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四十七章-回忆之初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966 2012-02-07 19:45:32

  吴天瑞坐在俞济泰的车子上依然保持刚才的坐姿,并且更加拉大了她与俞济泰之间的距离,这样导致他坐起来更加的不稳定,难受极了。

俞济泰渐渐的感觉不到身后人的存在,不由得回身看了一眼,就看见吴天瑞越拉越远的姿势。

“你这样能坐稳吗?”他揶揄道。

能坐稳才怪。吴天瑞在心里抱怨。

俞济泰没有理会她的装聋作哑,继续道:“你向前一点,可以稳很多。”其实他是想说你扶着我的腰可以稳当很多。

吴天瑞觉得自己能听懂他那心里的潜台词,想吃我豆腐,想得美。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吴天瑞无聊的寻着程辉的影子,居然连倒影都没有看见,完全不像他说的那样“哥们车坏了。”所谓的报复根本就是没有影的事。他是一个无影侠。

“咔吱”,顺着冲力,吴天瑞忽的就撞到俞济泰的背上,手慌忙自救似的绕上了俞济泰的腰。

“早就告诉你抓稳了,你总是不听话呢。”俞济泰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胳膊。

她只是被吓得不轻,一时间只知道紧紧的搂着俞济泰的腰。直到俞济泰慢慢的再次启动车子,吴天瑞才发现自己一直紧紧的搂着俞济泰的腰。她松开胳膊想恢复到最初的那个不怎么安全的姿势,却被俞济泰的手按住。“你想摔死呀!拜托不要乱动。”

吴天瑞自然不敢用力去抽回自己的胳膊,这样会弄得车毁人亡。她放弃了抽回胳膊,但是绕着没有那么紧了。俞济泰乜了一眼在手里安安分分的,嘴角向上一挑,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刚才是自己故意一个急刹车,才晃得吴天瑞把胳膊放在自己腰上。他真的有点担心吴天瑞那样直挺着坐着会翻折过去。

吴天瑞微微的搂着俞济泰的腰,果真稳当很多,俞济泰骑起来也不再一心二用,顾忌她的安危。她基本一宿没有睡觉,此时拥有一个比较稳定环境,头渐渐的靠向俞济泰的背上,晕晕乎乎的,自己要昏昏欲睡去。

俞济泰感觉温热的头靠向自己的背,背上的温度骤然升高,他觉得自己的额上渐渐有汗溢出。Ronnie也曾经靠着他的背,却从未有现在的感觉,空前的感觉。他觉得口渴,吞咽着唾液,舔舔干涩的嘴唇。忽然间俞济泰意识到自己紧张了,莫名的紧张,一个猎人不应该有的紧张。

“吴天瑞?”他小心的叫着,像是怕打扰熟睡的孩子。

“嗯?”吴天瑞的声音朦朦胧胧,就像被人从熟睡中叫醒一样不情愿。

“你睡着了?”

“没有,我只是打个盹。”说着,她在他的背上蹭了蹭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在自己的主人身上蹭着,“我们队长拉着我们全队看了一晚上的题,这个工作狂...”吴天瑞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两只胳膊却都缠上他的腰,头更加靠近俞济泰的背,显然吴天瑞把俞济泰的背当做大大的床。

俞济泰看着腰上紧握着的手,背上的温度又高了两度。

“吴天瑞,你别睡。”他只会叫着她的名,尽量着不让她睡去,保证她的安全。

“嗯?”吴天瑞有点不耐烦的应着,显然对有人扰到自己的打盹很不满。

“吴天瑞,你不能睡,我们在骑车。“

吴天瑞没有应他,搂着俞济泰腰的力道小了很多,估计是快睡过去了,俞济泰不得已的靠边停了自己的车,一只手扶住吴天瑞,一只手扶好车。吴天瑞失去了俞济泰背这个支点,晃点了一下头,瞬间清醒了一下,揉揉眼静看着俞济泰无可奈何的眼神,“我睡着了?”

他撇撇嘴,这个问题不用回答。

她小声的嘟囔道:“该死的钱煜诚,害死我了。工作狂,代码狂。”

吴天瑞从车子上跳下来,俞济泰靠边把车子停好。两个人站在路边,此时却尴尬不已。尤其吴天瑞,刚才自己死死缠上人家腰的记忆渐渐的回笼到脑袋里,让她羞得不敢再俞济泰一眼。俞济泰则是冷着一张脸站在那,和换车前的臭表情一样。

“我们现在怎么办?大部队已经看不见了。”

俞济泰望向吴天瑞,就看见她那张红得有些不正常的脸,“是哦,估计是追不上了,我自己还可以,载着你就困难了。”他又思考了一会儿,“算了,本来都不怎么想去,就不去了。”

吴天瑞打断俞济泰,委屈道“我没有说我不想去。”

“我没有说你啦。”他又望望大队人马消失的方向,”我跟程辉那厮说一声吧,我们不参加了.”俞济泰倒是果断决定了。

“这样好吗?”吴天瑞有点不自在了,她向来是个不难为自己也不难为别人的人。

“有什么不好的,我倒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反倒是你睡着睡着,摔下我的车才不好呢。”

吴天瑞自己理亏,没有和他继续下去说下去。“那我们现在去哪?”

“回学校,吃早饭。然后再说。”俞济泰说着已经跨上自己的车子,“坐上来吧,我们回学校。”

她走过去,自己跳上俞济泰的车,手臂稳稳的绕着他的腰,只是头没有再靠着他的背。

九点钟太阳已经冲散了早晨的薄雾,人的心情也随着薄雾的消散好了不少,吴天瑞已经忘记他刚刚才还在校门口吼自己,在和程辉换车子的时候吼自己,她发现自己忘性怎么如此之好,挨了巴掌瞬间就忘了疼,但是她不想在乎,也不想计较,什么不开心的小插曲都不是问题,好似只要她松松的搂着他的腰就满满得有安全感。

许泽泽细节记不起很多了。因为吴天瑞自己现在都已经想不起来,那天他们脱离了那场骑行,回到校园坐在青年湖的堤坝上,任由两天条晃在半空说着什么。具体说了什么,她不得而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