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劝解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298 2012-12-12 21:34:19

  第四天,兵部传来消息,噶尔丹已经和土谢图汗部落有了小规模的冲突。兵部尚书凯音布捧着折子进了清溪书屋,看到康熙的眼睛已经是布满了血丝,康熙一夜未睡。早在兵部知道消息之前,他已经知道了。

太子守在一旁,却是无言。

康熙整整一夜都在沙盘前,看着沙盘发呆。

云涯馆,苏麻催促着洛语葶,洛语葶终于有些不甘愿的随着苏麻来到了清溪书屋。

李德全听到陈福传话,心中一喜。小声说道。

“皇上,大姑姑和洛姑娘在书房外求见。”

康熙闻言,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下,但转瞬间又蹙了起来。

“进来吧。”

苏麻听到李德全的传话,带着洛语葶进了清溪书屋。苏麻扫了一眼屋里的几个人,屋里其他的人都冲苏麻见礼,苏麻微微点点头。

“皇上,听说皇上已经几夜没有好睡,苏麻和语葶特意做了爽口的饭菜,皇上稍稍用点,不管怎样,人是铁饭是钢,皇上若累倒了,不正中了噶尔丹的意。”

洛语葶已经将托盘放到了龙案上,康熙看一样洛语葶,冲屋里的其他人一摆手。

“今日就到这里吧,你们先下去。”

太子和几位大臣鱼贯而出,屋里只剩下康熙苏麻洛语葶,还有李德全伺候着。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纵然这样不吃不喝,噶尔丹还不是照样打来了。”

洛语葶的语气有些不悦,明显,她是知道康熙几天几夜没有好睡好好吃饭。康熙心中一暖,这几日一直都在清溪书屋和大臣们研究战策,没有到云涯馆去,心中虽然想念,但却是无奈。

康熙被苏麻用眼神示意着,坐到龙案旁用饭。洛语葶看到沙盘,不自觉的走了过去。沙盘是按照中国地形地貌堆起来的,山脉、河流、平原、草地,在沙盘上一目了然。洛语葶饶有兴致的看着,沙盘让她想起现代的中国地形图,中学的时候,学地理,地形图可是都要知道的。

“这里是黄河,这里是长江,这是黑龙江,哦……这,应该是祁连山,这里应该就是内蒙古草原了,不错,挺详细的。”

康熙正用着饭,听洛语葶这话,不觉愣了一下,但想着这个人总是给他惊讶,却也不足为怪,只是很快的和苏麻交换了一下目光。苏麻点点头,走到沙盘跟前。

“语葶好像很熟悉?”

“说不上熟悉,只能说知道点,其实大清的疆域蛮大的,在中国历史上,我知道元朝时疆域最大,唐朝第二,第三就数你们大清了。应该是从这里,到这里吧,我记不太清楚了。”

“语葶可以画出来吗?”

“画?我试试。”

此刻,康熙已经用完了饭菜,李德全收拾好龙案。洛语葶拿起笔在宣纸上凭着记忆,画了起来。这一画出来,康熙和苏麻都更加惊讶。

康熙拿过宣纸,走到东墙边,伸手拉过东墙的幔布,现出一张图。

“这是周培公画出来的大清疆域图,语葶,为何和画的不差分毫?”

洛语葶耸耸肩,心说,要是不一样,就出怪了。

苏麻仍然站在沙盘前,目光透着探究,洛语葶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她为何那么笃定噶尔丹会在三十五年的一仗中失败?她为什么会知道大清疆域图?

“之前你曾经说过,噶尔丹会在三十五年被打败,可是现在,他已经蠢蠢欲动了,土谢图汗部落已经和他交手了,虽然现在草原已经入秋,但是噶尔丹是草原人,这样的气候对于他才说,并不足以让他费脑子。语葶,说说你的意见。”

“怎么,你现在就想御驾亲征吗?”

“如果前方战事需要,朕要和朕的将士们同生共死。”

康熙掷地有声的话,击到洛语葶心上。洛语葶看着这个千古一帝,心中不觉有些感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他能够和国家百姓站在一起,这样的皇帝,能不成为千古一帝吗。

一缕阳光透过纱窗,照在康熙身上,明黄的龙袍闪着金光,晃着洛语葶的脸。而康熙同样看着阳光沐着的洛语葶,白瓷般的脸庞,一头青丝随意被一个蓝色的蝴蝶结扎着,如瀑般垂下,淡蓝色的旗袍在阳光下,显的洛语葶越发的沉静。

“好。有这样的皇帝,有这样心里时刻系着百姓的国家的皇帝,国家何愁,百姓何愁。不过……”

洛语葶再次走到沙盘前,看着沙盘上噶尔丹的统治区域。她实在是不知道那些打仗的细节,只知道,1696年康熙和噶尔丹在绍莫多大战一场,消灭了噶尔丹的主力,噶尔丹只带十几骑亲随逃遁,次年四月,传来噶尔丹死亡的消息。

但是此刻,康熙似乎对她寄予希望,或者说想从她这里知道一些打仗需要的东西。洛语葶苦笑,都怪自己多嘴。

“其实打仗我不怎么懂,不过你的用兵是很好的,加上和噶尔丹大大小小打那几次仗,噶尔丹和你都应该十分的了解对手了。要想胜,就要出奇招,或者说打噶尔丹不知道的王牌。在我们那里,打仗,虽然是大规模作战,但是往往双方都有一些奇招,在最关键时候一招致命。你虽有八旗兵,有科尔沁草原的支持,但是草原上那么多部落,难保他们不是作壁上观,如果将他们全都争取过来,或者,搅乱噶尔丹内部,不失为好事。还有,最好你的步兵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而且明里的套着暗里的,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噶尔丹摸不透你的意图,只有这样,才能隐藏你的实力,你们或许都太了解对方了。”

“苏姐姐,乌兰巴托,哦,不,绍莫多在哪里?”

苏麻存着疑惑,指着沙盘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那里就是清朝的绍莫多,现代的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里就是你打败噶尔丹最关键的地方,你可以现在这里暗暗埋伏上兵马,但是不能生火做饭,草原上一生火,哪里都能知道。”

康熙看着洛语葶手指的地方,若有所思。他也考虑到了这个绍莫多,只是没有考虑屯兵。洛语葶这样说,是要先布置,将军队埋伏在那里,可是,这一招太险了,如果噶尔丹不到哪里,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康熙有些疑惑,有些不相信。

“我说过,我不懂打仗,就是信口瞎说,你别当真。苏姐姐,没事,我先回去了,你们大清,女人不得干政,我可不像在被人骂成妖女祸国。”

话刚说完,忽然想起妖女祸国一说多指皇帝宠爱后宫一人,自己这个比喻,是不是太不恰当了。想到此,脸一红,端过托盘,也不和康熙苏麻道别,径直出了清溪书屋。

“皇上——”

“嗯。”

康熙看着苏麻,苏麻看着康熙,两个人都沉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