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六十四章-回忆之结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349 2012-02-14 10:25:48

  然后故事的脚本变了,吴天瑞半点感动都没有。

“有多点?"她拇指和食指靠拢着比划到,对程度充满了期待的一种表情。

“多点?”俞济泰没有准备怎样回答,也没有想到吴天瑞是这样一个反应,她太冷静了,冷静到不是她自己。

见俞济泰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吴天瑞的冷笑更深了,”是不是与你那个室友的赌注大小成正比?如果是一顿饭就这么大,如果一顿豪华自助就这么大?”她不断地拉开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距离比划着。

就像有一盆冰水泼向了俞济泰,他从心底打了一个寒颤,然后他瞬间明白了吴天瑞的冷笑来自何方绝非自己看错了。他想要解释却无从张口,半张的嘴唇停在那里。

“俞济泰同学,我让你损失了多少?作为一个合伙人,虽然是一个撤了股的合伙人,我真的很好奇。”

一盆更冰的水泼向了俞济泰,他凉透了,也清醒了。

他一把抓住吴天瑞,就像吴天瑞瞬间就会从他眼前灰飞烟灭一样。”不是你知道的那样,真的,不是的呀…我不知道别人和你说了什么…真的…不是这样子的..."他急于解释却张口结舌,看着吴天瑞越来越冷得表情,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放开我!”虽然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依然难掩愤怒的成分。

俞济泰摇摇头,表示不会放,且越抓越紧。他脑袋乱着,想不到怎样说好之前,是不会放手的。他这种态度给了吴天瑞一种死缠烂打的感觉,她越来越气,想都没来得及想,空着的那只手直接招呼给俞济泰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震惊了两个人。

俞济泰脸偏向一边,就保持着,没动也没有说话;吴天瑞怔怔的看着自己挥向他的那只手,头脑一片空白;空气中凝固说不清的懵怔。

脸上火辣辣的疼,俞济泰从未尝过这种感觉,当耳光落下的时候,他瞬间潜意识的去想回击一个,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动。停顿的这几秒钟,他也彻底冷静下来了,松了手,”不管怎样,这件事的错在我,但是我也要说事情中途变了,今天的一切和那个赌约没有半分关系。“他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吴天瑞没有躲他的目光,看到他的英俊脸上自己五指的痕迹清晰可见。

“我承认,事情的起因是我贪玩,可是..."他拽着自己头发,原地转了一圈,颓然的放下了手,

"可是...”到最后,只是摆摆手,转身走开了。

此时他委屈的要命,事情弄成这样,伤的不止吴天瑞一个,还有他自己,两败俱伤。他选择什么也不说,不是默认,因为他觉得这些都是徒劳的,一切解释现在看来都是狡辩。

看着俞济泰渐渐的走远,吴天瑞的意识才回了来,她发现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有,在极度的气愤下泪腺都是干涸的。

对于招呼俞济泰的巴掌,更多的是震惊而不是内疚。她震惊自己真的奇迹动手打了他一耳光,而他却没有回手。她想不清楚这代表什么,却也懒得多想,至少俞济泰做的这些那一巴掌是他欠的。

吴天瑞想当俞济泰说完他的话以后,狠狠的给他一个耳光,告诉他自己不是他可以用来游戏的;或者俞济泰说完后,笑着说“我不愿意,因为你很龌龊”;或者,她抚了抚头,疼得要死,却没有结果。

俞济泰这些天总是找不到吴天瑞,常去的自习室里没有她的踪影,电话每次都不接,短信也不回,就这样吴天瑞从自己的世界里蒸发掉了。他本来想去机房找吴天瑞,却被整个计算机学院大楼里各种机房给绕晕了,自己又不想每个机房的去打听吴天瑞在不在,他觉得难为情的要死。他渐渐地觉得自己就像坐在村口等丈夫的小媳妇一样,等得自己的脖子都长长了。

这种状态是两个人的煎熬,谁也不比谁好受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