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碎语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242 2012-12-27 21:16:21

  离别的时间到了,李德全沙哑的嗓子在东暖阁外低低的叫道:“皇上,该起了。”

“知道了。去备顶暖轿,把姑娘抬回去。”

“嗻。”

康熙亲手为洛语葶穿好衣服,把自己的孔雀裘披到洛语葶身上,万般不舍的送洛语葶出了乾清宫。回到东暖阁,看着凌乱不堪的床,康熙唇角露出笑意,待看到床上那一抹殷红,康熙听到自己的血液开始唱歌。

坐在暖轿里的洛语葶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两扇睫毛一低,两颗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轿子沿着青砖长街,缓缓的走。忽然间,轿子停住了。小蝶低低的说:“姑娘,慈仁宫,太后娘娘的凤辇停在门口,我们过不去,怕是要避一避。”

洛语葶不回答,从乾清宫到静心苑,只有这一条路,不能走,只能等了。

慈仁宫朱红色的门开了,一个老太监扯着公鸭嗓喊道:“太后娘娘起驾五凤楼。”

洛语葶闭着眼,静静的坐在轿子里,仿佛那一切都与她无关。

太后凤冠霞帔,被众人簇拥着,出了慈仁宫,太后身后,是宜妃、惠妃、德妃、良妃、和嫔、密贵人、勤贵人、谨贵人,还有几个答应、常在,众人看到洛语葶的暖轿,都顿住了脚步。

小蝶心中犯愁,她知道,自家姑娘最不愿意和这些人见面,可是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如何是好?但是转念一想,姑娘有皇上喜欢,这七日,可不是一直都住在乾清宫,放眼后宫,哪一位娘娘有这样的殊荣。想到此,小蝶挺直了腰。

“大胆,竟然敢冲撞太后娘娘的凤辇,还不快下轿请罪。”

老太监的公鸭嗓,异常难听。洛语葶只做不闻,康熙说的对,对这些人,惹不起躲得起。

“小蝶,拐回去,等一会再走。”

可是抬轿的小太监却不敢动,那是太后,皇上的额娘,他们纵有十个胆也不敢在太后面前造次。

洛语葶觉察到轿子没有动,微微一叹。这下小太监也得活啊。

“罢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和这样的人叫什么劲,走吧,皇上这会儿已经到了五凤楼,哀家不能晚了。”

太后在莲蓉的搀扶下,上了凤辇,老太监扯着公鸭嗓:“太后娘娘起驾。”

随着凤辇的缓缓离去,刚才的寂静瞬间消失了,那群姹紫嫣红纷纷议论。

“皇上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噶尔丹那个豺狼,本宫咒他不得好死。”

“哎哎,听说平安格格被俘了,可有此事?”

“真的?我也听说了,听说噶尔丹的人可是残暴,说不定平安……这下那个土谢图汗世子是不是要另娶了?”

“说的是,一辈子只娶一个,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男人。再说,被敌人掳了去,即使不死也会失了贞洁,要我说,还不如被俘的那一刻抹脖子死了算了,省得丢大清的脸。”

“听说她这几日都住在东暖阁,皇上对她可上心的紧哪。”

“你吃醋啦?不过吃醋也没办法,谁让你没有人家妖媚,狐媚不了皇上。”

勤贵人木着脸不说话,这些风言风语,她听得太多了,洛语葶进乾清宫住东暖阁,她也是知道的,乍一听消息她隐隐泛酸,但是想着洛语葶对十七阿哥的好,也就释然了,密贵人和勤贵人交换了一下颜色,都紧抿着嘴不说话。

宜妃的目光像刀子,直直的投向洛语葶的轿子。自从洛语葶住进送暖阁,恨就像一粒种子,在她的心里开始生根发芽。德妃脸上淡淡的,只是眼眸中,却透着丝丝缕缕的鄙夷。和嫔塔娜的眼里像是能冒出火,良妃看似恬淡,但脸上隐隐也显出了不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