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苏醒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346 2012-11-05 19:43:46

  洛语葶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康熙感受到洛语葶的忧伤,只能紧紧的抱着这个较弱的身躯。

“我帮助平安,那是因为如果不是我带平安出走,平安不会遇到……如果没有出走,平安对你的赐婚最多是有抵触情绪,不会心痛。我对胤祥好,是因为喜欢胤祥,可是我没想到,我所做的一切都事与愿违,平安和额力亚夫妻和睦,被众人诟病。胤祥跟着我,被别人讥讽。为什么,我总是做错事,为什么?”

康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紧紧的搂住洛语葶。

“我想家,想回家,像爷爷奶奶,想我哥,想我的学校,想……”

“别说了,别说了,语葶,我都知道了……”

康熙阻止了洛语葶下面的话,他知道洛语葶想回家,他一直都知道,可是他真的不愿意她回去。

许久,洛语葶平复了悲伤,脸上虽然还有泪痕,但是已经恢复了平静,或许刚才哭那一会儿,将心中的悲伤全部都哭出来了。

康熙依然紧紧拥着洛语葶,此时此刻,他真的担心一放开,洛语葶变如她来时一样,凭空消失了。

忽然,洛语葶触到手腕上那个紫褐色的木镯。抬起手腕,木镯安静的在手腕上。

“那日,我看到这个木镯,很好奇,拿过来看,不料木镯自己飞到了我的手腕上,现在,取不下来了,我知道它是你的玉妃的,真对不起。”

“不,木镯从来都不是玉妃的,当年纳兰将木镯进献给我,我自己留了一只,另一只赏给了玉妃,可是玉妃从来没有戴过,一天都没有,所以,这个木镯是上天送给你的。”

康熙顿了顿,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洛语葶的脸。

“我错了,我不该因为一己之私而强行将你留下,我没有想过你心里的感受,往后,我不会再拘着你,等你身体好了,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只是,请让我派人保护你,好吗?还有,如果你暂时回不了家,请允许我爱着你。”

洛语葶浑身一震,康熙,一个皇帝能说出这样的话,太出人意料了。

“你……”

“至少你在我大清的日子,我可以喜欢你,看着你,听着你的声音,和你说话,听你独到的见解。还有胤祥,他已经离不开你了。”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走了,离开了,我……我也无悔,至少,我可以在现在爱着你,不是吗。”

康熙狭长的眸中似乎有泪光闪过,既然抓不住将来,抓住现在也是好的。

洛语葶看着康熙,似乎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答应我,语葶,我知道你不能接受她们,也知道你一直都想走,可是现在,你还没有走,那么,让我爱着你,保护你,好吗?”

洛语葶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里的波涛汹涌。

“语葶,你不答应?难道你连这一点点的请求都不答应吗?”

“啊?不,不是,我……可是……”

“这么说,你答应了,好,真好,语葶,没有那么多可是,我一定好好的保护你,好好爱你。”

康熙双臂用力,将洛语葶再一次拥入怀中,低下头,炽热的唇瞬间覆上洛语葶依然还有些苍白的唇瓣,气息流传,唇齿留香,似乎有一种叫做感动,有一种爱的气息缭绕在两个人周身。

德妃已经五天不见康熙的面了,就连十四阿哥去请安,也被挡了。德妃知道,皇上在静心苑,在守着那个女人。德妃没有表情的脸上慢慢袭上阴云,渐渐的,阴云中还有些乖戾。忽然,急促的脚步声响在永和宫的甬道上。

“额娘,额娘。”

德妃坐起身子,脸上涌起慈爱。

“快进来,今日散学的这么早,不是跟着谙达去学骑射了吗,怎么样?”

德妃已经一把拉住了十四阿哥,看着十四阿哥脸上细微的汗珠,心疼的用帕子擦擦。

“儿子今日都是满分,谙达自然放儿子早早回来了。”

“月香,端水过来,给你十四爷擦擦脸,跑的这一身汗。”

德妃慈爱的目光一刻不转的盯着十四阿哥。十四阿哥洗完脸,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自己斟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去。

“额娘,这几日,见到皇阿玛了吗?”

德妃微微蹙眉,摇摇头。

“想必是前朝事多,你皇阿玛都没有进这后宫,哦,不是单单额娘这里,其他娘娘那里也没有。”

“哼——前朝事并不多,皇阿玛一心都在那个外国女人身上呢。听说,皇阿玛将折子都搬到静心苑去了,守着那个外国女人,听说皇阿玛整整一夜都没有睡,一直守着,额娘,您怎么就不管管皇阿玛,他可是一国之君,为了一个女人,辍朝一日,成什么体统。皇祖母知道吗?这都几日了,您为何不去皇祖母哪里说一说,好让皇祖母管管皇阿玛……”

“十四,不许浑说。”

德妃急忙打断十四阿哥的话。这些,她哪里不知道,洛语葶受重伤回宫,康熙整夜不寐守在床边,康熙在静心苑批折子,康熙一日一日守着洛语葶,她哪一件不知道。

“额娘,我混说什么了,本来就是,皇阿玛他……”

德妃掩住了十四阿哥的嘴,阻止了十四阿哥继续说下去的话。

“你是皇子阿哥,皇上是你的阿玛,子不言父过,你皇阿玛不管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记住了,在这里说说,出去可不许乱说。”

十四阿哥满脸不忿,但是听德妃说的如此坚决只好点头。

十四阿哥走后,德妃闷闷的,又躺在美人榻上。月香瞅瞅外间,确定没有人了,小声附在德妃耳边说了几句,德妃点点头。

翊坤宫里,九阿哥已经是暴跳如雷,今日在练武场,他联合十阿哥十四阿哥十五阿哥联合起来对付胤祥,只是没想到,胤祥一味的挨打,并不还手,直到谙达看到,喝止了他们。九阿哥不解恨,临了还撂下一句话:哪天非弄死你个狗杂种。

胤祥从地上爬起来,擦擦唇角的血迹,拍拍身上的尘土,眼中露出不屑。他不是不想打,而是没有心思,姑姑身上的毒虽然解了,但是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总是不言不语,胤祥看在眼里疼在爱心上,他恨不能替姑姑受伤,恨不能替姑姑中毒。骑射马术箭术,他样样都比其他几个年龄相仿的阿哥们好,甚至,他的身材已经直逼九阿哥,他并不怕他们。

胤祥离开练武场,飞快的回到自己宫里,换下脏衣服,洗漱干净,带着小路子往静心苑去。他不能让姑姑病着,还操心自己。

进了静心苑正要进东屋,看到门口木头桩子似的李德全,顿悟,放缓了脚步,拐到堂屋。

“大姑姑,姑姑她今日如何,可吃了药?”

“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你皇阿玛此刻正和她说话,你略坐坐,晚会儿再去。”

胤祥点点头,只是,头偏着,目光一直看着东屋的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