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解蛊毒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453 2012-11-25 20:46:49

  唐天澜就住在南粤茶庄东墙对面的客栈,每天他都盯着南粤茶庄的东墙。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他和胤祥约定的标记没有出现,唐天澜不免忧虑起来,按照他的判断,这个十三阿哥是语葶的小跟班,以语葶对他的好,他定也是舍命的对语葶好。原本他是要夜闯皇宫和洛语葶见面的,可是自从那晚朱慈炯劫皇宫救柔儿之后,皇宫的警卫加多了两倍,唐天澜侦查了几次都没有如愿,只好作罢,这才决定走胤祥这条线。可是这都三天了,还是不见标记,难道是胤祥不相信自己?

唐天澜眉头紧锁。

四阿哥以为皇太后、皇上和德妃娘娘祈福之名,进了天明寺,见到了子明大师。一间雅静的禅房,四阿哥和子明大师参禅说佛,子明大师对四阿哥这位少年礼佛人甚为恭敬,因为在这样的年龄以这样的尊贵身份礼佛之人,少有。而四阿哥却是这样虔诚,不能不让子明大师另眼相待。二人说着说着,四阿哥看似有意无意,转了话题。

“敢问大师,千年寒蛊如何解?”

“怎么,圆明居士(四阿哥自号圆明居士)为何问到这个问题?”

“哦,前日偶然在书中看到此毒,书中只讲此毒的用处,毒效,却并没有讲如何解,胤禛想着,天下之毒,能种即能解,只不知为何这千年寒蛊下标注无解?”

子明大师点点头。

“居士问得好,其实也不是无解,只是解起来麻烦罢了。据老衲的师父讲,千年寒蛊使用千年寒潭中的毒蛤蟆加上天山毒七星练就而成,若是有人中此毒,一般解药都能解毒,只是看似解了毒,其实并不是完全解了,因为此毒最厉害的就是余毒,只要有那么一点点遗留在体内,中毒之人就会怕冷畏寒,五黄六月天还要穿棉袄,时间久了,余毒侵入肺腑,侵入血液,人就会……”

“大师可是这余毒如何能解?”

“天下能解此毒的只有天下毒王苗神医,只是这位苗神医虽然冠名神医,却鲜少救人,据老衲所知,苗神医今年大约又七十岁左右,但是经他手救的人却不出二十个,而且每一个被救的人都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居士,难道府中有人……”

“不,没有,胤禛只是和性音谈到此事时,颇为惊讶,今日听大师这样讲,胤禛明白了。多谢大师。”

四阿哥回到府中,把自己关到了书房,长久一个人默坐。深夜,四阿哥让赵海子找来海丰,吩咐了海丰几句,海丰应声出去。

第五天的一大早,唐天澜惊讶的发现东墙上出现了标记,圆圈里面一个十字。唐天澜压着内心的惊讶和喜悦,静静的坐在自己房中,注视着那个标记,思索。良久,唐天澜从客栈角门出去,向南粤茶庄相背的方向而去。

将近中午时分,一个雍容华贵的胖胖的操着南方口音的富贵商人进了天一茶楼,不待小二接待便径直上了天字二号雅间,推开雅间的门,里面是静坐不动的四阿哥。

商人一见屋里的人,一怔,继而说道。

“走错喽,走错喽,对不住,对不住。”

商人正要离开,去路已经被挡住,商人眯着眼看着堵在门口的海丰,回头又看看正襟危坐的四阿哥,嗤嗤一笑。

“我只是走错喽,不许我出去吗。”

四阿哥一点头,海丰已经将门关上了。

“玉剑书生是吧,既然进来了为何又要离开。”

商人不动声色的一笑,也不看海丰,回身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端起茶壶为自己沏了一壶茶。

“你并不是我要见的人,我为什么不能离开。”

“你见他与见我都一样。”

“是吗?不过,我不觉得。”

四阿哥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幽深的眸子盯着化妆成商人的唐天澜。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说吧,你的条件。如何才给解药?”

“不愧是四阿哥,这几天,你大概就是去了解着千年寒蛊了吧,如何?可有解法?我以为你们找到了解法,用不着我了。”

“你的条件。”

“让我见到语葶。”

“不可能。”

“那……就算了。”

唐天澜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洛语葶的伤势他并不放在心上,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有多焦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