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207-你是我今生的无奈-济慈的晚宴4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622 2012-05-12 13:35:52

  天气凉的时候,需要一杯热茶,来暖手暖身。吴天瑞不禁紧紧的握紧了手中的,奢望着汲取那微薄的暖意,试图来暖暖自己冰凉的身体。她不敢想的事情,不奢求想的俞济泰为了自己会憔悴,或者她一直祈祷的俞济泰要一直很不好的生活下去的祈祷只因为他的背叛;在这一刻居然都成了现实!

但是,只有巨大的冲击,只有心疼,却没了喜悦。只有心疼…他怎么会瘦那么多…他向来不能喝酒的…

她的心底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心也就一遍一遍的疼…

眼角似乎有那些更加温暖的屋里滑落,她用手轻轻的擦去,然后生生的吸了一口气,鼻翼忽闪着或者抽搐着,“是呀…现在我闻到了汤的香味…我们可以开饭了吗?”

俞济慈看着将她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她眼底的是心疼,而不是那如愿报复后的喜悦,但是他不意外,这个女孩,一直的,她冰冷的外表只是保护自己的壳,她或许受伤太多,太重,不愿不能再受伤了…

而今天,俞济慈注定是个恶人了,他要剥离她那冰冷的外壳,让她看到自己的心底,看到根本无法消失的爱。

“阿姨,帮忙问一下,厨房准备好了吗?是的,有的饿了…”

仆人匆忙去厨房的生硬,在吴天瑞耳朵里听到的是巨大的回声,然后就是回来的回声,“先生,你已经好了,请您和吴小姐就坐.。”

俞济慈站起来,善意的扶了吴天瑞一下,想必刚才的话对她的冲击是不小的,她站起来估计会不稳。

果然猜中了,吴天瑞确实晃了晃才站起来,感谢俞济慈帮忙。

餐厅里同样富丽堂皇,落座后,有人过来帮忙展了餐巾,放好在吴天瑞的腿上;酒就像红色血液,缓缓的注入到玻璃杯中,闪着亮亮的光,美丽极了。

她有些炫目了。

沙拉已经摆好,不知名的。其实今天吃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俞济慈的晚宴虽然算不上是那鸿门宴,却冲击力十足,她知道他是来当说客的,而且是自愿的,非常的自愿。

她想这或许是他疼爱自家人的自私行为吧,他的堂弟进来找了一件非常难用的玩具,所以俞济慈要来帮忙摆平….然而,一切似乎不是这样,眼前这个男人,就像刚进门的时候那种感觉,一个天使,吴天瑞没法彻头彻尾的将他的所作所为当做自私。

或许,他真的有所计划…他眼底的真诚,吴天瑞无法忽视,俞济慈今天如此似乎是在帮助他自己完成一个心愿…

然而什么心愿,她猜不到…

也没时间去再猜了,因为俞济泰要将那冲击波一波一波的袭来,“济泰现在也不胖…一直都那样子,后来吃的少很多…我就笑他怎么跟吃猫食似的…他总是摇头...你知道美国的中餐馆的都是美化的食品,吃起来乖乖的,但是他就是跟中了邪一样,每到一家中餐馆就问,‘有没有水煮鱼’问得人家都很无奈…我一阵子想必觉得他中了邪…”

俞济慈没有吃东西,反倒喝起酒来,说话的同时不忘细细的品起来,“每个人纪念的方式不同,天瑞你选择遗忘,因为你伤的太重,而济泰选择铭记,不是因为他不在乎,不伤,而是他不想忘,即使每次回忆都是痛的,他宁愿痛,也不愿麻木…”

他的声音缓缓的带满着磁性,悠悠的讲着。

吴天瑞的眼泪就随着他的话,有节奏的,一颗一颗的滚落了,灼痛着脸….

开口想必是哽咽的,所以她拒绝开口。

佣人有注入了一些酒,俞济慈接过酒瓶,遣退了佣人,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济泰从来没有说过他怎么想你,他怎么难受….他心底的事情太多了,他和我不一样,我可以甩手就走,可是他不行,他要承担家族的使命,也是他看中的,或许这便是他和你的一切的原罪….这些年来,直到他去年冬天第一次回到中国看到过你,他基本没在清醒的时候提过你的名字,不是忘记…酒醉的时候多了,每次酒醉的时候,我都听得到他会闷闷的叫‘Tina’….清醒的时间,他遵守给母亲的承诺,而酒醉的时候,才是他自己…只有是自己的时候,他才脱口而出…”

泪已经开始汇聚了,成了泪河,她早就不想去掩饰了,任由泪在肆意….

“天瑞,济泰并非他表面的那样,而他绝非是儿戏的…他只是…”

客厅里的声音惊动了俞济慈,打断了他的话,站了一起来,看到进来的人,明显的惊了一下。

“先生,Andy先生来了。”

吴天瑞猛然回头,正对上了,俞济泰的眼睛,她满眶的泪水,此刻更加的汹涌,她慌忙的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向洗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