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苏麻受惊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621 2012-12-08 21:27:15

  康熙自然对洛语葶在京城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对洛语葶和白晋走的近,和天明寺走得近,他都无所谓。唯一让他不舒服的是,洛语葶和白晋还有白晋的侄子罗格都能说个不停,和胤祥兄弟打打闹闹也是不停,唯独和自己,话却寥寥。

苏麻瞅了个空子,出了云涯馆,去秋逸斋。她以为,这样可以为洛语葶和康熙留下单独的空间,可是苏麻刚刚要出门,洛语葶就紧紧跟了上来,而且走的比苏麻还快。苏麻停止脚步,看着康熙,微微摇摇头。那意思,我也没辙了。

康熙无奈的颓然坐在凳子上,他最担心的就是塔娜的事传到洛语葶这边,洛语葶有强烈的反应。按照康熙的意思,回京之后,向洛语葶请求原谅,不管洛语葶怎么埋怨,怎么数落,甚至洛语葶哭闹,他都能受。可是他没想到,洛语葶一点闹的意思都没有,甚至一丁点埋怨都没有。这一下,康熙无措了。

宫里的嫔妃,哪一个到他面前不是算心机使手段,独独这个女人,不冷不热,对自己不理不睬。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难道,她不明白自己是皇帝吗?不明白皇帝也有很多的无奈吗。

瞧着康熙的可怜相,苏麻不忍了。

“皇上,其实也怨不得语葶。你们两个,苏麻眼瞧着就要水到渠成了,偏偏那个塔娜……哎,苏麻明白,皇上纳了塔娜,有自己的苦衷,放心,苏麻会和语葶解释的,语葶应该明白皇上的无奈。”

“她明白,她不是不明白,她只是接受不了。”

苏麻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朕带着十几个人轻车简从,探访噶尔丹,也亏得塔娜是个蒙古人,才少去了诸多不便,想想那一路来的凶险,朕险些命丧草原……”

“什么?皇上说什么?”

苏麻惊的站了起来,虽然她日日都掌握康熙在塞外的状况,但是康熙秘密探访噶尔丹的事,因是极机密的,所以来往的信件中并没有提及,苏麻自然也就不知道。

门外的洛语葶也是大吃一惊,康熙竟然轻车简从十几个人去了噶尔丹驻地,那,那岂不是去寻死。一时间,心里的苦楚更加复杂。

“朕就怕你们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们,也是朕安全回到科尔沁以后,他们才知道朕秘密出访的事。不过,这一次探访,朕的收获不小,朕还去了土谢图汗部落,见到了平安。”

苏麻脑子转的飞快,按照康熙说的,他们到了土谢图汗部落,那么说,康熙已经到了外蒙古。当年札萨克图汗背盟,与噶尔丹联手,土谢图汗部落用计杀了札萨克图汗,于此,埋下了祸根。外蒙古连年战事不断。加上噶尔丹的从中挑拨,外蒙古和朝廷的关系,并不是十分的牢靠,可是康熙这样轻车简从的走外蒙古,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苏麻不敢往深处想,冲康熙双膝跪下。

“苏麻,你,你这是作甚,快起来,地上凉。”

“皇上,你这样轻车简从,可想过朝廷,可想过国家,可想过苏麻?”

苏麻说着,眼泪滚落。她跟着康熙,跟着太皇太后,经历的凶险不少,当年除鳌拜,她自己就早早准备了鹤顶红,预备万一鳌拜除不了,自己便一死随康熙去。灭三藩,宫中内乱,她拼死护着太皇太后。那些年的凶险,她何曾怕过,可是现在没听说康熙只身涉险,而且若不是有侍卫扮作康熙的样子替康熙挨刀,只怕现在康熙已经……

苏麻浑身发抖,那种恐惧瞬间爬满了她的全身,脸色煞白煞白,想要起来,可是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

“苏麻,苏麻——”

躲在门外的洛语葶听到康熙声音异样,不顾一切的冲进屋里,苏麻已经摇摇欲坠,若不是康熙扶着,怕是已经倒在地上了。柳絮也是听到呼声急急进屋,看到苏麻的状态,吓的脸色大变。

“主子——”

康熙抱起苏麻,把苏麻放到床上,扬声冲柳絮吼:“还不快去传太医——”

洛语葶帮着康熙,把苏麻放到床上,她知道苏麻定是受到惊吓昏厥过去了,这种突发性昏厥,是大脑短暂性缺氧,只要片刻醒过来,病人就没有什么大事。洛语葶将苏麻头低脚高安置好,手掐住苏麻的人中。很快,苏麻醒了过来。洛语葶端过热茶,扶着苏麻一口一口喝下。

眼看着苏麻的脸色渐渐回转过来,康熙浑身一松,跌坐在苏麻床上。

“苏麻,你,你要唬死朕吗,朕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你怎么就这样担心朕?倘使有一日,朕真的先你而去了,你又当如何。”

康熙说着说着,忽然觉得鼻子一算,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