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天机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668 2012-12-10 20:07:24

  随着柳絮的声音,有脚步声进了院子,康熙和苏麻都住了嘴。洛语葶拿着药进了屋。康熙和苏麻看向洛语葶的眼神,都有些异样。洛语葶放下药,柳絮急忙接过去煎药。洛语葶觉察到两人的异样,有些奇怪,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妥,又看看苏麻,不解的问道。

“你们两个,都看着我,做什么?”

苏麻和康熙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

“语葶,有句话,我想问你。”

“什么?”

“为什么你那么笃定皇上一定会赢了噶尔丹?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和皇上,我想知道,你三番五次这样笃定的原因?听皇上说,在围场,你曾经说过不出两年,皇上定能消灭噶尔丹。平安格格和钟慧海在街上打斗那天,你在茶楼里当着几位大臣皇皇上的面也这样说,今天你又这样说。我想知道,你的理由。”

苏麻这样一问,康熙的目光定在洛语葶身上。他和苏麻之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苏麻既是他的启蒙老师,又是红颜知己,这话由苏麻问出来,最恰当。

洛语葶一愣,瞬间明白,她又犯错误了。一时性急,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我很笃定吗?我怎么不觉得。”

康熙对洛语葶的故作糊涂心中暗笑,但是脸上却不露分毫。

“苏麻问的,也是我要问的,为什么你那么笃定,难道真的向他们说的那样,你有未卜先知的异能?”

洛语葶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已经再次引起了苏麻和康熙的怀疑,但是如果顺着他们两个人的话说,自己绝对不能招架住这两个古代的精细人。便打哈哈道。

“未卜先知,我要是有这功能,我还不早点回家去,还窝在你们这里做什么?我倒是想未卜先知,可是未卜先知不想我。至于你们说的三十五年和噶尔丹大战,我是有过分析的,还是刚才那些话,其实那些话你们也知道,只是还没有付诸行动罢了。加上你们都这里人,要考虑很多因素,而我不是你们这里人,看问题的观点自然和你们的观点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

苏麻看一眼康熙,康熙正看着洛语葶,显然,对洛语葶这番说辞,两个人是不相信的。

“怎么,你们两个是不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告诉你们,我真的就是这样分析的,除了分析,我真的不知道。”

洛语葶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让康熙和苏麻都略略失望起来。本以为可以问出什么,可是洛语葶这样子,是打死也不说的。苏麻微微摇摇头,康熙一颔首,表示明白。便不再追问。

屋里一下子冷场了。

洛语葶忽然想起,刚刚还在生康熙的气,怎么这会儿,反倒担心其他来了。偷眼瞧康熙,康熙也正看着她,目光一碰,洛语葶急忙收回。

“那个,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有柳儿在,你就歇着吧。苏麻这里,也不能每个人在身边。咦,你们住云涯馆吗,怎么人这么少,静心苑那边的人呢,怎么不全部都带过来?那个小蝶呢?”

“是苏麻差小蝶去勤贵人那里描个花样。皇上说的豆绿豆苗她们啊,是苏麻没人他们来,静心苑也不能没有人打理。若是苏麻和语葶在这里住上几个月,回去了,静心苑岂不成了荒草园。又豆绿她们几个,家里也好有个人气。再说,云涯馆里从来都没有清静过,十三阿哥几个兄弟,可是日日在这里,加上外面皇上派的那两个侍卫,您说云涯馆能盛下多少人。”

康熙哑然。若是照苏麻这样说,云涯馆里可是日日热闹,这样也好,自己不是最怕自己不在京城,他们两人过于冷清了吗,为了这个,不是还专门召见裕亲王府全,好一番嘱托,让他是不是的到云涯馆照顾一二,毕竟,裕亲王是他的二哥,与他可是手心手背,与苏麻的感情,并不比自己差。

康熙知道自己多虑了,笑笑。这会儿,柳絮端着药进了屋。

“拿过来。”

康熙吩咐道。

柳絮不敢怠慢,双手呈上,康熙自己喝了一口,稍微停留了几秒。

“嗯,苦是苦了,但是喝下去能治病,去吧。”

柳絮接过药碗,端到苏麻面前,苏麻的心里已经波浪起伏,眼角再一次湿润了。康熙刚才是在亲自试药,当年太皇太后病重,康熙也是如此,可是自己只不过是个丫头,康熙这样对待,让自己该何以回报。

“皇上——”

“喝药吧,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是你病了,若是朕病了,你不也这样。刚刚,若不是朕和你说朕轻车简从探访噶尔丹,吓到你,你也不会病。和朕,还外道什么。柳儿,扶你主子起来,慢点。药这会儿喝正好。”

洛语葶瞧着康熙和苏麻的一切,不禁感动。他们两个,没有儿女之情,有的是姐弟之情,知己之情,这份感情,在这个特权时代,这般可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