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解毒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722 2012-11-02 18:36:12

  静心苑里,药气冲天,洛语葶已经昏迷两天一夜了,依然没有醒转的意思。康熙将周炳轩骂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洛语葶还是没有醒过来。第二日的晚间,宫门已经关闭了,平安拿着御赐的金牌叫开了宫门,和平安一起进宫的还有额力亚。夫妇二人进宫后直奔静心苑。康熙还在东屋坐着,今日他虽然没有再辍朝,可是在朝上,明显的心不在焉。散了朝之后,康熙哪里也没去,直接进了静心苑,看着周炳轩们针灸,洛语葶依旧没有知觉,小蝶连药都喂不进去。康熙又急又怒,一摆手,屋里的人都退下了。

康熙将洛语葶搂在怀里,一只手端过药碗,直接喝一口,柔软的舌撬开洛语葶的紧闭的唇,苦涩的汤药顺着康熙的舌缓缓流入洛语葶的口中,一口,两口,三口……一碗药终于喂完了,康熙长舒了一口气。

康熙刚刚将洛语葶放好,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大姑姑,我,我刚得到一瓶好药,周太医不是说姐姐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九分,可是还有毒留在姐姐体内,我的药能将姐姐体内剩余的毒都清除去。”

“什么?快,你皇阿玛也在,快去。”

苏麻率先进了东屋,身后跟着平安额力亚,还有周炳轩和两个太医。

“皇上。”

“皇阿玛。”

康熙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说话,依旧握着洛语葶的手,愁苦的看着洛语葶苍白的脸。

“皇阿玛,平安得了一瓶药,能去除姐姐体内剩余的毒。”

康熙慢慢转过头,看着平安,似乎有些不相信。平安已经把药交给了周炳轩,让太医们验药。周炳轩将瓷瓶中的药丸倒出来一粒,伸手捻了一点放入口中,一炷香过后,周炳轩点点头。

“皇上,这药可用。”

“那还不快点。”

药丸很快放入了洛语葶口中,周炳轩再一次施展他的针灸,然而,洛语葶还是没有立刻清醒。康熙再一次陷入了绝望。

“皇阿玛,别急,这药笑要在三个时辰之后才能看出来,您……”

康熙摆摆手。

“苏麻,你们都走吧,今晚,朕在这里,朕陪着语葶,朕就不信语葶会一直醒不过来。你们都走吧,周炳轩,你明日一早再过来给语葶针灸放毒。”

平安还要劝,苏麻摇了摇头。众人施礼而出,东屋,只剩下康熙和洛语葶。康熙脱掉靴子,拿过靠垫放在身后,靠在床头,将洛语葶抱在怀里,洛语葶的身体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康熙不觉心苦。

“语葶,你一定要醒过来,等你醒过来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让班纳海,不,让阿山陪着你,你想回家,好,我亲自送你到海边,找你的家人,只是,你莫要再这样独自离开,你受伤,可是伤在你身痛在我心,为什么你不明白。我承认,是我不对,我不该囚了柔儿二十年。语葶,原谅我,原谅我。”

康熙说着说着,不觉更加伤痛。

“在热河,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一直不知道人世间还有个词叫恋爱。恋爱的感觉真好,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心动,什么叫牵挂,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语葶,我真的离不开你了,你留言说要离开,我很恼,为什么我的真心换不来你的真心,为什么?苏麻说你外柔内刚,一旦认定了的事轻易是不会改变。我没有让你改变,我的身份注定是不能改变,后宫那些人也是不能改变,可是,我真的好爱你,真的好爱,别离开我,别离开我。人人都说皇帝好,可是有谁知道做皇帝的苦,长夜漫漫,我一个人坐在乾清宫里,独对孤灯批折子,朝会上,满朝臣子你争我斗,我还得从中调停,大清的土地上,反清势力此起彼落,噶尔丹虎视眈眈觊觎大清,有时候我真的是已经心力憔悴,那日听你说话,我仿佛看到漫漫长夜里一线微光,你的理解你的善解人意你的体贴,让我感到温暖,语葶,我不会让你走,也不会让你再受伤,你现在不接受我,放不下你的原则,我会等,等到你接受我……”

康熙用着洛语葶,在洛语葶耳边娓娓道来,似乎在和洛语葶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一夜,在康熙的喃喃低语中过去。

清晨,鸟儿的鸣叫让静心苑的早上有了一丝初春的味道。

康熙看看怀里的洛语葶,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是嘴唇已经不再乌黑,隐隐有了几许红润。康熙抽出自己的胳膊,这一夜,他一直抱着洛语葶,胳膊都麻了。瞧着洛语葶呼吸均匀,康熙心里安定了不少。苏麻已经进了屋,看着康熙憔悴的容颜,心里一叹,一句诗用上心头:问世间情为何物。

“皇上,该上朝了,周太医已经来了,在院子里候着。”

“嗯。苏麻,你好好看护他,让小十三和平安来,和语葶说话,语葶和他们姐弟最亲近,他们说说话,或许能让语葶的意识早点恢复。”

“好。”

康熙恋恋不舍的揉着肩膀,离开了静心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