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出征之前 10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643 2012-12-24 21:56:23

  司乐馆,因为圣旨忙碌起来,洛语葶悄然而至,不是不放心司乐馆的乐师们,是不知道他们演奏出来会是什么样,更重要的是,她让胤祥把这首歌的歌词写了出来,这首歌是男声,他想找一个能长出这首歌韵味意境的人来唱,来作为康熙出征那天的礼物。

按照洛语葶的意思,华天月很快找来了一位唱花脸伶人,可是,拿着词一唱,洛语葶就要起了头,他唱不出歌的韵味和气势。跟着洛语葶的胤祥瞧着洛语葶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一横。

“姑姑,要不我唱吧。”

“你?”

“你一个孩子……”

“我不是孩子,我都十岁了,再说皇阿玛要上战场,我作为儿子们不能为他分忧杀敌,这个礼物,就当是祥儿送给皇阿玛出征的礼物,姑姑,求求你了……”

洛语葶感慨,这个十岁的孩子已经懂得为他的父亲解忧了。

这场出征曲,洛语葶将它分成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音乐,中国的乐器为配乐,罗格演奏钢琴为主。第二部分,钢琴取消,胤祥演唱,中国乐器伴奏。

司乐馆一个下午的忙碌,洛语葶只觉得累的不行,等夜色迷蒙,洛语葶走出司乐馆,却发现李德全已经那个等在门外。

“姑娘,皇上吩咐,姑娘一下午定时累的不行,着老奴来接姑娘。顺子,还不快把轿子抬过来。”

洛语葶其实是要回静心苑的,可是李德全那架势,自己不跟去,他是交不下差的。加上胤祥已经兴奋的为洛语葶打起了轿子,微微一叹,只好上了轿子。

乾清宫,苏麻正和康熙说着什么,见到洛语葶进来,停住了话。

“语葶回来了。”

洛语葶有些尴尬的走到苏麻身边,胤祥紧随其后,给康熙和苏麻见礼请安。

“听说你一下午都在司乐馆监督他们排练,怎么样,他们演奏的可合你的意?”

“差不多,乐师们都是悟性极高的,一下午的排练,没有一个人叫苦,一遍一遍的,我都听烦了,他们还是兴致高昂。”

“难得你这么夸朕的乐师,等朕凯旋,要好好赏他们。听说你还写了词,你不是一直都说不喜欢古诗词吗,怎么这会儿这么快就会了,你的词呢?让朕瞧瞧。”

“回皇阿玛,姑姑写的词可好了,姑姑说这首歌原本是男人唱的,可是华乐师找的人唱的不好,儿臣就毛遂自荐了。怪只怪儿臣只有十岁,不能为我大清厮杀疆场,不能为皇阿玛解忧,儿臣定要吧这首出征曲演唱好,让皇阿玛旗开得胜,早日剿灭噶尔丹,还我大清安宁。”

康熙点点头,赞许的看着这个十岁的儿子。

“词呢?”

胤祥恭恭敬敬把词递了上去。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好,好,好诗好词,苏麻,你看看,好,用这个做朕的出征曲,朕定能剿灭噶尔丹。哈哈哈,好,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朕就是要让四方的属国来敬仰我大清,来朝贺我大清,哈哈哈哈……”

康熙的笑声让乾清宫都感到万分的愉悦。苏麻一口气读完,惊喜诧异的看着洛语葶。

“语葶,这么没想到,你能写出这么好的词……”

“别,你们误会了,不是我写的,是屠……是我们老家一个叫屠洪纲的人写的,歌叫精忠报国。”

苏麻和康熙交流了一下眼神,都点点头。忽然苏麻漫不经心的问。“你的老家叫中国?”

洛语葶一惊,这个聪明的苏麻。

“那个,是我改的,原本想写大清的,可是唱出来不顺口,就说称中国了,我知道,在外邦,都管大清叫中国,中央之国,这样写,没什么不对吧?”

