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无为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111 2012-12-30 22:34:30

  四阿哥似乎沉浸在往日的美好中,洛语葶不忍打断,静静的听着。

“每年我的生日,皇额娘都要亲手为我做长寿面,皇额娘说,每个孩子只有吃了母亲为他做的长寿面,才能长寿百岁。那个时候我顽劣、贪玩,一到书房时间,我就说自己病了,皇额娘吓的不轻,可是我的伎俩耍了几次,皇额娘发觉了,亲自把我送到了书房,还让太傅不要留情,好好地管教。我不理解皇额娘,和皇额娘大吵,把皇额娘都气哭了。哎……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是不应该啊,如今,想让皇额娘惩戒我,都没有机会了。”

四阿哥神情郁郁,低下了头。

“你……别难过,人生在世,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她在天之灵一定能感觉到你的心。”

洛语葶思来想去,生涩的说出几句话,她实在不知道,这个历史上的冷面皇帝,会有如此悲伤的过去。

“皇额娘走后,皇阿玛怕我没人管,让永和宫养了我,我知道,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可是一看到她,我就会想起皇额娘。她也是极力的对我好,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对我的好有些假,有些嘲讽,还有些不屑。我知道,她是我的额娘,生了我,我不能这样怀疑她,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尤其是当着十四弟的面,她就是那样,十四弟胡作非为在她面前要星星要月亮,她一点责备没有,而我若是稍微有一点差错,她总会说‘都是我皇额娘的错,是我皇额娘把我惯坏了’,其实她并不明白,皇额娘对我,是极其严厉的。”

四阿哥说着说着,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内心无比的压抑。

“十六岁那年,皇阿玛要给我赐婚,她看上了郭洛罗家的,就是八弟妹。她还特意安排八弟妹和我见面,可是我不喜欢,就为此,她两个月都没见我,每次我去请安,她都让侍女传话说她病了。我知道,她是怨我没听她的话,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如果是皇额娘在,一定会问我喜欢不喜欢。后来,我娶了乌拉那拉云陌,她连云陌敬的茶都给泼了,第三天,她就赏下两名宫女,说是云陌不谙人事,不会伺候夫君,她还提高刘氏,让刘氏给云陌是绊子。哦,我说这些,有些琐碎了,我最烦女人争斗,我之所以选择云陌,都是因为云陌的性子柔和,极像皇额娘的性子,可是就因为我喜欢,她便不喜欢了。唉——这就是我的母亲,我的亲生母亲。”

四阿哥顿住了,抬眼看着悠远的蓝天,天空上白云悠闲的飘着。洛语葶无言的看着四阿哥,刀削的脸,沉静、忧郁,这个后世的雍正皇帝,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今日不知怎么了,竟然说起这些,可能是太想皇额娘了吧,你,别笑我。”

洛语葶微微点头。

“人不能总是活在回忆里,也不能老想着那些不好的,其实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看似让你在这里失去了,那么在另一个地方你一定得到,人的一生,得失都是相等的,关键在于你怎么看。我很小就是去了爸爸妈妈,哦,你们这里叫阿玛额娘。可是我并不觉得孤独,我有个爱我的爷爷奶奶,爱我的两个姑姑和姑父,还有一个任由我欺负的表哥和两个围着我转的表弟表妹。我一直都觉得,其实上天待我不薄。你仔细想一想,你的……皇额娘早早的离开了你,可是你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察言观色,更重要的是,你在她身边长了十二年,她的行为已经潜移默化的传递到了你的身上,这难道不是得到了,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离开你,都在你的心里,对不对?”

四阿哥收回悠远的目光,看着阳光中灿灿生辉的洛语葶,似乎第一次认识,他的心掀起了波澜,这个女人竟然说透了他的心,也说中了他的心。

洛语葶觉察到四阿哥的异样,脸微微一红。

“一直你都在默默地帮我,如果我说了那个字,反倒显得生分了,今日,为你唱一首歌,就算答谢。”

说完,洛语葶敞开歌喉,缓缓唱了起来。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服,却找不到别人倾诉。聪明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洛语葶清灵的歌声让四阿哥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知道,洛语葶的歌声很美,洛语葶的歌也很独特,只是没有想到,今天洛语葶会用这首歌来答谢自己,或许,自己就是那个各种的小孩。四阿哥深邃的眸子里忽然间蒙起了一层雾,他几乎看不清楚洛语葶了。

四阿哥转过脸,不看洛语葶,不,他是怕被洛语葶看出自己的异样。

“不好听吗?”

“不,不是。我只是……”

“姑姑,四哥,原来你们在这里,哈哈,我赢了小路子。”

胤祥由远及近的喊声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洛语葶笑吟吟看着胤祥跑过来,某种满是宠溺。

“只不过赢了一次,就这么高兴,跳棋也是讲究战略战术的,等你研究透了,一定是你们大清第一高手。”

“我刚刚听到姑姑唱歌了,姑姑,这歌我可从来没有听你唱过,再唱一遍吧。”

“你啊,我会唱的歌多了去了,你还能全都听过。”

“四哥,刚刚姑姑是不是单独给你唱了,不行,我不愿意,姑姑,自从你病了之后,我都没见你唱过歌,今日既然心情这么好,再给我唱一个吧。”

胤祥猴腻着从背后搂住洛语葶的脖子,洛语葶笑着将胤祥拉过来。

“好。”

洛语葶再次展开歌喉:“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来波浪……”

随行的侍卫都来了,不远不近的护卫着,或者说,都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倾听着这天籁般的歌声。

赵海子已经按照洛语葶的吩咐准备好了食材,提着大包小包往这边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