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出征之前 7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3154 2012-12-22 21:42:38

  就在李德全带着人要撞门时,门哗啦开了,夜色中,康熙只觉得眼前一抹如水的月光,洛语葶站在了门口。康熙一摆手,李德全带着人立刻退了下去。

康熙抬腿进了屋,就在进屋的瞬间,康熙的声音再次响在院子里。

“还不摆饭。”

柳絮哗啦打开了堂屋的门,小蝶也雀跃着跑向后院小厨房。苏麻站在堂屋门口,冲康熙伸出了拇指,康熙不理会,转身进了屋。

屋里没有点灯,黑魆魆的,康熙的眼睛没有适应得了黑暗,一个不留神,撞到了凳子上。

“哎呦——语葶,你怎么不点灯?”

康熙并没有听到洛语葶的回答,就在这会儿,小蝶端着饭菜进了屋,屋里的一切,小蝶自然熟悉,赶紧拿出火摺点着蜡烛。康熙看清,洛语葶依旧窝在被窝里,被子蒙着头。小蝶要上前,被康熙制止,示意小蝶出去,小蝶知趣的离开,并带上门。

康熙伸手拉被子,被子被洛语葶拽的死死的,根本拉不动。康熙哑然。

“你准备就这样和我僵着吗?一整天,你水米不进,你这样,不是在折磨你,是在折磨我。我这一整天忙的,本想早早来看看你,可是那一堆子事,不处理又不行,你原谅我,好吗?来,起来吃饭,再不吃饭,你会饿出病来的。真不知道苏麻是怎么看护你的,由着你的性子。”

康熙温言温语,可是洛语葶还是一动不动。康熙心一横,猛的连人带被子将洛语葶抱起,这一来,被子自动的滑落,露出满头青丝无序散落的洛语葶。

“你是不是准备一直这样下去,不吃不喝,在床上躺着,一直躺倒我离开京城。”

洛语葶闭着眼,一语不发。这一天她都躺在床上,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没有抵挡得住康熙的温言软语,听从了康熙,留宿在东暖阁。她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想要抗拒的,为何那种抗拒的力量那么弱,弱到抵不过康熙眼里的温柔。她更想不明白,康熙这样的款款深情温言软语是不是常用,是不是常常用在他那些老婆身上,是不是自己一直坚持的原则现在被康熙潮水般的柔情给攻陷了。洛语葶更难过的是,如果自己这样接受了康熙,那么唐天澜呢,是不是就意味着从此和唐天澜再不能相见了。之前,她总以为自己对唐天澜和对康熙都是一样的,住在皇宫,只是因为自己想借助钦天监寻找回家的机会,可是现在,为何守不住自己的心了呢。

这一天,洛语葶不吃不喝,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

这一天,康熙在乾清宫里忙的昏天暗地,心里却记挂着洛语葶。

这一天,似乎有些东西改变了。

这一天,后宫之中安静的表面似乎有暗流涌动。

“想什么呢?来,用饭吧。再不用饭,你纵是不饿死也要饿成傻子。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你平日里可是洒脱的不得了,昨夜……昨夜我们只不过是宿在一张床上,什么也没做,你就这样,那若是……若是我真的要了你,你岂不是要……”

“不许说。”

洛语葶打断康熙的话,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难为情。

“要我不说,可以,你吃饭,否则,反正除了你我,没有人知道昨夜我们什么也没做。”

康熙挑着眉毛,似乎在威胁。洛语葶咬着下唇,红润的下唇顿时发白。心里暗暗骂上几句无赖、流氓、妖孽。

康熙学着洛语葶的动作,耸耸肩。洛语葶叹一声,自己放开被子,走到软榻上,拿起筷子,她确实饿了,整整一天水米未进,是个人都会饿,更何况她这样一个健康的人。

洛语葶也不看康熙,狼吞虎咽,将桌上的清粥小菜一扫而光,康熙靠着床上,看着风卷残云的洛语葶,心里一乐:这才是他的洛语葶,什么事到她头上都不会让她犯愁。不过,康熙也有些纳罕,这样优雅的女人,为何吃相那么不雅,哎,以后若是当了嫔呀妃呀贵妃呀甚至皇后呀,这份吃相可如何是好。

“小蝶。”

“奴婢在。”

小蝶应声进了屋,瞧着桌上碗盘皆空,心里不禁一喜。到底是皇上有办法,皇上一来,姑娘就起了,看来,姑娘昨夜是真的被皇上宠幸了。

小蝶收拾干净,又伺候洛语葶洗漱好了,要出去,洛语葶也跟着要出去,却被康熙从后面拉住。小蝶知趣的离开。

“出去做什么,这么冷的天,也不怕冻着,就在屋里呆着。”

洛语葶不说话。

“生气了?”

