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游园 4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3330 2012-11-13 09:13:34

  司乐馆在紫禁城外,出宫门还要走那么一段路。康熙知道洛语葶怕巅,加上她的身子才刚刚恢复,康熙让轿子尽量慢下来,但是就是这样,洛语葶还是嫌颠簸,康熙只好将洛语葶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希望这样能减轻颠簸。洛语葶本想拒绝,可是触到康熙温柔的眼神,拒绝的话和动作都消失了。

“还有一段路,我眯一会儿。”

“你怎么老是想睡,身子还是觉得不好?”

“不知道,反正就是想睡。”

其实洛语葶不是想睡,而是怕面对康熙,这个男人太有杀伤力,太有魅惑力,太能吸引女人的眼球,如果在现代,说不定能碎了多少女的心。

康熙以为洛语葶真的是困了,将她搂在怀里,似乎像哄婴儿一样拍着她的背。

“好,你睡。”

洛语葶哪里是睡,她在想着,这一次受伤,似乎让康熙对她更加不放心了,静心苑外又增添了侍卫,这段时间她一直病着,小蝶寸步不离,苏麻也比往日多了小心了。想着现在是三十四年的三月,离白晋说的月食异象还有一年多,难道在这一年多的瞬间里,真的要接受康熙?洛语葶觉得心情烦乱,忽然又想起唐天澜,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唐天澜在哪里,平安说唐天澜曾送过解药,又回想那日的情景,心里暗暗难过。她并不知道她昏过去以后发生的事,也不知道唐天澜为了洛语葶差点杀了玲珑。

“李公公,皇阿玛这是要出宫去吗?”

太子看到明黄的轿子,知道康熙坐在里面。

“太子啊,朕要出去趟司乐馆,你这是去了哪里?”

“儿臣新近得了个上好毛皮,保暖作用很好,儿臣想着熊大人有腿疾,左右儿臣年轻,也用不到,刚刚给熊大人送去。”

康熙赞许的笑笑,一敲轿壁,李德全打起了轿帘。康熙看着太子,温和的笑笑,太子能这样体恤下臣,作为一个储君,再好不过。

“你能这样做,很好,朕心甚慰。”

太子急忙躬身施礼,只是轿内的情景已经瞧得分明,洛语葶躺在康熙怀里,一缕乌黑的秀发遮住半边脸,小巧的红唇诱人的抿着,白皙柔弱的手被康熙握着。太子不觉心砰砰乱跳,皇阿玛竟然这样不避讳,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忽然又想到那日自己带着太子妃到静心苑探病,正看到太医给洛语葶的肩头换药,自己刚巧窥到一角肌肤,那肌肤真的是凝脂一般。这样的肌肤不知道自己触到是什么感觉……

“你回去吧。”

“遮。”

轿帘放下,轿子缓缓前行,太子看着渐行渐远的轿子,目光中透着难以捉摸的光芒。

司乐馆,早就有白晋和罗格还有司乐馆的人列队候在馆外,皇上可是很少到司乐馆来的。

众人看到康熙下了轿,康熙又伸出手,轿子里伸出一个白皙的手,李德全打起轿帘,白底绣着玉兰花图案的洛语葶下了轿。众人都觉得呼吸滞了一滞,尤其是罗格,眼睛都直了。众人见礼之后,康熙微笑着道。

“白大人,你献的钢琴,朕今日找了位进高手,只是不知道朕找的高手和你的侄子罗格相比,谁更厉害些。”

白晋这会儿已经明白康熙找的人就是洛语葶,若是找别人,白晋还会不服气,可是洛语葶的本事,他可是领教过的。

“皇上说笑,洛姑娘天资聪慧,定能弹出好曲子,罗格只是碰巧了。”

“呵呵呵,白大人倒是谦虚的很,不过,没有比试,如何知道。走吧,都进去吧。”

众人三转两转来到一间屋里,洛语葶第一眼就看到那架钢琴,黑色的盖子,闪着诱人的光泽,洛语葶忽然有种久违的感觉,伸手轻轻摸着琴盖,那种熟悉的感觉通过指腹传递到心里,洛语葶仿佛又看到自己坐在钢琴前考级的情景。

“罗格,你先来吧,朕想看看你的琴艺。”

罗格从洛语葶身上收回目光,施礼走到钢琴前,揭开琴盖。黑白相间的琴键豁然暴露在众人眼前,罗格坐下来,双手在琴键上轻轻按下,顷刻间,悦耳的音乐回荡在整个房间里,众人都不觉痴了,这样的音乐,他们可是从未听过。康熙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眯着眼,享受着音乐带来的美妙。

罗格一曲必,躬身施礼,康熙点点头,罗格的琴艺真是好的。罗格把目光转向洛语葶,康熙也罢目光转向了洛语葶,洛语葶早就手痒了,穿过来到现在,有快一年的时间了吧,没有碰过钢琴,自己家里那架钢琴估计已经被小表妹朵兰霸占了。

