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隐藏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211 2012-11-30 21:56:31

  果然,自从喝下唐天澜的解药之后,洛语葶的身体渐渐不再冰凉,手脚都有了温度,脸色也有些些许的红润。康熙以为是周炳轩的药起了作用,很是高兴。可是胤祥看着洛语葶的样子,心里开始惴惴不安,看来那个玉剑书生是对的,可是以后每个月都要带姑姑去见玉剑书生,若是被皇阿玛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日之后,胤祥曾私下里问过四阿哥,他虽然只有九岁,可是爷能看出些端倪,他总觉得玉剑书生对姑姑,不似简单的友情,如果玉剑书生心心念念的是四姐姐,那么四姐姐已经离开京城去草原了,他为什么不跟了去找四姐姐,反倒留在京城看护姑姑,难道他喜欢的不是四姐姐而是姑姑,可是明明姑姑和四姐姐的谈话,他偷听的,四姐姐喜欢的是玉剑书生啊。

胤祥带着疑问,可是也知道祸从口出,只是试探的问了四阿哥,四阿哥深邃的眸子里瞧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训斥了胤祥几句,嘱咐他有些事放在心里就行,不可说出来,不管是谁都不要说出不来。

这一来,胤祥更加迷茫,想问问姑姑,可是明知道姑姑是不会说出来的。但是这件事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底,怎么也搬不开。

一转眼,洛语葶的葵水来了,因为大清没有现代的卫生巾,每次葵水来,洛语葶总是窝在屋里不出来,这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胤祥从小蝶哪里得知了消息,心更加焦躁不安。上课都是心不在焉,还被陈太傅敲了手心,九阿哥等人掩嘴吃吃的笑,可是胤祥却不觉得疼,因为他的心不在书房,早飞到静心苑了。

散学后,胤祥三步并作两步跑进静心苑,先给苏麻请安,之后进了东屋,洛语葶靠在美人榻上,正翻看着一本书。小蝶则在一旁描花样子。

“小蝶姐姐,你画的越来越好看了。”

小蝶一笑。

“十三爷笑话,我画的还没有雪晴姐姐画的好呢,上回雪晴姐姐来随手画了两张,大姑姑还夸着呢。”

“有这回事?我咋不知道。嘻嘻,小蝶姐姐,要不你去找雪晴画的画来,我瞧瞧,若是她画的好,以后让她常来和你一起画。”

“好哇,十三爷陪姑娘坐会儿,奴婢去找找。”

小蝶欠身出了屋,胤祥瞅着小蝶的身影渐渐远去,偎到洛语葶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姑姑,又该是用药了,祥儿瞧着姑姑自上一次用完药以后,身体有了起色,祥儿已经和四哥说好了,明日我们出宫,还让他给姑姑用药。”

洛语葶瞅了胤祥一眼,吐出两个字。“不去。”

胤祥一震,她没有料到洛语葶会说不去。

“不行的,姑姑,你的身体不坚持用解药,会前功尽弃,时间长了,身体会越来越差,姑姑,祥儿不愿意看着姑姑不好……”

洛语葶放下书,看着胤祥。

“我说了不去。”

“可是姑姑……”

“你大概是想着,只要有人能为我解毒,不管什么方法,不管他是谁,都可以,是不是?我以前不是给你讲过吗,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同样,今天你要记住,不能把自己的生命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上,他用自己的血为我解毒,虽然不多,每个月也就那一小杯,可是我不能把自己的健康建立在他的鲜血上,你明白吗?我知道你不明白,在你们大清,你和你的皇阿玛还有那些王公大臣,都是尊贵的人,在你们的眼里,宫女、太监、下人,包括你的奶妈、伴读等等,都是奴才,你们要他们死他们不能说不。但在我的国家,任何人的生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高人一等。”

“可是,我们没有逼他,是他自己找到我的,若不是他那样说,我根本不知道姑姑身上还有余毒。”

“他自己找上来的也不行,我不去。”

“姑姑……”

“说什么呢,胤祥,是不是又再惹你姑姑生气。没见你姑姑身子不爽吗,你不要整天缠着她。”

康熙一进屋就看着洛语葶一脸颜色,胤祥面红耳赤,以为胤祥又是犯了什么错。

洛语葶心里一惊,和胤祥交换了一下眼色,勉强笑道。

“祥儿说前日在白晋那里学的算学不怎么懂,我正给他讲解呢。怎么,你听到什么,我解的不对?”

洛语葶故意这样一问,意在试探康熙听到多少。康熙面色一松,随意的坐在榻上。

“我说呢,你们两个一个那么严肃,一个面红耳赤,胤祥,你姑姑的知识,连白晋都佩服,你怎么和她抬杠呢,以后不许这样,要多跟你姑姑学学,他的知识渊博着呢。”

洛语葶松了一口气,胤祥也松了一口气。

“儿子晓得,刚刚儿子以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可是经姑姑一解释,儿子明白自己竟是错的了。还望姑姑不生气,祥儿以后不敢了。”

洛语葶拍拍胤祥的头,胤祥极有眼力的跳下榻,给康熙行了礼。

“皇阿玛,姑姑身子乏,儿子就不扰乱姑姑休息了。姑姑,晚间,祥儿再来和姑姑说话。”

洛语葶点点头,胤祥离开。

康熙摸摸洛语葶的手,诧异的看着洛语葶。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周炳轩前几日不是说有了好转吗,怎么今天这么凉?你冷不冷,让小蝶给你盖上毯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周炳轩不尽心?”

洛语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见康熙把责任推到周炳轩身上,急忙截住话头。

“凭白的怀疑周太医,以后还要不要人家瞧病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可能是上一次受伤还没有恢复过来,慢慢就会好了,你不用担心。”

“我怎能不担心,你现在虽然看着不像病人,可是身上还有余毒,余毒不解,会损伤身体。”

洛语葶的手不禁一抖:康熙怎么会知道余毒,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你,你怎么会这样说,什么余毒?谁说的?”

洛语葶觉得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康熙看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把洛语葶吓成这样,急忙挪动身体,把洛语葶揽到怀里。

“没事的,没事的,周炳轩说你身上还有余毒,余毒不解,你就会感到手脚冰凉,畏寒怕冷。不过你不用怕,我已经下旨,让太医院的太医们全力以赴为你解毒,周炳轩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他一定会把你身上的余毒解掉的,你放心,不怕的。”

康熙轻轻拍着洛语葶的后背,想抚慰洛语葶害怕的心。洛语葶闻听康熙这样说话,心安定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