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恨意绵绵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134 2012-11-17 22:09:48

  同一时间,朱慈炯再一次动身前往准格尔,经历过柔儿的事,朱慈炯脸上惯有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阴冷,以至于常年跟随他的人都不敢与之对视,那双阴冷的眸子里,似乎有一种狼的凶恶。没有人知道朱慈炯心中的恨有多深,没有人知道朱慈炯有多想杀了康熙,这么多年一直支撑他的那段感情和那个人,瞬间在自己的眼前香消玉殒了,他恨,他恨不能将康熙碎尸万段,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贸然行动,经历过柔儿的事,他似乎比以前更加冷静了。

朱慈炯到红雪庵见了神尼,告知自己要前准格尔,他要使劲浑身解数,说服噶尔丹,尽快出兵。另外,他还和神尼商量,利用索额图,内外联手,除了康熙。

神尼已经知道了朱慈炯的变故,对于朱慈炯因一个女人而转变,神尼颇为鄙夷,但是看到朱慈炯能这样坚定的反清,心里也大安。不管过程如何,她只要结果。

朱慈炯离开神尼房间,一出门刚好看见悔心,朱慈炯没有作任何的停留,似乎根本不认识悔心,迅速离开,背后,悔心紧紧攥着佛珠,心凉透了。朱慈炯相貌出众,言谈举止一笑一颦都能吸引人,悔心也知道,凭自己根本不能拴住朱慈炯的心,可是只要朱慈炯能偶尔和她温存一番,她也是欢心的。可是自从知道柔儿的事后,悔心就知道,以往的一切都不会再重现了,她以为朱慈炯这么多年不成婚是把全部的身心都献给了反清大业,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心里全都是那个女人,这么多年来,和她甚至还有别的女人,朱慈炯都是逢场作戏。

悔心想着想着,不觉珠泪双垂,朱慈炯明显的瘦了,可见,那个女人在朱慈炯心里的位置有多深有多重。

“太子——”

悔心还是忍不住,低低的叫了一声。朱慈炯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脚步不见丝毫紊乱,一步一个脚印,想庵门处走去。

悔心只觉得朱慈炯是踩在她的心上,甚是那脚印像刀子一样,一步一刀,刀刀见血,等朱慈炯的背影消失在庵门外,悔心晃了一晃,若不是靠着门框差点就倒了下去。

另一头,走出屋的玲珑,看着这一切,眼里满是冷漠。经历过丧子之痛,经历过唐天澜的决绝,她的心似乎也冷了,可是一想到唐天澜,玲珑的心还是痛,痛到不能呼吸,痛到心如刀绞,唐天澜,她从小就爱着,总以为这一生,师兄是她的,谁也抢不走。当年程莹莹为唐天澜,发誓终生不嫁,雪之华为了唐天澜差一点出家为尼,可是到头来她们都没有走进他的心。本以为有师命,自己和师兄从此便是双宿双飞,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鞑子公主,虽然那个鞑子公主已经嫁了人,可是师兄竟然为了她怒斥自己。玲珑回想着那日的情景,手脚冰凉。如今孩子没有了,她还怎么回唐家,本以为有了孩子可以拴住师兄的心,现在,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玲珑冷冷的看着悔心,忽然感到自己和悔心竟然那么相似:为了一个男人,交付了自己的身心,到最后,确什么也没有得到。

玲珑决定,出庵,杀鞑子公主,只有杀了鞑子公主,才能挽回师兄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