍朝一日。

苏麻也是一夜未睡,和康熙对面而坐,两个人都不言不语。

平安一夜没有回去,肩头虽然被玲珑打伤,但太医已经为她上了药包扎好了,她不放心洛语葶,一整夜都呆在静心苑。

终于在中午辰时,周炳轩出了东屋,跪倒在康熙面前。

“启禀皇上,姑娘体内的毒已清除九分……”

周炳轩没有说完话,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这一夜的忙碌,让他完全透支了。

康熙噌的站起,一个跨步出了堂屋进了东屋。洛语葶的脸苍白的如同一张纸,青丝凌乱的散在枕上,嘴唇虽然不红润,但已经不再发乌发黑,正如周炳轩说的,毒清除了。

康熙握着洛语葶的手,久久不语。只是眸中一层水光泛起,让眼前洛语葶的脸几乎看不清了。

“皇阿玛,您别着急。周太医说只要毒清除了,姐姐很快就会醒来。”

苏麻站在一旁,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平安格格,你也累了一夜,眼下语葶既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格格还是回去休息吧,格格也受了伤,休息好了,再来也不迟。”

康熙从哀伤中回过头,看向平安的肩。

“平安,你也受伤了?重吗?”

平安摇摇头,昨日的一切,来的凶险,若不是洛语葶挡了那一鞭,玲珑长鞭尽头的匕首打的将不是自己的肩头,而是胸口。

“没事,我没事,皇阿玛。”

“听你大姑姑的话,回去休息吧,让太医再给你瞧瞧伤口,你的身子刚刚调理好,又受这伤,仔细别落下病根了,回去吧。李德全,备轿,送平安格格回府。”

平安还要坚持,可是康熙已经这样吩咐,再说洛语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就没有再坚持。

苏麻悄悄退了出去,屋里只留下康熙和昏迷的洛语葶。仿佛又回到了热河听雨轩,康熙这样坐着,洛语葶毫无知觉的躺着,康熙伸手,轻轻拂过洛语葶苍白的脸。

“对不起,语葶,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只要你能醒过来,不管你怎么发脾气都行,只求你,不要离开我。”

康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眼前这个女人,自己为何就保护不了。

一整天,康熙都在东屋,握着洛语葶的手,连姿势都没有变。苏麻劝了几次,康熙才离开静心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