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一百零六章-你是我今生的无奈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339 2012-03-01 13:57:37

  钱煜诚犹犹豫豫上前的手,此时彻底放下了,他想去帮忙暖暖许泽泽的手,可是她一贯冷冰冰的态度,他还是放弃了。

两杯咖啡放在桌上,袅袅热气蒸腾。

“俞济泰搬进天瑞住的房子了,他住主卧。从天瑞的室友转租来的。天瑞有点难。”钱煜诚看着许泽泽放下了手,想必不冰凉了。

许泽泽睁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但只是一会,她恢复了平静,“想到了。俞少爷绝不是善罢甘休的人。我不知道你注意没有…我想…只要是个女人就能发现,俞少爷的眼睛是黏在天瑞身上的。天瑞生病住院,俞少爷屈尊照顾,是哪个普通朋友能做到的。想着也是俞少爷给她安排住的,钱也不会让天瑞出。”

“天瑞说要还。”

“那也得看俞少爷肯不肯接。”许泽泽发现钱煜诚很天真,“他绝不允许天瑞还钱。并不是他想让天瑞欠着他人情,而是他觉得亏欠天瑞。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可能猜到天瑞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钱煜诚看着许泽泽水盈盈的嘴唇在动,有些出神。

“钱煜诚,你想什么呢?”她唤回了走神的钱煜诚。

“没什么。想你说的话。俞少爷怎么会猜到天瑞的事情。她从来不肯主动说,也没有人会狠心问她。”钱煜诚怀疑许泽泽的理论。

“他们之间的事情最清楚莫过于他们,混蛋俞济泰清楚自己怎么过分,也了解天瑞的性格,一点破绽,他都能猜准七八十。他又是那样聪明的人,也有人讲过,他是大家族的,这些事情想清楚也比我们快。钱煜诚,还真是不懂。”她呼呼啦啦的说着,她一直称钱煜诚,从来不肯把姓去掉,好像可以伪装自己的坚强。

“天瑞,三年来过得不轻松,尤其是俞济泰刚去美国那一年,她很不容易才缓过来。”

“我说过,我知道她伤得很重,却讲不清楚她怎么伤得,更不知道她怎么熬过来伤痛的。你说得对,没有人会狠心问她缘由。”许泽泽觉得自己口渴,押了一口咖啡,卡布奇诺的奶香醇唇齿残留。

卡布奇诺的香醇唇齿残留要慢慢品味,钱煜诚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习惯,他的眼神也是黏着自己的。她读得懂俞济泰的眼神,也读得懂钱煜诚的眼神,但自己没办法分身,以为不靠近就不伤害。或许三年前俞济泰也是这样想,不靠近天瑞就不会伤害她,然而隔空打牛,打断了吴天瑞的所有经脉。

“天瑞,是不是很爱俞济泰?”

钱煜诚想了想,扶了扶眼镜,最终把眼镜摘下来,用餐巾纸仔细的擦拭本来很干净的镜片,然后稳稳的戴好,“泽泽,我算不算很爱你?”

她手一抖,端着的咖啡散落几滴到桌面上。

钱煜诚陷进沙发中,头偏向右侧落地玻璃,“如果我肯半夜从酒吧接回醉了的你,如果我肯两天不睡帮你排论文,如果我肯被你一次次拒绝却不忍放手…那么…天瑞可以为了俞济泰放弃队内集训,可以为了俞济泰耽误了优异生的考试,可以为了俞济泰两个月背下一万二个GRE词汇…我想她一定很爱俞济泰…爱到骨头里去了…”

吴天瑞的爱,俞济泰或许觉得自己骨头里面长了根骨刺,不能不摘除。

“泽泽,你想听听吗?那段日子,我都在。我祝福天瑞有好结果,也祈求老天赐我好结果,”他苦涩的笑了笑,“结果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老天太吝啬了,不是吗?”

许泽泽的手抖动更加剧烈,但是她必须稳住自己的声音,没心没肺继续下去,“钱煜诚,如果你想算旧账,那我不奉陪了。”

钱煜诚伤痛显露在脸上,他少有暴露自己的情绪,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掩藏。让痛得更加猛烈一些吧,也许痛后会清醒。

钱煜诚想着回忆吴天瑞的事情,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次梳理,细细的梳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