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第一百五十五章-你是我今生的无奈-26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068 2012-03-30 17:52:56

  俞济泰站在洗手间的门口许久,久了,腿部的麻木提醒他,很久了。他回过神来,搞不懂自如何这么冲动,他本不该冒犯她的,本不该,可是她轻轻擦着自己的胸膛,就那么一下,他看出她的小心,可是,就能擦枪走火,擦出自己身上的火种,控制不住的要动作,他是本能的吻下去的,本能的。

可是她慌乱中却故作镇定的眼睛,伤了自己,这比她狠狠地甩自己耳光还伤人,伤心,他不能承受自己在她眼里是恶魔,赤.裸.裸的恶魔。

他随手关了洗手间的灯,慢慢的走回自己屋子,路似乎漫漫无期,感觉走了很久很久。她的门紧闭着,听不到想到,睡了吗?

又谁能睡得着呢?自己是睡不着的。

房间里的暖气依旧充沛,暖烘烘的。这是吴天瑞的风格,房子一定要暖气十足,在一起的日子,寻找那最温暖的教室,二教就是其一。只是偶尔他觉得空气中太干了,就像现在觉得房间干燥的要死,憋闷的要死。

俞济泰想这团气堵在心中,马上就要冲去了。太热,太干了。夜里的风,有些湿湿的顺着开半开的窗子,呼呼的吹进来,温度降低了一些,他感觉好了些,转手扭来开了,桌上的台灯。

微亮的灯光,混着微量的夜风,静静的扶着屋子里的摆设。

从杨季住处搬来的物品,被忽视了几天,默默的躺在地板上。

俞济泰撑着地板坐到箱子的旁边,不知是不是自己太在意了还是真的存在,箱子上层莫名的多落了一层灰,蒙蒙的。

想来这个周末着实够折腾,周五晚上同她吵架,许泽泽醉酒,接着自己…他开始看自己的手指,残留着吴天瑞的皮肤滑腻的感觉,还有她的战栗,她怕了...若是清醒时,自己定不敢如此鲁莽,那自己是清醒的吗?

迷迷蒙蒙的,周六早晨想来,旁边的位置空了出来,冷冷的,想必走了一段时间了,他觉得自己可笑,她怎么可能会安睡在自己身边,俞济泰你究竟在奢求什么?他起身出去,吴天瑞在厨房,许泽泽在客厅,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什么,她的心情看起来不错,他的也随着好起来,不为别的,就为她的好心情。好好的气氛,结果没事居然和许泽泽斗嘴,挨了她一抹布,正中后脑。小吴飞书之后的又一绝招,小吴飞抹布,更精准。他那句无心的话,被她听者有意的误会了去。他想起六月飞雪的故事,也许那并不全是象征主义。

周日呢?俞济泰按住太阳穴,醉酒,然后被吴天瑞扔在马路上,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

今天在济慈那里赖了一下午,总算醒了酒,饭都没吃,赶着回来接她下班,他知道吴天瑞如果出门的那一刻看不见自己车,等都不会等,直接去公汽站果在公汽站,想把她拉上车是不可能的。然后呢,然后就是吵架,仔细想来也算不上吵,只是争论了,争论要不要去打高尔夫球。好笑,这事也能争论那么久,不知道自己和她是不是除了吵和冷战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