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小儿乐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06 2012-12-10 20:11:11

  康熙看着苏麻喝完药,看着苏麻合眼睡下,才出了屋。

洛语葶想了想,跟着出了屋。

“你,不生气了?”

“我生气?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康熙语塞,洛语葶这样说,是不承认生气了,可是刚才她明明就在生气。

“哦,你不生气就好。其实,在我的心里,一直都觉得,你是最懂得我的,不管我在哪里,都觉得你一直在身边。那是几天在草原,也多亏了塔娜,若不是她,你现在怕是见不到我了……”

其实想想草原十几天的凶险,康熙自己也后怕。洛语葶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语气软了很多。

“一个成功的领导者,有时候是不需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的,你手下的大将那么多,哪一个都是身经百战,你的八旗军骁勇善战,这些年也没少打仗,所以,不管是将才士兵,你都不缺。至于你的御驾亲征,有利也有弊。利在于鼓舞士气,弊在于束缚了大将们的手脚,让他们放不开自己的才能。”

康熙静静的听着,其实洛语葶说的,大臣们都陈述过,这个中的利与弊,熊老夫子分析的,比洛语葶的还要透彻,只不过,熊老夫子说的委婉,洛语葶说的直白。

“那照你说的,朕该如何?”

“你们国家,女人不能干政,我只是说我的观点,至于你怎么做,那是你和你的大臣、大将们的事,与我无关。”

康熙忍不住轻轻一笑,若是刚才洛语葶说话还是郑重的,那么现在已经有些顽皮了。康熙伸手想在洛语葶头上弹一下,被洛语葶机敏的躲过,手落了空。

“干嘛,就知道欺负人。好了,你走吧,我要回去照顾苏姐姐了。”

“别。”

康熙伸手将洛语葶的手拉住,两三个月不见,塔娜的事又让他提着心,这会儿好不容易见了洛语葶的笑脸,他怎能放过。

“陪我走走,回京都半个月了,也没有离开乾清宫半步,政事一堆一堆,噶尔丹的事让人头疼,今日终于处理完了,禀告完太后,来畅春园住,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不知道,这一回去热河、去草原,真的后悔没把你带去,语葶,我,想你。”

洛语葶看一眼康熙,飞快的把目光转过。如今她的心里的天平,不知道该倾向于康熙还是唐天澜。

畅春园的秋,来的好早,红叶已经满树了,风一吹,发出哗哗哗的声音。

忽然,有抑扬顿挫的说话声。

“郭靖骑着小红马,闪电一般从欧阳克和他的那群侍女眼前闪过,侍女们只觉得一道红光,她们都惊叫不已。有个侍女说,那匹马定是宝马,咱们夺了去,献给主人。可是她们的马哪有郭靖的马跑得快,小红马就这么一小会儿,已经跑出了……”

洛语葶嘴角一弯,露出一道浅浅的弧度,这声音是胤祥的,胤祥讲的,是洛语葶讲给胤祥的《射雕英雄传》,不用看,定是胤祥再给小石榴和小十七讲故事。

康熙拉着洛语葶的手不放,听了一会儿,目光询问洛语葶,那意思:这又是你的故事吧?

洛语葶点点头。

“十三哥,等等,郭靖的小红马有皇阿玛的追风驹快吗?”

这个声音是小石榴的。

“啊?这个,我不知道,我听姑姑讲的,你想知道,去问姑姑。”

“十三哥,这故事不好听,你还讲那个石猴呗,那个好听。上回你讲到石猴拜师傅,师傅给她起的什么名了,我都忘了。”

这个声音是小十七的。

康熙紧紧攥着洛语葶的手,转过树荫,草地上,铺着团花锦毯,胤祥怡怡然躺在毯子上,眯着眼看着天空悠闲的白云。小石榴因为胖了点,腿盘的有些困难,背后放这个靠垫,靠着。小十七趴着,正把一颗瓜子放入口中。康熙慨然:这三个小子,被洛语葶调教的,越来越会享受生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