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226-回忆之瑞-假象背后的残忍你未必知道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2071 2012-06-27 13:07:59

  体育馆的剪彩典礼如期举行,俞济泰终于逞心如意的穿上了休闲装,至少不会让自己很别扭了。

他有点亦步亦趋的跟在母亲身后,被各位校领导簇拥着,微笑,继续微笑,持续的微笑,在闪光灯的照耀下,他完美的笑着,很上相。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除了在体育场门前停留简洁不失庄重的剪裁之后,大部分的时间,他和母亲都是在学校的大会议楼里,被校领导接见,以及安排了同样简单但是而能显示出精心准备的一顿午饭后,并没有他害怕的被众人围观的大场面出现,可以说,基本就剪裁的那段时间感觉根本就没有人走过,唯一忠心耿耿的观众就是那一群肥胖的大杜鹃。

T大的大杜鹃,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吴天瑞给自己讲过他一个笑话,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杜鹃,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以为是鸡。

他们这个笑话笑了很久。然而,T大的杜鹃们自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委屈的认为自己是鸡。它们一直闲庭信步的享受着T大独有的草肥水美,自然他们自己长得也越来越肥美。

此时,俞济泰真的庆幸自己运气好。

完成了活动,已经是下午时候,正是母亲下午茶的时间,母亲问自己要不要一起饮茶,想来自己也很久没有和母亲说说话了,就应了下来。

下午茶在T市荣森大厦的一间高级会所,高处建玲的大厦,风景独好,把T市的母亲河蜿蜒流长的美景尽收眼底。此时饮茶品点心,真是美景美味。

仆人部好餐就已经退了下去,留下了他们母女独处,实在难得的时光。

母亲调了一杯茶递给俞济泰,他接了过来,“我们母子真是难得这么悠闲的坐在一起了…”

话语里的绵绵爱意,俞济泰听得出来,自己觉得惭愧,今年暑假确实停留在香港的时间太短了,有一周吧,好吧,其实没有,至多就是五天。

“妈妈,今年实在抱歉,留港的时间太短了。”

俞赵彦如笑道,十分的谅解,“没关系的….熟话说女大不中留,其实呢,男大也不中留,你的心呀,都留在学校里了。”顺着视线,她看向远处那一大片绿树掩映的T大,真是美景,城市里难得的一片绿洲。

“哪有…”俞济泰小声的辩驳,脸上居然不自然的飘着红晕,浅浅的。

“怎么不是…”俞赵彦如伸手摸着儿子的脸庞,“你呀…满心思都在那呢…和妈妈说说吧,那个女孩怎么的?”

俞济泰一下子惊住了,睁大眼睛看着这位神通广大的母亲,“哪有…”

“还要瞒着妈妈吗?”俞赵彦如端起茶饮着,“你可知道你是我生的,之子莫如母,该是知道的吧…”她笑得颇有些得意,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的确,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俞济泰真心不好意思,刚刚的错愕也缓过神来了,“没什么…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

“终于舍得承认了。怎么特别?是对你特别还是真的特别?”她表现的饶有兴致。

“都特别。”俞济泰果断的回答道。

“是吗?那你什么时候介绍一下呀?”

如果刚刚才是错愕,那现在俞济泰简直是,没有什么语言能形容他的吃惊和出乎意外了,母亲竟然想要见见吴天瑞,然后自己心底一直担心的就是母亲一旦知道自己有女朋友就会疯狂阻止,因为想来母亲对事物的要求都是极高的及完美的,何况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儿媳妇?俞济泰心底笑着,他竟然开始想着和吴天瑞天长地老了,或许,真的不错,天长地老,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呀。

“你傻笑什么呢?”俞赵彦如观察着儿子的表情,那好不加掩饰的喜悦跃然脸上,她脸色浅浅的一沉,但瞬间又恢复了刚才的笑意盈盈。

“没什么….等有机会吧,您别吓着她。”俞济泰开心的说着。

“好嘛…现在就开始护着了。”她拿起一块上好的曲奇,咬了一小口,竟然觉得味道很差,索性又放了下来,“你很爱她?”

俞济泰又是一愣,显然今天母亲想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了。但是瞬间之后,他就郑重的点了头,“是的。我爱她。”

说完自己都难以置信,这么长时间和吴天瑞在一起,似乎他还真没有亲口的说出那句我爱你,因为他总是觉得害羞。可是今天他居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了母亲,他爱,他真的爱她。

一瞬间的反应,是人生的最准确的直觉,它反应的是最最的直接的最最心底的想法。

“哦。”俞赵彦如应了一声,她看向远处,T市的雄伟电视塔是亚洲第三高,耸立云间。刚刚她差点就想反问回去,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多年的隐忍,她知道此时不应该表明态度,不能失了方寸。

一切都将按着他的计划而进行,作为掌舵者,她不能轻易失去阵地。

“八月底吧,学业上还好吧。集团要召开股东的答谢会,你是要来出席的。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请那位小姐也来参加。这样的话,你的女伴就不要在麻烦Ronnie,她今年说过那阵子要去杨家打理些事情。”

此时的俞济泰已经喜出望外了,一切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如此这般轻松的就让母亲接受了吴天瑞,根本不会吹灰之力,那他何必一直担心呢,现在他恨不得一下子回到T大,抱着吴天瑞告诉她这个巨大的好消息。

天真未必是不成熟的唯一标识,但是不成熟就注定天真。天真的俞济泰想都未曾想自己和吴天瑞已经越来越走进母亲的圈套,等待他们的只是那么收口的一瞬间。

或许,俞济泰的天真,他的不设防不全来自他的天真,更多的来自对母亲的信任,这是一种本能,动物本能的依附母亲,信任母亲。

所以当他的爱情快要走到夭折的时候,他却在亲自庆幸。

这一切,一年后他彻底想清楚了,想清楚了母亲的全部思路。然后,越来越成熟的他,却只是静静的忍着,因为他已经没有了激情的导火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