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四十一章-回忆之初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2010 2012-02-05 10:52:04

  “错,大错特错,代码及艺术,艺术及代码。”钱煜诚挥舞着手臂从吴天瑞对面突然站起来,然后摆出一个顶天立地的造型。

几次的对内比赛,钱煜诚带领的二队成绩一路扶摇直上,紧逼一队,如多加时日以训练,定会有大作为。

李教练看到二队的成绩如此突出,开始后悔自己引以为豪田忌赛马的策略。本来要牺牲与较大硬碰的二队如今展现了非凡的实力,令他不得不回头审视自己的决定。可是各个赛区的报名已经确定了,是不容许改变的。

世界上独独没有后悔药可买。

吴天瑞依旧对李教练有欠公平的安排腹诽不少,却发现没有人再和同一战线了。不说钱煜诚本里就没有什么想法,齐晓也超然自若,这倒印证了那句话“唯小人和女子不可得罪”。

T大的学业路上桃花盛开,落英缤纷,粉红一片。吴天瑞站在学业路的一边,望向另一边,粉色系的时间,美妙极了。她悠悠的走着,沿着可以更多沾到桃花的人行道上,渴望更多花瓣的垂涎。轻轻的,柔柔的就那样占满全身,虽不一定会沾些香气,至少也会粉嘟嘟的少女情怀。

吴天瑞的午休时间已经转换成沿着学业路慢慢的散步。午间散去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变得异常安静,像极退潮后无人踏寻的海滩,花的海滩。

自然,寝室的同学根本不打算陪吴天瑞,越来越难的课程折磨着每一个人。中午休息已经变成喘息的重要一根稻草。

她也没有和他们讲起自己这个小秘密,算不上什么情怀的小秘密。人人心中拥有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领域静静的潜着。

俞济泰显然在做了她的这块领域的不速之客。

一切似偶然又不偶然。

俞济泰骑着辆刚刚到手的单车,并半炫耀似的行驶在学业路上,碰见悠悠走着的吴天瑞。

那天的阳光实在太好,那片花海中吴天瑞高瘦的身影似乎也镀上了一层灿灿的阳光,混着那柔柔的粉色,晃进了俞济泰的眼。没有任何,反倒有种温温的舒服。让他都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他就情不自禁的跟着,跟着走了好大一段都忘记了自己午间出来试车的目的。新买的单车也不解主人的意图,只怨恨主人埋没了它速度优势,哀怨的“咯吱”一声提出了抗议,在静谧的学业路上听起来清脆有响。

“这是要去哪?我载你去。”

俞济泰这一声不大,他说话声音本来就是小小的,倒下了吴天瑞一跳。她慌张的回过头来,看清是俞济泰才松了一口气。

“我载你去,很方便。”俞济泰拍拍自己的车架。

吴天瑞打量着眼前的这辆车,即使她没有品牌意识,但只要看做工,她也知道这车价格不菲。

“车不错。”她赞赏道。

“当然喽。我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我妈妈许我买来。很不容易的呀。”

吴天瑞没有理会他那千辛万苦般的描述,慢慢的吐出几个字:“会丢的。”她又怕俞济泰不信,补充道:“真的。”

如果俞济泰真的能吐血,他就吐了,只可惜他年轻力壮,身体健康,没有道具,说吐血就吐血也是件难事。

“你不要诅咒我的坐骑,好不好?“他嘟囔道。

“你要小心。”

“你要去哪?我载你过去,在它还有丢之前。”俞济泰打趣道,仍然不遗余力的推荐自己的单车。

“不麻烦了,谢谢你。我随便走走,你忙你的吧。”

“走走?”俞济泰环顾一下,发现除了桃花还是桃花,想到学业路上最出名的也就这一路灼艳的桃花了。

“你喜欢桃花?”

吴天瑞抬手扶落肩上的一瓣桃花,“喜欢?还行吧。只觉得很漂亮。花期快过了,再美的东西也是要消逝的。”莫名的感伤涌上心头。

俞济泰不明白眼前这个女孩莫名的感伤来自何处,然后他看见吴天瑞细长的手指伸向自己的头顶,但犹豫了一下,终是缩回去了,指指他的头,“有花瓣落到你身上了。”

俞济泰摸摸自己的发顶,发现还真有一瓣落下来。

“我跟你一起走走吧。介意吗?”他等着她的邀请。

不速之客看来他是要当定了。吴天瑞虽然被人打破了止水,但也没有想象中的不开心。相反,她有种期许,期许着有人可以陪着自己一直走下去,或许聊天,或许沉默。怎样走下去都可以很美。

吴天瑞没有应他,慢慢转身向前走去。俞济泰全当默许了和她并肩走着。她踩在人行道上,身高和他刚刚平,至少不用每次都仰视看他的侧脸了。其实,吴天瑞并不习惯在白天和俞济泰这样走着,她已经适应了昏黄的灯光映着的他的侧脸,干干静静的一张侧脸而现在她可以看清楚俞济泰青色的胡根,这样的他更真实。他一向很整洁,身上的味道也是轻轻的香,住宿的男生中是少有的。吴天瑞至今还留有上课时坐在同班男生身边差点被熏死的阴影。她没有进过男生寝室,听寝室老大讲起男生寝室就像在垃圾堆里安了张床,其脏乱程度用人类正常语言是不能描述的。

“这里是拍照的好景色。”俞济泰又环顾了一下。

“嗯。BBS上一个人拍的很好,摄影天地版面的版主。他上传了很多学业路的照片。

“我可以拍得更好。”

吴天瑞反问道“真的?”

俞济泰侧过头盯着她,“你不信?”,他认真的等着她回答。

“你生气了?”吴天瑞问着,带着点哄溺的味道,不仔细听,自己都察觉不出来。

他依然没有说话,似赌气一样不看着吴天瑞。他这样的小脾气,吴天瑞早有领教,她才不会和他一样较着劲呢。谁会和一个赌气的惯犯较劲呢?

俞济泰搅进她的小世界,就像小小的一块石头投进一片静止的湖面,激起一圈圈涟漪,深深的沉入湖底,湖面依旧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