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重华远事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936 2012-11-09 21:31:28

  这一夜,没有月亮,应该是初二,且是个阴天,天更加的阴沉。

神尼悄悄的进了皇宫,她没有选择人多的宫殿,而是去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去处——重华殿。这是神尼以前居住的宫殿,那个时候哦,姹紫嫣红雕梁画栋,可是如今的重华殿,已经改为佛堂,平日,少有人来。

神尼轻轻推开店门,闪身进入。物是人非,重华殿中的一切都变了,神尼看着看着,不觉黯然,往日殿中的一切,一幕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她和小宫女在殿中捉迷藏,打翻了琉璃灯,烧着了床幔,虽然火没有烧起来,但是母后还是狠狠的批评了她,还罚小宫女两天不准吃饭。她诱使周世显进重华殿,然后大哭说周世显欺负她,母后瞧出她的用心,问她若把她许配给周世显如何,她羞红了脸。最后离开重华殿,正是李自成进京那一天,她着急忙慌的往母后的坤宁宫赶去,她好害怕,可是到了坤宁宫,便再也没有回到重华殿。

这一走,就是几十年。

几十年,光阴荏苒,神尼老了,重华殿也老了。

神尼坐在重华殿的蒲团上,良久不动。

忽然,门吱呀开了,进来一个老宫人,端着一盏灯。看到坐在蒲团上的神尼,惊叫一声。

“谁——”

神尼没有回答。老宫人觉得神尼没有敌意,颤巍巍把灯放下。借着灯光仔细看,辨认了好久,忽然大惊,扑通跪倒。

“姚喜子拜见长公主。长公主这些年都在哪儿?这些年……”

老宫人姚喜子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神尼仔细辨认,似乎想起这个叫姚喜子的人。

“你是姚喜子,父皇身边的姚喜子?”

“是啊,奴才正是。长公主记得清啊,奴才正是给皇上端水的姚喜子,难为长公主还能记起来,奴才正是高兴啊……”

姚喜子哭得很伤心。

“他们没有为难你?”

“没有,奴才都是不全之人,回去了夜没有去处,他们就把奴才留下来,专管佛堂。”

“哦,这么说,他们也算有良心的人。”

姚喜子无话可说了,他想不到,竟然能见到前明的长公主,想想那时候公主多风光,可是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老尼姑罢了,真真是世事难料啊。

“姚喜子,我今日来,只是想看看重华殿,没有别的意思,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瞧长公主说的,重华殿是最为偏僻的,不到逢年过节,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平时也就是奴才一个人,来打扫打扫。长公主什么时候想来,就什么时候来,这里因为不是贵重之地,侍卫也松懈。”

神尼明白,姚喜子这是在向她传递信息,她点点头。但是心里却不完全相信。姚喜子已经是清朝鞑子的太监,自己是前明的公主,况且和姚喜子也是几十年不见,谁也不能保证姚喜子不会有告发之心。但是想归想,神尼脸上还是一点不漏,很是感谢的冲姚喜子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又坐了一会儿,神尼离去,姚喜子站在重华殿门外,看着黑魆魆的夜空,莫名的惆怅。一个尊贵的公主,竟然成了武功高强的尼姑,世事难练,世事难料啊。

神尼离开皇宫,很快来到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留香楼。顾名思义,这是个烟花之地,神尼借着一颗树,飞身去了后院,闪身进了一间屋子。灯光亮起来之后没多久,屋里显出了两个人影。

屋里声音特别小,小到除了屋里的两个人,在没有第三个人听到。片刻之后,灯光灭了,一切又都陷入了黑暗。

留香楼前院,灯红酒绿,笑语晏晏,红男绿女们正在觥筹交错。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各位,今日,我留香楼的花魁娘子段荫荫将为大家献上一曲舞,算是感谢各位多日来对留香楼的捧场。来,有请荫荫姑娘——

随着一阵悦耳的音乐,一个浑身白衣,面罩白纱的妙龄女子出现在大厅中央,轻舒广袖,迈开舞步,跳起了绝世的舞蹈。

留香楼里,楼上楼下的嫖客**都无声了,段荫荫的舞,让所有的人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一曲终了,段荫荫盈盈下拜,之后转身离去,身后,留下一连串艳羡的目光。

段荫荫刚刚回到自己屋中,老鸨徐牡丹笑着进了屋。

“荫荫,你这一场舞,真是惊了全场,知道么,有人出1000两银子,要单独见你,被我挡了。”

“多谢徐妈妈,我累了,要睡了,有事明日说吧。”

徐牡丹满脸笑,她知道,这个段荫荫并没有卖于她留香楼,去年的2月,段荫荫自己找上门来,说是借留香楼暂住,暂住期间,留香楼管吃管住,但是不能过问段荫荫的一切事,而段荫荫只卖艺不卖身,每个月的初一、一十五,跳上两个舞。刚开始,徐牡丹很不屑,但是有人借她的留香楼为她发财,自然是好事,徐牡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下来。没想到,这个段荫荫,第一场舞便惊了四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有人甚至要出万两银子为段荫荫赎身,但是都被段荫荫婉拒了。

一年下来,段荫荫虽然只在初一十五两日跳舞,但是就这两支舞,足以让留香楼赚的盆满钵满,徐牡丹乐的做梦都在笑。对于段荫荫,她也就听之任之,有时候段荫荫一离开就是几天,她也不管,反正段荫荫到了初一十五都会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段荫荫其余的时间在干什么,更没有人知道段荫荫还是一个武功高强的人。

这一夜,神尼见到的正是段荫荫。段荫荫,与玲珑一样,也是神尼的徒弟,只不过,她们互不相识,并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自己的师父还有其他的徒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