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二章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763 2012-01-18 14:12:27

  公汽也迟迟不来,他俩就跺着脚在十一月初冬冷风中干等着。

写字楼灯光一层跟着一层的都灭了,整个楼就渐渐隐藏在冬日的薄雾里失去了轮廓。

“你看,只有十层还整层亮着灯呢。”吴天瑞指着大楼说,“煜诚,我们走走吧。”

钱煜诚没有说话,但是吴天瑞向前面走去时,他就渐渐跟上了。初冬的天气不像是寒冬冷得明目张胆,用大风大雪向世人叫嚣着;则用一种慢性毒药似的方式侵袭着人们,在不知不觉间将人冻个措手不及。

“煜诚,要不一起吧?”她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钱煜诚不回答。

88路进站,钱煜诚拉了一把还要向前走的她,提醒道,“天瑞,车来了。”

吴天瑞没着急上车,等着钱煜诚的回答。

钱煜诚轻轻的推了一把,“以后吧。今天太唐突了。”

吴天瑞不想再难为他,和他道别后就上了车。坐在公车上,吴天瑞觉得钱煜诚有些可怜。转瞬,他俩无非五十步笑百步而又惺惺相惜。他们努力了,争取了,自己能在这两份感情中做到的,他们都坚持了,其实都没有错,只是他们对面的人不肯靠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在水中泅着,而他们只是抱着眼前的不开花的铁树,天真的以为自己拥有了整片绿洲。谁也不用可怜谁,因为谁都是可怜的。

钱煜诚扯了扯领子发现自己冷得都打颤了。

这天冷得还真是绵里藏针。

吴天瑞在k大东路下的车,一条没有路灯的单行道。城市建设如此之快,不知道怎么的这条路却成了漏网之鱼,一直黑着。路两边秃了叶子的耸天大树,抖着黑影发出沙沙的声音,衬得整条无人的马路愈发安静,风高月黑的感觉愈发强烈。

吴天瑞拢拢头发,把头发散掉然后重新扎好。她又拍拍自己脸,试图给自己打打气,不想让刚才不好的情绪影响自己,抬脚迈开步子向马路对面走去。

“吱啦”一阵刹车声。

吴天瑞寻声向右望去,一辆小迈腾停在自己脚边,只差十厘米就要撞到。

这一下子可是真精神了,什么低沉消极放在生命安全面前都显得那么次要。

吴天瑞搭了脉搏,还好还好,还没有过速!不由得暗自吸了口冷气。知道这回错在自己,无缘无故的冒冒失失的冲出马路,多亏司机反应快,自己没有受伤。

吴天瑞赶紧低头向车里的司机鞠了躬,匆匆的跑过去。她没有看车里面的人,想必看到也是不好的脸色。吴天瑞快速穿过马路,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快速消失在黑暗里。

她不知道的是:从鞠躬的一瞬间,副驾驶座位的人就一直盯着她的身影,直到被人打断。

俞济泰忽然安安静静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了,手中紧紧捏着手机,眼睛不再离开那个女孩,忘了继续的动作。

刚才的急刹车,俞济泰整个身子冲向挡风玻璃,手中的电话也“呦”甩了出去。

"Shit"他一手揉着额头,一手在座位下面被摸着甩出去的手机。

师兄俨然是气得够呛:"什么人呀!怎么都不看看车呀!赶着去阎王那边去投胎呀!"

俞济泰好不容易摸到手机,传来Ronie焦急的声音,他小声的说了“没事”,直起身子看看那冒失鬼。

显然冒失鬼被吓得不轻,愣在那里有十秒钟了,才慢慢搭搭大动脉。

“这是搞什么呢?”师哥已经快七窍生烟了,说着就要摇下车窗,去教训那个女孩。师兄一向挡车的女孩子绝不怜香惜玉。

俞济泰被似成相识的动作吸引了,它就像是一个陈在心里的很久尘埃被微微的风轻轻的掀了起来。

师兄还没有摇下车窗,那女孩鞠了一个躬,等也不等快速走掉了,就像做了亏心事的孩子一样,低低头,一路小跑。

虽然她动作很快,但是俞济泰还是看清了那张脸。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眼前是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然而又不是单纯的白茫茫,就像电影的快进快退由于速度太快,而显得一片白,却又历历在目。

最后镜头定格在那张红着眼镜,紧紧闭着嘴的脸,渐渐眼前和侧脸融合起来,竟然一丝不差。

是吴天瑞!俞济泰脑子里有无数个声音争先恐后的叫嚣着,此起彼伏着。他忘了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也忘了手上还有Ronnie的电话没有挂。

“济泰”师兄呼唤把他从一片白光和嘈杂中拽了回来,"你魔怔了?"

俞济泰摇摇头,发现手机都握得汗津津的了,“谢谢你,师兄",别过脸去挂断了Ronnie的电话。

师兄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济泰:“你没事吧。”擂了一下他,俞济泰身体向后一靠,显然没有想到师兄的力气还不小,微微吃痛,“没事开车吧。”

车子再次缓缓启动,继续沿着K大东路,似乎刚才的意外就是一个幻觉。

俞济泰觉得刚刚的意外损失了不少自己的体力,无力的靠在车子,盯着刚刚才吴天瑞消失的方向失神起来。

师兄还耿耿于怀刚才的小事故,不停的说着,俞济泰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什么了,他耳朵里越来越清晰的响着一个名字“天瑞,吴天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