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四十章-回忆之初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103 2012-02-05 10:48:04

  俞济泰的出现和不出现是随机的,但只要固定一个模式那就是程式化的。他和以前一样有空过来上自习,偶尔吴天瑞占座,偶尔他占座,两个人合作的还算愉快。

晚11点结束训练后,吴天瑞也不再和钱煜诚齐晓一起回宿舍,俞济泰每天晚上十一点等在楼下。

吴天瑞第一次看到俞济泰等在楼下,窘得不行,这个人也太自我了。但是她无论怎样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钱煜诚和齐晓也很识趣的打过招呼就自动消失掉,空留他倆。吴天瑞觉得别扭,心里却又期待这样的每天深夜他等在院系楼下。

俞济泰是个健谈的人,他总有着说不完的话题,而吴天瑞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她不说不太表她一无所知,相反她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而这些有时会出现在俞济泰的观点后,起到些许画龙点睛的作用。

有时俞济泰对刚刚的话题意犹未尽,就会给她电话,一直继续着。吴天瑞使用耳机的频率越来越高。她带着耳机查文档,带着耳机继续调试刚刚没有调通的程序。有的时候俞济泰可以从她的听筒中隐隐可听见水房哗哗的声音,还有她敲键盘的声音,就会停住,转而问她正在做什么。她总是一愣,然后回道;“没什么,你说吧。”但是俞济泰有时就会心血来潮的追问到底在干什么,她也总是笑着道“你说你的,别管我。”这句话真是以不变应万变,俞济泰怎样换着法的套她,诓她,诈她,她总能凭借这句话全身而退。次数一多,俞济泰就觉得没趣了,问来问去总是那句,转而继续自己的话题。

他的谈话很多时候要进行到寝室熄灯以后,熄灯后在寝室里聊电话势必会影响到其他人,有一次,吴天瑞问俞济泰晚上都是在哪打电话,俞济泰显然对吴天瑞的后知后觉所折服“当然是在楼道里打的啦。难不成我在寝室里打吗?那帮小子可以将我碎尸的哦”她心里乐得不行,俞济泰也有用这种苦大仇深的语气讲话。末了,她叮嘱道:你多披件衣服吧,现在天气乍暖还寒,说变就变。

语气是淡淡的,随意的,但关怀的成分分毫不差。

俞济泰握着电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忘记了语言。多久了,有人记得提醒自己躲披件衣服?

母亲至少已经很久没有提醒自己了。她着实很忙。Ronie呢?她热衷安排各种旅行,却不知他的冷暖。奶奶呢?她喜欢催他回美国。

他并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也并不想去埋怨。在这样乍暖还寒的季节里,一句简简单单的“多披衣服”,足以温暖他的心。幸福其实不是遥不可及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幸福的标尺,高度够了,幸福就到了,多少与财富无关,与他人无关。

四月,吴天瑞的集训进行到了白热化。

钱煜诚神经质的在每个人电脑前立了倒计时的牌子,提醒大家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吴天瑞最受不了这类倒计时牌子,搞得她莫名其妙的恐慌。她抗拒多次,多次无效,理由是紧张,刺激灵感。钱煜诚的理由十足的蹩脚。

“我们又不是搞艺术的,要什么灵感。”吴天瑞嘟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