洛语葶还是不说话。

“哦,原来我在和一个哑巴说话。”

“你才是哑巴。”

“你不哑巴?那我刚才为何听不到回应。”

康熙耍赖的本事似乎比以前有了提升,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洛语葶想着,今天不知道外面会传成什么样,不觉心中一恼,抬脚狠狠地跺了下去,只听康熙“哎呦”一声,松开了洛语葶。

“你,你怎么又踩我的脚,疼。”

“知道疼就走,这里不是你的乾清宫,不是你的东……暖……阁。”

康熙一只脚跳着,坐到床上,索性把靴子一脱,揉着脚。

“疼死了,这要是伤了,明天还怎么出征。”

“什么?”

康熙低头揉着脚,不回答。

洛语葶顿住要出门的脚步,回过头。

“你明天就要去打仗?”

康熙不回答,还是揉着自己的脚,脸上的表情异常痛苦,似乎被洛语葶踩那一下,钻心的疼。

“真的疼了?”

不知为何洛语葶心中不忍,走到床边,双手握着康熙的脚。

“我看看。”

不待洛语葶抽下康熙的袜子,康熙一伸手将洛语葶搂在怀里。

“骗你的,哪就那么娇嫩了。”

“你——”

洛语葶有些气恼,为何自己会相信他,竟然还被他骗。

“别动,其实刚刚是真疼,不过被你一握就不疼了。语葶,这一日,我在乾清宫里,看折子都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你,你说你怎么就这样好。要不,你搬去东暖阁吧,那样我就可以时时刻刻见到你,那样我就可以安心处理朝事了。总是这样,我在乾清宫,你在静心苑,我想得慌。”

洛语葶的脸红了。

“行不行?”

康熙把头放在洛语葶的颈窝,似乎那里是非常舒服的位置,双手环着洛语葶的纤腰。洛语葶只觉得康熙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暖暖的,痒痒的,一瞬间,昨夜脑子里的恍惚又出现了。

“好语葶,随我去吧,就当是陪陪我,真的好想有你在身边。到现在才明白心动的感觉,不信吗,你摸摸,你摸摸,这里跳的慌。”

洛语葶羞红了脸。这话,怎么听也不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皇帝说的,可是现在自己确确实实听到了,就是康熙说的。

“你今天一天都闷在屋里,我也知道,你心里定还是放不下那个你的原则,我说过,你一日不同意,我一日不会强迫你,只是,现在,我已经下旨,七日后出征,在这七日,你陪陪我好么。你只要在乾清宫就行,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让我看着你,行吗?”

四目相对,康熙的眸子里一汪深情,让洛语葶的心颤了。

“走吧,随我去。”

康熙自己穿上靴子,拉起洛语葶就要走,洛语葶低着头,不动。

“语葶,你还是信不过我?其实昨夜,我可以要了你的,但是我没有,你应该知道皇帝都是金口玉言的,我都说成这样,你还不信?”

洛语葶还是不动。

“那好,你不去乾清宫,那今晚我就宿在你这里,明日,让李德全把折子都搬过来,我就在你屋里处理朝事,如何?”

“你——”

康熙放开洛语葶,重新回到床上,而且已经自己脱下了靴子,似乎再解扣子。洛语葶的心慌得如同揣了一只小兔子。

“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不能这样。乾清宫是我的,静心苑也是我的,我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那好,你睡这里,我去西屋和小蝶睡。”洛语葶咬着牙,嘣出一句话。

“咯咯咯,怕是小蝶他们不敢收留你。”

“你,无赖,妖孽,流氓。”

康熙有些得意的靠在靠垫上,心里乐开了花。

“随便你说什么,又不是没被你说过,如今我也习惯了。今日不管如何我是不走了,除非你和我去乾清宫。”

“不去。”

“好,你说的,我睡觉。”康熙邪邪一笑。将棉袄一脱,扔在一旁,一撩被子钻进了被窝,紧接着扬声冲窗外道:“李德全,传朕的旨意,谁若是收留姑娘过夜,即刻重打五十大板。还有,明日将折子……”

洛语葶跺着脚,冲到床边,伸出柔荑捂住康熙的嘴,堵住了后面的话,压低嗓音喝道。

“闭嘴。”

康熙小鸡啄米般点头,狭长的眸子里有狡黠,有得意,有柔情。

“我跟你走。妖孽。”

“嗤嗤——”

康熙轻笑一声,双手搂住洛语葶,轻轻吻下去,洛语葶用力一推,康熙的头倒在了床上。洛语葶一扭身拉开门,自己先走了。康熙笑着自己穿上棉衣,穿上靴子,得意的出了门。堂屋,亮着灯。康熙亮着嗓子说了一声:“苏麻,走了。”

堂屋里传来苏麻的声音,“好走,不送。”

柳絮透过门缝看着洛语葶在前,康熙在后,出了静心苑,笑着对苏麻说。

“主子,姑娘跟着皇上走了。”

苏麻唇角一泯,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