苏麻点点头,康熙早已经兴奋不已。

“改得好,中央之国,我大清可不就是中央之国吗。苏麻,你不记得汤玛法、南先生还有白晋他们不是都这样说过么,很好,很好。”

洛语葶耸耸肩,总算是糊弄过去了,只是心里默念:屠洪纲老师,对不起,挪用了。

苏麻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胤祥早在苏麻告辞前就离开了。洛语葶有心跟着苏麻走,却不妨被康熙从后面拽住了袖子。

苏麻不回头也知道,摇摇头浅笑,离开乾清宫。

晚膳只是简简单单的清粥小菜,洛语葶累这一下午,进的特别香,康熙瞧着洛语葶进的香,也是满心愉悦。

“晚间我还要披折子,你先睡吧,都累了一下午了,明日别去了,仔细你累着。”

洛语葶听着这话,万分别扭,这话不论怎么听都像是老夫老妻。不敢看康熙,低着头自顾吃饭。

果然,康熙用晚饭又坐在龙安案前看折子,李德全这回用了洛语葶的法子,屋里多了几面铜镜,顿时亮了许多。

洛语葶确实是累了,在小蝶的伺候下洗漱完毕,本想躺榻上眯一小会儿,不想竟然睡着了,小蝶蹑手蹑脚给洛语葶盖了床辈子,守着洛语葶绣花。

康熙批完折子,已经又是深夜,进了东暖阁,瞧见洛语葶酣眠沉醉的样子,分外心疼。小蝶退下,康熙抱起洛语葶放到了床上。

“干什么?”

洛语葶醒了。

“还能干什么,睡觉。”

“啊?”

“眼睛瞪那么大,想吃了我?放心,不动你,就是把你抱到床上,磨人精。”

康熙脸上现出疲惫的笑。

依旧是脱去外衣,两人两个被子,睡去。

早上,洛语葶醒来,康熙已经离去,自然是上早朝。小蝶伺候洛语葶梳洗早饭,洛语葶收拾妥当,带着小蝶去司乐馆。华天月和罗格早已经开始排练,洛语葶坐在角落,静静的听他们演奏,虽然大清的乐器演奏起来没有现代的气势磅礴,但是各种厚重的乐声和在一起,还是表达出了这首曲子要表达的感情。洛语葶很是惊讶,这些乐师真的都是出类拔萃的,短短的一下午就掌握了曲子的内涵,今日排练起来,已经有模有样了,尤其是罗格的钢琴,让洛语葶为之赞叹。

胤祥早上还要上书房,只能在下午到司乐馆。不过洛语葶是不担心胤祥的,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跟了她这么长时间,知道事情的轻重。

洛语葶没有回乾清宫用饭,她想让这首《精忠报国》成为五凤楼阅兵的经典,成为她为康熙出征献上的礼物。午饭,让小蝶带着食盒来,和华天月罗格一起在司乐馆用了。但是康熙到底还是拍李德全送来了东西,李德全还带来了康熙的话,满是埋怨。

下午,胤祥来了,合着音乐,敞开嗓子唱。虽然有些稚嫩,但是那种气势一览无余。

洛语葶一直在司乐馆呆到夜幕降临,才在小蝶的催促下离开司乐馆。洛语葶没有回乾清宫,径自回了静心苑,苏麻对洛语葶的回来并没有感到惊讶,她知道,康熙耍了手段,若是不耍手段,眼前这位坚持原则的人怕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范。只是,洛语葶现在回来,估摸着晚间皇上又会过来。

“今日排练的如何?”

“差不多,只是祥儿的嗓子到底是嫩了点,一时间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人选,只好如此。那些乐师们真的很卖劲,演奏的也很好,超出了我的预期。”

苏麻点点头,吩咐柳絮准备饭菜。

晚饭后,洛语葶回到自己屋,这两天住在乾清宫,没有泡温水澡,有些想了。

“小蝶,我想泡澡。”

小蝶手脚飞快的收拾木桶,和豆苗抬热水。洛语葶慢慢没入热水中,各色花瓣被热水浸泡的,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