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天机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53 2012-12-09 20:14:59

  苏麻缓过劲来,垂着泪看着康熙。

“皇上若是不想让苏麻这样担心,以后莫要再只身犯险,太皇太后在九泉之下,也是不愿意的啊。”

这两个经历过大风大浪大凶险的姐弟,此刻泪眼对着泪眼,看的洛语葶都心酸。

“知道有人担心,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侦查噶尔丹,不是一拨一拨派去了不少探子吗,一个国家元首,一个皇帝,这种事有必要亲力亲为吗?真是的,拎不清哪重哪轻。噶尔丹不过是仗着西藏和沙俄的势力,才这样猖狂,你也不想想,大清朝地大物博,兵多将广,经过你这些年的积累,粮食也绰绰有余,噶尔丹有什么,虽然草原那么大,可是地广人稀,牧民经过这么多年的打仗,谁不想安静下来。你和他打了几次仗,难道还不知道他的底子吗?有必要亲自去侦察吗?我看你这不是去侦查,你是将自己送给噶尔丹。”

洛语葶没好气的数落着康熙,康熙静静听着,也不接话。

“早不是告诉你了,最迟明年,噶尔丹就会被你打死。还不信我吗?你想着亲力亲为,给你的将士们做个榜样,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死……你的国家会怎样,噶尔丹岂不是趁虚而入吗?笨蛋。”

尽管洛语葶知道康熙不会死,尽管洛语葶知道康熙朝有六十一年,现在才三十四年,可是乍听康熙被噶尔丹的兵士追杀,有人还假扮康熙才使得康熙逃脱,不禁有些恼,说话也冲了许多。

苏麻已经恢复了平静,听着洛语葶的语如连珠,为康熙担心之余,细细咀嚼洛语葶的话。这些话她为何不曾想到过。苏麻瞧着康熙,似乎并没有生气洛语葶的冲,心里安下来。心说:也就是洛语葶敢这样说话了。

康熙也和苏麻一样,在细细咀嚼洛语葶的话。

康熙的目光触到苏麻的目光,两人心意相通,但是当着洛语葶的面,却都不说话。

就在这时候,柳絮带着太医来了。太医为苏麻问诊,好半天,才诊治完毕,说是受了惊吓,开了方子,才下去。

洛语葶发泄完毕,也不管康熙,径直跟着太医去拿药。柳絮无奈的留下,看护着苏麻。康熙看着洛语葶娉娉婷婷的身影出了云涯馆,忽然对柳絮说:“去门外守着。”

柳絮出去了,苏麻脸上没有了淡然,反倒是一脸的凝重。

“皇上,语葶说的,也是苏麻的意思,以后这样的事,不能再做了。”

“苏麻,我要说的不是这些,你不觉得,语葶有些奇怪吗?去年在围场,她也曾说过不出两年,朕一定能消灭噶尔丹。年前在茶楼,哦,就是平安和钟慧海在街上争斗那一次,她竟然说出了三十五年朕就能消灭噶尔丹,而且还和熊老夫子争辩了好久,今天她有这样说,你,不觉得奇怪?她为什么这么笃定朕在三十五年就能消灭噶尔丹?难道她有未卜先知的异能?”

苏麻一笑。

“未卜先知?你信吗?”

康熙摇摇头。

“可是朕弄不明白,她为何这样笃定三十五年?如果三十五年朕真灭不了噶尔丹,那她的话,朕就只当是她安慰朕的,可是明年开春,朕真的打算和噶尔丹决一死战,明年就是三十五年,难道真像她说的那样?”

“语葶还说过什么?”

“她说噶尔丹是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自杀的。还有,她那天在茶楼上还说,朕只要派钦差和西藏联络,安抚了西藏,便去了噶尔丹的一个臂膀。她还说沙俄并不是真心要帮他,沙俄也是自顾不暇,彼得大帝虽然当上了沙皇,但是她的姐姐余威尚在,而且时不时的制造一些混乱,所以沙俄自己都顾不了自己,哪里会顾的上噶尔丹。”

苏麻低头沉思不语。洛语葶这些话,确确实实出乎了她的意料。如果说之前有人说洛语葶这样那样,她不在意,可是近日康熙的话,让她有些吃不准,加上最近和子明大师走得近,从子明大师对洛语葶的评价中,苏麻似乎也觉得洛语葶除了是一个外国女人外,还有更多不可捉摸的东西。

“苏麻,你说,她是不是未卜先知?朕知道你们这两个月和子明大师走的近,子明大师怎么说?”

“子明大师说,语葶不是凡人,她似乎知道很多,但是除了皇上刚才说的,苏麻并没有听到其他的什么。难道,真如子明大师所言,语葶与皇上,与我朝,是福祸相依之身。”

“什么?子明大师这样说?”

“是。”

“那子明大师没有说,说朕与她能不能……”

“皇上、主子——”

随着柳絮的声音,有脚步声进了院子,康熙和苏麻都住了嘴。洛语葶拿着药进了屋。康熙和苏麻看向洛语葶的眼神,都有些异样。洛语葶放下药,柳絮急忙接过去煎药。洛语葶觉察到两人的异样,有些奇怪,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妥,又看看苏麻,不解的问道。

“你们两个,都看着我,做什么?”

苏麻和康熙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

“语葶,有句话,我想问你。”

“什么?”

“为什么你那么笃定皇上一定会赢了噶尔丹?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和皇上,我想知道,你三番五次这样笃定的原因?听皇上说,在围场,你曾经说过不出两年,皇上定能消灭噶尔丹。平安格格和钟慧海在街上打斗那天,你在茶楼里当着几位大臣皇皇上的面也这样说,今天你又这样说。我想知道,你的理由。”

苏麻这样一问,康熙的目光定在洛语葶身上。他和苏麻之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苏麻既是他的启蒙老师,又是红颜知己,这话由苏麻问出来,最恰当。

洛语葶一愣,瞬间明白,她又犯错误了。一时性急,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我很笃定吗?我怎么不觉得。”

康熙对洛语葶的故作糊涂心中暗笑,但是脸上却不露分毫。

“苏麻问的,也是我要问的,为什么你那么笃定,难道真的向他们说的那样,你有未卜先知的异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