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送别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781 2012-11-20 21:04:37

  四阿哥忽然发觉有些不对了,洛语葶不是在唱歌,她在嘶吼。

平安的车队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迷蒙的雨雾中,洛语葶像似被抽干了一样,慢慢蹲下去,低下头,把脸埋在双膝上,开始时,一动不动,天青色的旗装在风雨中显得那么单薄。渐渐的,众人听到低低的哭声,哭声渐渐高了,最后竟然成了嚎啕大哭。哭声让整个天地都失色了,在场的众位阿哥,看着这个恸哭的外国女人,都说不出心里的滋味。

洛语葶凄婉悲痛的声音传到平安的耳里,让轿子里的平安再一次泪雨滂沱。她攥着那个小小的信号弹,这是唐天澜交给平安的,让平安在洛语葶想见他的时候扔向天空,平安存了私心,唐天澜在中原,和姐姐迟早是要见面的,可是自己这一走便是永远也回不来了,永远也见不到唐大哥了,留下这个小小的信号弹,权作留个念想吧。

四阿哥瞧着悲痛欲绝的洛语葶,心沉了下来。他们和平安是亲兄妹亲姐弟,可是他们的心中为何没有如此悲伤,反倒是这个与平安没有任何血缘的外国女人,为了平安的离去,这样悲伤。

太子走到洛语葶身旁,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为洛语葶遮住风雨,洛语葶像是没有了知觉,只是一味的哭,她已经哭的肝肠寸断了,她哭平安的离开,哭自己的穿越,哭自己那些自己以为是对平安的好。

胤祥已经泣不成声,在众多的姐姐妹妹中,平安对他最好,后来额力亚这个表兄对他更是没的说,可是现在,两个对他好的人都走了,他怎能不伤心。

太子蹲下身,轻轻拍着洛语葶的背,他知道,这是个和洛语葶走近的绝好机会。

“姑娘,四妹妹已经走了,回去吧,你的身体刚刚恢复,再伤了,不仅皇阿玛会心疼,我……我们也会心疼的。别哭了,再哭,四妹妹也不会回来了。”

洛语葶还沉浸在悲伤中,根本没有听明白太子的意思。

“姑娘,回去吧,雨越来越大了。”

太子说着,回头吩咐下人拉过他的轿子,因为洛语葶来的时候是骑马,此时雨虽然不大,但是细细密密淋淋漓漓,不一会儿也会把整个人淋湿。

“姑娘,坐我的轿子吧。请——”

太子已经伸手拉住了洛语葶的胳膊,四阿哥见状,心一紧,悄悄挪步到胤祥身边,拉了拉胤祥的袖子,冲胤祥使了个眼色。胤祥一看太子这样,联想到种种传言,大吃一惊,顾不得擦眼泪,蹬蹬蹬跑过去,插在了太子和洛语葶中间。

“姑姑,我扶着你,四姐姐说,她走了,以后让祥儿好好听姑姑的话,姑姑,祥儿一定会听话的,姑姑……”

胤祥说着,再次哭起来,洛语葶不看胤祥,痴痴的看着凄迷的雨雾中已经渐渐看不到影子的车队,悲伤的抬起头,冰凉的雨水和着泪水,汩汩而下。

太子有些恼怒胤祥插这一杠,可是当着众位兄弟的面也不能发脾气,只好劝道:“十三弟别哭了,姑娘身子刚刚有了起色,你这样招她哭,仔细姑娘在风雨中久了,再染上病,那岂不是得不偿失,还是让姑娘坐轿子吧。”

四阿哥不动声色的看着一切,早在洛语葶骑马来了后,他已经吩咐赵海子去准备轿子了,这会儿看到轿子冒雨而来,心里略略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大阿哥三阿哥九阿哥还有其他阿哥都已经陆陆续续回城了,城外,只剩下太子、四阿哥、胤祥还有洛语葶。

洛语葶搂着胤祥,雨水顺着她的鬓角留下来,滴在天青色的旗装上,也滴在四阿哥的心上。

洛语葶的身影,在迷迷蒙蒙的雨雾中显得格外单薄,原本没有完全恢复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四阿哥忽然有种冲动,第一次,想要揽这个女人入怀,抚慰她心里的哀伤。

赵海子拿着油纸伞,为四阿哥撑着,四阿哥想也未想,从赵海子手中拿过伞,迈步走到洛语葶身边。

“姑娘,回吧,四姐姐已经走远了。你这样悲伤,若是被四姐姐知道,她会伤心地。”

洛语葶的抽泣声还在,只是渐渐小了,天青色的旗装贴在单薄的身子上,越发的单薄。

“就是,四弟弟说的对,姑娘这样伤心,四妹妹知道也会伤心的。”

洛语葶抬起头,四阿哥手中的油纸伞正好遮住了层层雨雾,只是,洛语葶的眼前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除迷蒙的雨雾,还有层层叠叠的泪。

“平安,我错了吗?我劝你嫁给额力亚,让你远离你生长的地方,是不是错了,你告诉我。老天,我怎样做才是对的,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事与愿违,告诉我,告诉我……”

四阿哥凝重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痛,他从来不知道,那个看似快乐的洛语葶竟然这样脆弱。四阿哥想伸手扶起洛语葶,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只好忍住。

“十三弟,还不快扶起姑娘,你想让姑娘再病下去吗。”

胤祥抹着眼泪,搀扶着洛语葶。

“姑姑,起来,起来……”

小蝶也急忙双手搀住洛语葶,和胤祥一左一右搀扶着。可是,洛语葶忽然甩开两个人,飞奔到马前,纵身上了马,朝着平安离开的方向,打马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