洛语葶坐下来,柔弱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敲击了几下,闭上双眼,似乎是在回忆,几秒钟之后,洛语葶纤长的十指在琴键上飞舞,一曲动人的《致爱丽丝》流畅而出。如果说刚刚罗格的曲子,中认识惊讶于着奇妙的乐器,那么现在,众人已经沉浸在洛语葶编织的意境中了,动听悦耳的音乐,不仅仅让人的耳朵享受,更让人的心静寂。

洛语葶一曲弹完,屋里没有一点声音,康熙闭着眼,唇角微勾,满脑子都是洛语葶,这个女子怎么能这么好,这个女子不论说出什么话们无论做出什么事,他都不会惊讶,只是,她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

白晋的脸上流露出难以相信的神情,他知道洛语葶独特,可是没想到洛语葶能独特成这样,这首曲子让人感觉到一种爱情,铭刻于心的爱情。

就在琴声从洛语葶手指下飞出的一刹那,罗格的心跳加快了,他感觉,自己爱上了这位姑娘。

洛语葶并没有起身,好久没有练琴,这会儿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她怎能放过。她又换了首曲子,《兵乓之恋》,很快,刚才弥漫在屋里的浪漫意境变了,变成了一种轻快的愉悦的意境。康熙的手在膝盖上,合着节奏,轻轻拍打着。这样轻快明朗的节奏,让众人都觉的活泼可爱,有种想随着音乐起舞的冲动。

或许是太过于聚精会神,或许是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两首曲子过去,洛语葶觉得后背隐隐有些潮,呼吸也有些不稳,面色微微有些酡红。

“白大人,你说,他们两个,谁的琴艺更高些?”

“回皇上,自然是洛姑娘,罗格的琴艺如何能跟洛姑娘相比。”

“呵呵呵,语葶,你觉得呢?”

“人家白大人在你的地盘,怎么好说罗格的好,你这话有问题,是摆明了让人家夸你的人。”

“姑娘谦虚了,姑娘的琴艺却是罗格不能比的,如果姑娘不嫌弃,请让罗格做你的学生。”

“我……当老师……我好是个学生呢,再说……”

“再说吧,今日就到此,白晋,朕听说罗格喜欢我大清的音乐,以后这个司乐馆,他可以随便进,他若看中了那件乐器,不必禀告朕,直接赐给他。”

白晋罗格赶紧谢恩,康熙哈哈笑,拉着洛语葶离开司乐馆。

上了轿子,洛语葶感觉到康熙的脸色沉了下来。洛语葶不明就里。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康熙狠狠的瞪了洛语葶一眼,手一用力,洛语葶倒在康熙的怀里。

“刚才,朕差点就忍不住了,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弹琴的身后,那个罗格眼睛都直了,盯着你不放,他竟然还想做你的学生,什么意思,若不是看在白晋的面上,朕非挖了他的眼珠子不可。”

洛语葶扑哧一笑,这话听着,怎么有股浓浓的醋意。

“你,你还笑,怎么,招蜂引蝶很好吗?”

洛语葶仰起脸,凤目中国亮晶晶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我怎么闻到很大的酸味,谁家的醋缸打了。”

“你……”

康熙双手用力,厚厚的唇覆下,瞬间念珠洛语葶红润的唇瓣,康熙霸道、蛮横、焦灼,撬开贝齿,似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道。

“妖精……竟然敢魅惑别的男人……看我不……”

轿子一颠一颠,洛语葶只觉得大脑有些缺氧,头顿时陷入了空白境界,只依稀感觉到自己的唇被蛮横霸道的侵占着,炽热的舌在自己口中搅动着,似乎想要发泄,又似乎想要占有。

洛语葶呼吸不过来了,双手用力,推来康熙,连连咳嗽起来。

“语葶,你,你怎么样,可是感觉不好,要不要传太医?”

康熙焦急的一边拍着洛语葶的背,一边问。刚刚罗格的眼神刺激了他,他只觉得受不了,想要把洛语葶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洛语葶摆摆手,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说道。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

康熙的醋意渐渐消退,洛语葶的咳嗽也渐渐止住。瞧着洛语葶酡红的脸,康熙忍不住,凑上去在颊上又是一吻。

“刚刚你说一句话,让我很高兴。”

“哪句话?”

“猜。”

洛语葶蹙眉想,可是想来想去没有想明白,看着洛语葶疑惑不解的样子,康熙哑然,伸手在洛语葶额头轻轻一弹。

“你刚才说你是我的人。”

“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康熙不愿意了,手下一用力,洛语葶坐在了康熙腿上。

“刚刚你说‘摆明了让白大人夸你的人。’这句话可是屋里所有人都听到的,怎么,你还想耍赖不成。”

“不,我刚刚的话不是那个意思,而是……”

“什么?”

康熙挑眉。

“我的意思是说……是说……”

洛语葶一时间解释不清楚了,是,这话确实有问题,对于白晋来说,她自然是康熙一边的人,按照当时的情景,她只能这样说。现在康熙竟然把意思曲解,这明摆着是一个歧义句,康熙那么聪明,他怎么能不明白,可是看康熙得意的神情,他是故意的。

“这可是你的原话,怎么想反悔吗?”

洛语葶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帝王竟然这样耍赖,耍赖到这种程度,真真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