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忆之诚(20)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971 2012-03-12 19:43:26

  吃午饭的时候,钱煜诚坐在吴天瑞的对面,“你怎么和我们一起吃饭了?男朋友呢?”

吴天瑞喝了一口面汤,“他还在上课,中午要赶着画图…我吃完了,买饭给他吃…”

“忙成这样?”钱煜诚有些不能理解。

“嗯。赶着参加设计比赛,下周五是设计初稿的最后评审期限。他要赶出来…”吴天瑞抓紧吃着碗里的面条。

“你也很忙。我看你腮帮子上都没有肉了…注意身体..马上期末了…别倒下了….”钱煜诚道,低头看向自己的碗,拨弄着碗里的饭,“你朋友…许泽泽怎么样了?”

吴天瑞一口面条烫在嘴里,眼泪飚了出来,“不知道…你看起来很关心她…”她坏坏的笑起来。

她那坏笑正好被钱煜诚看到,极为难堪。

“泽泽可是好女孩…大美女…煜诚你…要加油了..”她开着玩笑。

钱煜诚的难堪的嘴角都开始抽搐,“哪有…我只是…想问问…她…算了!你不说算了!”他一赌气,后悔自己开了口。

吴天瑞觉得很无辜,“我是真不知道…泽泽最近没和我联系…你不是有她的号码…可以自己问..啊!我不和你说,我要去找济泰了。下午见!”

吴天瑞丢下半碗面,拎上给俞济泰买好的饭吗,急忙忙的跑出了食堂。

钱煜诚看着面条,吴天瑞不瘦才怪,熬夜背单词,拼命做题库,还有给俞济泰买饭借书打下手做模型,一个陀螺似的,只要睁开眼睛就不休息。不用说,为了不让俞济泰饿着,自己吃饭也就草草了事,这个孩子吃得消吗?

他开始相信,爱情真的会让女人全心付出,不,不对,是疯狂的付出,根本不计回报。

俞济泰专心吃着饭,从早晨起来跑系馆,将近十二个小时没有正经吃过饭了,早晨天瑞拿着早饭找自己的时候,着自己着急没有理她,结果一上午都饥肠辘辘的,后悔不已。再次见到食物,倍感亲切。

“你慢点。”吴天瑞爱惜的给他倒了一杯水,拍着他的后背。

“你不知道啦…饿死我啦…我都快饿晕了…”他根本顾不上别的事情,只顾着吃东西。

“早晨叫你吃,你不吃,活该…”

“哎呀..不许这样子..我都快饿死了…”俞济泰依旧专心吃饭。

过了好一会,他才渐渐找回了自己未,不那么饿了,“你怎么盯着?”

吴天瑞捂着嘴偷笑,“我第一次看见你狼吞虎咽…”

“还笑…”俞济泰上来刮她的鼻子。

“我又没有怎样…挺可爱的…”她继续捂嘴笑着,“我昨晚听阿姨说,你们学院的学生家里都很殷实。”

“哪有的事,大家都是普通人了。”

“我想起来,阿姨还讲,说高我一级,应该跟你一个年级,有一个香港大财团的公子,还给学校建体育馆,你认识不认识…”

俞济泰脸沉了下来,不再刚才那样子嬉笑,看着吴天瑞,语气有些严肃,“然后?”

“然后?你当讲故事呢..阿姨说那个公子长得也很帅,我就很好奇呀…问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传奇的人物。”

“有这么出名吗?”俞济泰追问,但语气依旧很严肃。

“我不清楚…阿姨是听楼里面建筑的女生说的…不过我觉得体育馆建成后,他会更加出名。估计全校人都能认识他了。”吴天瑞认真的遐想。

“他不会出名的..他妈妈会来出席的,他要安安静静的躲着,才能读完书呢。”他说道,“奇怪,怎么会有人知道呢…”

“你怎么好像很清楚的样子?”吴天瑞发现俞济泰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

“有吗?我可没觉得。你不要也像楼管的那个欧巴桑一样八卦好不好,很无聊咧。”他转移着话题,努力把吴天瑞的注意力转移开来。

她努努嘴,没有再问,移到另一张桌子上,挫着模型的一部分。

俞济泰靠过来,“还挺像样子的。”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弄的。”她有点小骄傲。

“呵呵,天瑞,你谦虚点吧。”他拨弄着她的头发,长了不少,“开始留头发了?”

她嗔怪着俞济泰的健忘,“明知故问,谁说喜欢长发的女生的..”

俞济泰微笑。秀发滑过指尖,触感丝滑。他扯弄了一会儿,吴天瑞觉得弄得不好受,甩甩头,他松了手,靠近她,在耳边说,“我出去打个电话,马上就回来。”

吴天瑞没有答话,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了。

俞济泰走到走廊的尽头,四下看看,中午休息的教学楼,清净。

俞济泰拨了一通电话。

“Andy。晚安。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母亲的特助Amy礼节回答。

“Amy,有事情请你帮忙。母亲为T大捐赠体育馆的项目,是否和学校签订了保密协议?”

“是的,Andy。项目只有集团的动作,特意签订条款,为了是不叨扰你的学业。”Amy凭着职业敏感,觉察事情不简单,“Andy,有纰漏?”

“嗯。我听说学校内的传言,比我第一级建筑学院的女生们,知道体育馆是财团的动作,话讲起来描述的年级都和我很相似。虽然不能确定是我,但我想还是要小心。所以,请你帮忙check清楚,并且能和学校这边sync更好。让学校可以遵守协议。可以吗?”

骨子里的温文尔雅,即使责难,也客气很多。

Amy做俞济泰母亲的特助已经很多年了,董事长和俞济泰的脾气自然她要摸透彻,俞济泰虽然慢条斯理的去讲,但问题的严肃性不容掩盖,“是的…Andy,我马上就去办。不好意思给你带来了不便。不过这段日子请你保持现状,不要着急。”

俞济泰点头,知道Amy也是母亲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事情会妥善处理,至于吴天瑞,他想没几天她就会忘记,不必担心。

无论怎样,他想这件事情都不应该介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