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意外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38 2012-12-15 22:13:20

  这一年的春节过得,有些萧条。康熙的心都在前方战事上,和噶尔丹的小规模冲突连绵不断,虽然前方打仗的并不都是八旗军,但是蒙古军队也是大清的军队,唇亡齿寒,康熙不能不担忧。

这一个春节也是洛语葶在清朝过的第二个春节。算算,已经一年半了,回去的希望依然渺茫。洛语葶的心渐渐沉静下来,她知道,距离白晋说的异象出现,还有一年多,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她也只能等。

自打那次逸梅馆冲突之后,再无人找洛语葶的麻烦,当然事后,康熙还是知道了那天的情景,只是康熙谁也没有说。说洛语葶不对吗?他不忍。说太后不对吗?他不能。说塔娜不对?他知道这不是时候。康熙只能再面对洛语葶时,赔着小心。

不过洛语葶倒是淡然,仿佛并没有把那天的事放在心上。康熙倒是心安了不少。有时候他想,若是洛语葶和后宫那些唧唧咋咋的嫔妃们一样,自己还会喜欢吗。

相对于康熙的柔情,洛语葶反倒冷静了许多。那日逸梅馆冲突,她已经明显的看出,自己不受欢迎的程度不是一般。不过,洛语葶本就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你不欢迎我,我还不欢迎你呢。以后,每次遇上,洛语葶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避开。倒也清静不少。只是,每当触到康熙柔情万分的眸子,洛语葶不自觉的有些神思恍惚,有时候甚至有种奢望,他若是没有那么多麻烦,没有那么多老婆,该有多好。这个念头,每每一起,便被她压下。她又想着唐天澜,可是唐天澜对她再好,也已经成婚了,这会儿应该要做父亲了。哎——

很快,就是大年初一。

康熙举行家宴。宴请自己的兄弟和叔伯,还有太后和后宫的嫔妃。苏麻和洛语葶自然不在行列。其实就是康熙邀请,洛语葶也不会去的。那样喧闹的场合,不定会发生什么冲突,自己,还是少一事的好。

静心苑这边,有洛语葶的别出心裁,自然也不会有多冷清。苏麻心中暗暗忖道:一年多的时间打磨,洛语葶身上更多的展现了沉静,还有隐忍,还有与后宫截然不同的超凡脱俗,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入不了洛语葶的眼。这样一个超然物外,任何物质权欲都乱不了心的女人,越来越让苏麻另眼相待了。

洛语葶将静心苑里挂满了红灯笼,浣纱窗上,贴满了红红的剪纸,预示着这一年的喜庆。

家宴之后,康熙一离席就来了静心苑。或者说在家宴上,他看着宴席上那些各怀心思的人,甚觉厌恶。于是早早的离了席,去了静心苑。

看到康熙裹着一股冷气进来,洛语葶一蹙眉。

“不吃你的山珍海味,跑我们这里做什么?苏姐姐,甭理他。我们吃我们的。嗯,小蝶,把那个薯条和蘸酱分成三份,给胤祥送些,这个时候不见他回来,估计是来不了了。哦,直接送到他家就行,不用去宴席。”

看着洛语葶淡淡的神情,康熙心里说不出的感慨。在宴席上,众人都是阿谀奉承,岂知到了静心苑,一进门就碰了个软钉子。康熙讪笑,洛语葶对他的冷嘲热讽外加不理不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朕不来,太便宜你了,弄这么多花样,比宴席上的,好多了。”

“皇上快坐吧,就知道你要来,瞧,那一双筷子,可是语葶早就摆上的。”

康熙笑着对苏麻点点头,看着那一双象牙白筷子,心中暖暖的,恍如春风吹进了心房。

“就知道你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

洛语葶不满的冲苏麻一皱眉,苏麻一笑,只作不见,而洛语葶伸手抓向那一双象牙白筷子,只是,她的手没有康熙的手快,筷子被康熙拿在了手中,洛语葶瞪着眼,不再理会。其实,那双筷子是她放上去的,她也知道康熙家宴之后必会来静心苑,但就是不能看康熙胸有成竹的神情,那神情仿佛是在向洛语葶炫耀,你是想我的。她不能让康熙有这种心思。

饭菜早就准备好了,苏麻冲柳絮点点头,很快,各色的饭菜端了上来,康熙瞧着,没有家宴上的饭菜奢华,像是寻常百姓家的家常饭菜,只是,这样的饭菜却让康熙有种熨帖的感觉,长久以来,他心中奢求的,不正是这种家常的感觉吗。

洛语葶从厨房端个烧卖回来,康熙已经不在坐了。苏麻说大概是几杯酒下肚,有些醉晕晕的,走了。洛语葶轻轻一蹙眉,心里隐隐有了些不悦。

饭后,又在苏麻屋里逗留了一会儿,洛语葶才回到自己的东屋。此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多,洛语葶无事,想着不如睡会儿。虽然是正午,有几缕阳光透过茜纱格子窗进来,但是屋里的光线还是很暗,尤其是床的位置,洛语葶也饮了酒,有些恍惚。踢掉鞋子,洛语葶重重的把自己的身体扔到床上,一撩被子,钻进了被窝,可是一秒钟不到,洛语葶像触到刺一样,掀开被子跳下了床。

“你——你不是走了吗?什么时候睡到我的床上了?”

“嗯?语葶?哦,刚刚觉得有点头晕,正要回去睡会儿,不想走不动了,就睡到了你这里,对不起,我这就起来。”

康熙醉迷着双眼,作势想要起来,可是刚刚起一下,又躺了回去。

“头晕,你酿的葡萄酒,劲儿好大,我现在还头晕着,你怎么就没事。难道你的酒量比男人的还大?这可不好。”

洛语葶又气又笑。忽然觉得脚下一凉,原来情急之下,她没有穿鞋,站在冰凉的地上。

“你醒了,快起来,回你的乾清宫去。”

“可是,我现在起不来,你不是瞧见了吗。”

“无赖。”

洛语葶瞧着康熙一脸无赖的样,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这像是四十多岁的皇帝吗,还撒娇呢。洛语葶走到床前,要穿鞋,地上太凉了。一个不留神,被康熙拉住,康熙一用力洛语葶被拉到了床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