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战场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474 2013-01-01 22:32:20

  当洛语葶在无为谷中惬意游玩的时候,康熙正在草原上,和噶尔丹对峙。

康熙三十五年六月中旬,康熙率领的中路军到达目的地,费扬古和孙思克的东路军和西路军还没有到。康熙带领中路军遭遇噶尔丹的主力,噶尔丹不敌败逃,康熙毅然决定追击。高士奇、李光地还有其他随军大臣都阻止康熙追击噶尔丹,但是康熙说圣意已决,就在这时,班纳海想起临行时,苏麻的话,急忙掏出红色袋子交给康熙。康熙狐疑,听班纳海说是苏麻交代的,毫不迟疑打开,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洛语葶甚是难看的字体:不可孤军奋战,可等费扬古孙思克两军到达后,三军会合,呼应作战。另,粮草大营要千万小心。。

康熙沉默,把纸条揉成团又展开,但还是下令,继续追击。

只是康熙的大军没追多远,就遭遇了噶尔丹和沙俄的埋伏,原来康熙探到的主力并不是主力,而是噶尔丹的诱敌之计。康熙率领大军奋起抗击,但还是陷入重重包围,噶尔丹大军掐断了康熙中路军和供给部队,康熙大军断粮断水,大军军心不安,康熙一病不起。勉强维持六天后,费扬古大军到,解了康熙的围。

至此,康熙才真正信了洛语葶纸条上的话。

只是,康熙的病日渐沉重,周炳轩和一干太医极尽所能,不见任何起色。一直伺候的李德全还有观察与左右的班纳海忧心忡忡。

就在康熙病重之时,鲜少下雨的草原淋淋沥沥下起了雨,一下就是五六天,将士怨声载道,随军的大臣和太医都愁眉不展,康熙已经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京城,康熙追击噶尔丹陷入埋伏,粮草被劫的消息传入京城,一时间,朝野上下惶惶不安,后宫更是流言四起。

康熙三十五年七月十八中午,康熙稍稍有了些清醒。随费扬古大军而至的裕亲王一见康熙醒过来,虎目含泪。康熙瞧着二哥和帐子里的众位大臣,心中苦楚。但是此时此刻,军心不能散,他纵然是病着,也要极力维持。康熙吩咐严锁他重病的消息,另外,把大军指挥权交给裕亲王福全。众人听着康熙话里的意思,是在交代后事,都不觉潸然泪下。

“皇上,这些话且容以后再说,臣记得,洛姑娘曾经说过皇上会在三十五年大败噶尔丹,如今噶尔丹还没有完全被打败,皇上不会有事的。皇上一向不是最相信洛姑娘的吗。”

“啊——”

一直在帐外守卫的班纳海听到洛语葶三个字,猛然间想起苏麻交给的袋子。苏麻曾经说,如果康熙重病,周炳轩都束手无策,可也把黄色袋子交给皇上,这几日为康熙的病,竟然把这茬给忘了。班纳海紧忙进了帐子,双手捧上黄色袋子。康熙拆开来看,还是洛语葶极不规范的字:病重之日,如果遇到两个法兰西传教士,他们身上有药,叫金鸡纳霜,正好可以治你的病。

康熙不由一震,如果第一个袋子里的纸条他不信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信了,洛语葶确确实实有未卜先知的异能。

康熙努力提高嗓音:“传朕旨意,严密监视过境之人,如遇两个法兰西传教士,立刻带来见……朕……”

康熙没有说完,再一次昏迷过去,手里的纸条飘落到裕亲王面前。裕亲王捡起,扫了一眼,已经明白这纸条出自洛语葶之手,可是如果这上面的意思传出去,洛语葶有未卜先知异能,对洛语葶有害而无疑。

裕亲王看一眼昏迷过去的康熙,面色凝重,将纸条揉成一团握在手心,转身出了帐子。

康熙的昏迷越来越严重,最后一整天都是昏迷着,说着胡话。尽管福全严令封锁康熙病重的消息,但是大军中还是有了下骚乱。

四天后,福全终于得到禀报,抓到两个洋人,裕亲王急忙跟着侍卫去看,军中自然有精通外语的,几番困难的交谈后,福全才知道,这两个洋人正是来自法兰西的传教士,而且身上正好有一种药,谐音正好就是金鸡纳霜,福全二话不说,带着洋人进了康熙的帐子,摈退左右,只留下李德全、周炳轩、班纳海、高士奇,两个洋人查看了康熙的病情,叽里咕噜说了一会儿,李德全因为跟着康熙久了,也稍稍能听懂简单的话,这会儿听两个洋人这样郑重,也由不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洋人把药拿出来,示意端来温水,李德全赶紧照办,但是福全拦住了李德全,在李德全、班纳海、周炳轩、高士奇等人诧异的瞬间,先喝下了药。两个洋人不明白,可是屋里的其他人明白,裕亲王福全是在以身试药,一炷香后,福全觉得自己没有不良反应,才吩咐李德全给康熙喂药。

然而康熙并没有那么快的醒过来,洋人说要过四个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再喂,福全就和众人守着,一直到第二次药服下去,又过了一个时辰,康熙才悠悠转醒。屋里的众人顿觉感慨,个个都红了眼圈。

康熙弱弱的自嘲:“放心,朕没那么容易死,可是找到了洋人,找到了金鸡纳霜?”

福全点点头,因为康熙这话,只有自己听的明白。

“臣知道皇上要说什么,但皇上刚刚醒转过来,龙体虚弱,不可多言,一切有臣安排,皇上放心。”

康熙何等聪明,已经明白福全话里的意思,点点头,闭上了眼。

两个洋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若治不好皇帝,他们的脑袋也将不保,好在药正好对症。

康熙连续服了四天药,明显有了起色,整个人有了精神,众人瞧着,都松了一口气。高士奇曾经问福全,为何就那么轻易的相信那两个洋人,是不是和皇上看到的纸条有关,福全避而不语,至于那个纸条,康熙清醒后,福全已经把纸条换给了康熙。

无人的时候,康熙将两张纸条展开来,摆在一起,细细咀嚼,洛语葶的字极不好看,歪三扭四,有些字大有些字小,康熙看着看着,不觉哑然。忽然想起什么,低声吩咐李德全叫班纳海进来。

班纳海进来后,跪地行礼。康熙淡淡的靠着软靠,吩咐李德全在外面守着,任何人不能放入。

康熙小声问班纳海,纸条的事情,班纳海想着苏麻的交代,一五一十的说给康熙。听着班纳海的讲述,康熙能够想象得到,两个女人为自己焦急的情景,心中顿时满满的暖意。

“只有这两个袋子吗?”

班纳海干干脆脆的回答:“只有这两个。”

康熙似乎是不相信,但是想着班纳海是自己的人,应该不会骗自己。他不知道,班纳海手里还有一个袋子,这个袋子苏麻特意嘱咐,不到紧要关头不能交给皇上,除非是京城的“影子”有关于太子异变的消息传到班纳海手中,否则这个蓝色袋子就当没有。班纳海目前还没有得到京城的消息,自然不能把袋子交给皇上。

康熙狐疑了片刻,只好作罢。

“苏麻给你袋子时,语葶在做什么?”

“姑娘神色凝重,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很是担心皇上,但是大姑姑阻止了姑娘说话。”

康熙陷入沉思,他想不明白,洛语葶要说什么,而苏麻又为什么阻止洛语葶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