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苏醒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887 2012-11-04 20:52:35

  康熙除了上朝,处理政事,就是到静心苑看看洛语葶,虽然洛语葶依旧是弱弱的,但脸色已经不再苍白,一双剪剪秋水也渐渐恢复了神采。

众人都退去之后,洛语葶闭着眼回忆,她记得看到平安追上自己,看到血玲珑要杀平安,紧接着唐天澜出现,后来血玲珑把自己打出亭子,自己的头磕到石头上昏死过去,可是明明是额头磕破了,为何肩头又受了伤,而且听平安胤祥小蝶说的,自己竟然昏迷了四天三夜,难道自己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当时在场的只有平安,洛语葶问了平安几次,平安只说有歹徒用淬了毒的暗器伤了洛语葶。当洛语葶再问唐天澜的事,平安神色一暗,不语了。洛语葶细细想,忽然想起血玲珑的话,唐天澜成婚了,她血玲珑已经有了唐天澜的孩子。

洛语葶心里泛起苦涩,原本自己独自离开京城,就是想去找唐天澜,在她的心里,康熙虽然对她情深似海,可是在他身边每天要面对他那一帮老婆,难受,还不如跟着唐天澜浪迹天涯,游历清朝的山山水水。只是没想到,唐天澜成婚了,而且也快要做爹了。命运真是作弄人啊。

洛语葶苦笑,这么说连她最后的退路都给堵死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牢笼一般的皇宫里,一直等到明年的日食异象吗?洛语葶无奈的看着淡粉色的流苏床幔,对家的思念瞬间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爷爷、奶奶、哥哥、姑姑们、唐咪咪,你们知不知道,语儿在清朝,语儿在清朝好难过,总是受伤,总是被人欺负,总是想把事情做好却总是做不好,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慢慢溢满了洛语葶的双眸,顺着眼角。滑落,渗入发间。她不明白,在自己的时代,那个活波随意洒脱自信的女孩,为何在清朝事事不顺,想回个家都这么难。洛语葶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悲伤,不觉哭出了声。小蝶本就在院子里做着绣活,一听到洛语葶的哭声,急忙进屋。

“姑娘,您,怎么了,可是疼了?奴婢去喊太医,奴婢去找皇上。”

“别……去……”

但是洛语葶并没有留住小蝶,小蝶已经飞奔出了东屋,堂屋里苏麻也听到了洛语葶的哭声,骇的不轻,进了东屋一看,只见洛语葶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呜呜咽咽的哭。那哭声听着,让人心痛。

“语葶,怎么了?可是身子有什么不好?伤口痛了。”

“不是,不是……”

苏麻无语了,既然不是伤口痛,难道……她想起那日唐天澜的举动,一切都表明,唐天澜喜欢洛语葶,那洛语葶呢,难道她屡屡不接受皇上,真的就是因为唐天澜,可是明明是平安喜欢的额唐天澜啊。苏麻看着缩在被子里哭泣的洛语葶,不由的心中不安起来,如果真的和她猜测的一样,那皇上和洛语葶岂不是又要重复和玉妃的一切。不,不。

苏麻紧紧攥着念珠,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洛语葶接受皇上,皇上太苦了,他这一生只为了大清的江山和子民,可是他也是一个人,他也需要得到爱。

就在这时,周炳轩进了静心苑,周炳轩要给洛语葶诊脉,被洛语葶制止,她的手在被子里,周炳轩无法诊治。苏麻蹙眉,她想强行拉出洛语葶的胳膊,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康熙进来了。

“语葶,可是有什么不妥?快,让太医瞧瞧。”

“不是不是不是,出去,你们都出去……”

洛语葶还是缩在被子里,哭声不断。康熙瞧着,一时半会儿洛语葶是不会从被子里出来的,一摆手,众人都出去了。洛语葶还在哭。康熙无言的坐到床边,伸出双手,将洛语葶连被子搂在怀里。

“他们都出去了,你若是想哭,便大声哭出来,我在这里,陪着你,哭吧,哭出来心里也好受些。”

康熙一只手拍着洛语葶的背,轻轻的轻轻地,像是哄着小孩子。康熙的手粗大有力,可是拍在洛语葶背上,却无比的轻柔。洛语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爷爷拍着她的背,讲着故事,那也给你温馨的情景那么清晰那么清晰。

许久过去,洛语葶大概是哭累了,哭声渐渐小了。康熙将洛语葶的头从被子里露出来,看着洛语葶红肿的眼睛,心痛不已。大概是猛的吸了新鲜空气,洛语葶止不住咳嗽起来,康熙想要放下洛语葶,去给她倒水,可是胳膊却被洛语葶抓住了,那么紧那么紧。

“我不走,不走,我去给你倒杯水。”

洛语葶还是咳嗽,可是并没有放松康熙,康熙心疼的重新坐回床上,双手环着洛语葶,将洛语葶的头靠在自己胸口。

“我很小的时候,妈妈离开了我,一年后,爸爸因为思念妈妈,也走了,可是我并没有成为孤儿,爷爷奶奶姑姑姑父都亲我,把我当小公主一样宠着,安俊哥哥为我打架,我的童年很幸福,后来,我上学,有个男生笑话我没有爸爸妈妈,我一气之下打了他,把他的鼻子都打出血了,那时候我才8岁,和胤祥差不多。后来,班里面再也没有人敢说我,再后来,我上大学,可能是爷爷的教育,我一直都是随心所欲,随遇而安。去年,我和咪咪参加驴友团,你不懂,就像你们这里的几个人一起游历,阴差阳错,我来到了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和我的家不一样,不论是吃穿住行都不一样,我很烦,我想回去,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回去,可是回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