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二十二-回忆之初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021 2012-01-27 11:31:45

  晚饭的时候,俞济泰看见被挤得满满的餐厅,有点烦躁,家人看见他进来都热情的招呼,集体大挪移的腾给他一个位置,他谢过后坐了下来。环视了一下餐桌,齐集一堂,或长大,或变老的面孔都书写着这个大家族的成长史。

他发现自己身边的是久没露面大堂兄俞济慈,这是俞家最另类的一个了。早早的常春藤大学毕业,二叔让他继承衣钵,打理公司,可是他却远走非洲去做志愿者,一去就是两年,完全没有要回来的意愿。但让俞济慈和二叔关系迅速恶化的导火索还是二叔得知他儿子的女朋友是个白人。两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参加了一个自愿者组织,一起去了非洲。大有一种远走高飞的豪迈。

俞家对于这种跨种族婚姻是抵制的,严重的抵制。进俞家门的媳妇要身家清白,门当户对。虽二叔多次扬言要和这个儿子断绝关系,但大堂兄依然我行我素。

对于大堂兄,俞济泰是佩服的,更多的是羡慕:他有自己的想法信念,并一直努力着。俞济泰觉得自己虽然有野性,但是他不会走过界,始终是家人眼中乖听话的子孙。

俞济慈手中的啤酒差不多快喝光了,扶着俞济泰的肩膀站了起来,去冰箱里再拿一罐。俞济慈回到座位上,“你一直在盯着我看。”

“有吗?我没注意。"俞济泰掩饰.

“小朋友,偷窥可是不好的事情。”俞济慈步步紧逼。

俞济泰没有话说了。

“吃完了吗?我们出去喝点东西.”俞济慈捂了一下耳朵,太吵了。

二叔一家早先在国内经营公司多年,这也是俞济慈普通话说得好得原因。兄弟俩习惯用普通话进行交流,总觉自己比起其他小字辈多了点资本,他们大多只会讲英语。

俞济泰也突然间觉得很吵,更要命的是很挤,坐在他另一边的二妹每动一下,都要碰他一下,人就像挤在罐头里的沙丁鱼。

“走吧。”两个人和一桌子的人告别。俞家对外的家规很严,举止优雅,应对得体从小就接受礼仪训练;而在自家聚会上这些都免了,用奶奶的话讲:没有外人不用拘束。

俞济慈和俞济泰的提前离桌也没有人责备他们不懂礼貌。

两人一起离开餐厅,俞济慈去衣帽间穿衣服,而俞济泰则去楼上自己的房间拿些随身携带的物品。

再次下楼的时候,看见俞济慈和Ronnie一起站在门厅。

见俞济泰下来,Ronnie向前一步和俞济泰说:“跟堂哥出去转转吧,看你这几天闷闷不乐的。”

俞济泰笑笑,越过Ronnie和俞济慈一起出了门。

怪,他说不清楚。

两个人走进大学城里的一家小酒吧,并不是周末黄金时间,酒吧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坐在那拿着笔记本在讨论学业。

他俩找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俞济慈要了两杯啤酒,店员说今晚啤酒买三送一,是否需要?俞济慈说那敢情好,随即有多点了几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