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解蛊毒 4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27 2012-11-28 09:05:44

  唐天澜的一双虎目都溢满了泪,眼前的洛语葶已经模糊了。洛语葶也是感慨,刚要说什么,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从袖子里的兜里拿出一个火红色的剑穗,双手递到唐天澜面前。

“唐大哥,平安走了……这……这是平安临走的交代的,让我有机会一定亲手接给你,她说,这辈子她注定只是个做梦的小美人鱼,来生她愿意是个寻常百姓家的女儿,那样她就能追求自己的梦想。”

唐天澜伸手接过火红的剑穗,胸中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平安,这个天真烂漫的皇家格格,为了他最终还是被远嫁了。

“平安……什么时候走的?”

“有半个月了,我一直都想找你,想让平安再见你一面,可是你行踪不定,我找不到你,只好等,平安告诉我,我只要等,就能等到你。”

洛语葶说着,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唐天澜伸手轻轻拂去洛语葶脸上的泪,可是越擦越多,泪如开闸的洪水,泛滥了。

唐天澜仰天长叹,伸出双手,将洛语葶用尽自己的怀里。洛语葶想着平安离京的情景,忍不住再次哭起来。曾经他们三个人那样自由,那样洒脱,没有恩怨,没有烦恼,多好啊。曾经,平安教唐天澜跳舞,笑骂唐天澜笨死了。那样的情景,只能留存在记忆深处了。命运,为什么如此的残酷。

“唐大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劝平安嫁给额力亚,我不该把所有的事情搞砸,都是我的错……”

唐天澜紧紧拥着洛语葶,轻轻抚着洛语葶丝缎般的青丝,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抚平洛语葶的悲伤。

“唐大哥,我好想平安啊——呜呜呜——”

洛语葶把自己的脸埋在唐天澜怀里,低低的痛哭。

隔壁雅间,胤祥焦躁不安,一会儿坐起来,一会儿在屋里走动。

四阿哥紧握着手,指甲掐住手的地方,已经显出了青白色。尽管隔壁屋里洛语葶和唐天澜说话很轻声音很小,但是他动用内力,依稀能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听他们的话语一直是平安,四阿哥的手略略松了一下。

洛语葶止住哭声,从唐天澜怀里抬起头。

“唐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段时间你都在做什么?还有……你……你真的成婚了?”

唐天澜浑身一震,缓缓闭上双眼,双手一松,洛语葶的最后一个问题似一个惊雷击的他措手不及,洛语葶也觉察到了唐天澜的变化,向后挪步,可是刚刚要挪出唐天澜的怀抱,唐天澜双手一紧,再次将洛语葶涌入怀里。

“语葶……听说我……我本不愿……我……她……师父之命……我不能违抗……我……”

洛语葶只觉得心沉了下去,那天玲珑的话她只以为是玲珑情急之语,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唐天澜已经成婚了,一股苦涩涌上来,洛语葶只觉得自己从一个波峰瞬间跌进了波谷。

“对不起,我不该,我……我知道……可是,我……”

唐天澜看着洛语葶忧伤的双眸,心像被刀割到一样,生疼生疼。忽然唐天澜握住洛语葶的手,洛语葶的手冰凉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语葶,听我说,那天你中的是千年寒蛊,此毒看似解法简单,但是要命的是余毒,你现在是不是总觉得畏寒怕冷,四肢冰凉?”

洛语葶还沉浸在悲伤中,她原本以为离开了皇宫,大不了和唐天澜浪迹江湖,到白晋说的两年之后的日食发生时在离开,可是现在唐天澜成婚了,自己离开皇宫,一个人到哪里去。

“语葶,你说话,你的手冰凉冰凉,告诉我,你是不是这段时间总是这样,还有,你葵水来的时候,是不是比以前的多,而且怕冷怕的要命。”

洛语葶被唐天澜焦急的问话唤醒。看到唐天澜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脸上焦急万分。

“什么?”

“你手这么凉,是不是最近都怕冷,葵水来的时候怕的要命。”

洛语葶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