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243-回忆之瑞-终是走到了结尾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2000 2012-07-17 09:58:30

  回到T市,吴天瑞是失了魂的。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她天天都盼着俞济泰回来。

然而他并没有回来。

他病得是不是越来越重,他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没有一刻,她不担心他的,一分一秒吴天瑞都无法安心。

然而所有的短息都被移动网络吞了进去,所有的电话都被“您拨打电话已经关机”挡了回来。

她终是失去了他的所有联系。

可是,她依旧不停得发短信,打电话,却通通失败了,依旧毫无音信。

她甚至于停掉了所有的课,专心致志的守在电脑旁,守着俞济泰可能会上线的可能性,他心急如焚的,却根本没有他的消息。

她只是想知道,他的病有没有好。

渐渐地她开始变得惴惴不安,甚至于生生死死的话题,她都担心是俞济泰出了事。

太磨人的煎熬….

如果说俞济泰理所应然,是不正确的,他同样也受着煎熬。他终是在家族的利益和自己的爱情之间,他痛苦的选择了家族。

这是他必须承担的。

分开的一周,他每天都逼自己的用强大的家族利益的砝码,压向自己随时可能翘起的偏向爱情的天平,砝码越来越重了,重到他都忘了自己曾经爱过了。

或者麻木的,忘记了自己爱过,或者正在爱着….

他接受了母亲提早结束学业,回美国读硕士的要求,也接受了母亲所有的安排。不管怎样那些都是他能为家族出力唯一的出路。

俞济泰统统的接受了。

然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隐隐的而觉得疼,心疼,怎么舍得放弃如此的爱情。

然后,他便知道自己必须放弃。吴天瑞偷钻石被警察带走的那幕一直在提醒自己的,是不是正如母亲所说的,只和她真的无法走下去。

或许离开T市,离开T大,他就会慢慢的忘记,慢慢的忘记一切,就不会痛苦了。

所以,他的所有毕业手续都在暗暗的进行着。

那一周,事情涉及得所有人都很忙碌:吴天瑞忙碌着担心俞济泰的安慰;俞济泰忙碌着在心里上舍弃自己的爱情;俞赵彦如忙碌着办妥所有的手续;而俞济慈则忙碌着被俞赵彦如支开去了德国公干。

这是非常明智的。如果着俞济慈在的话,如果俞济慈来得及见上俞济泰一面的话,一切或许都可以改便的。

然而,早早的便说过,时间没有如果,一切都没有如果。

命运线还是按部就班的前进着。

最后的一切马上就要办妥了,唯一需要的是俞济泰要回学校一次,亲自办理最后的离校手续。他不得不回到学校。

阔别了一周多的T大,在俞济泰感受很久了。他尽可能的选择吴天瑞不可能的出现路线,他怕见到她的时候,他所有的砝码会被掀翻。

一切都要颠覆。

命运就是爱开玩笑,

命运真的很爱开玩笑。

当他办完所以的手续,走到T大的宏伟校门,就差一步他就可以走回到等在门外的房车的时候,他留恋的回头看向深绿的T大时,他看到了吴天瑞。

这一眼,他就慌了,却愣在那里,一直愣在那里。

吴天瑞所有的眼泪已经汹涌了,她快步的上来,一把抱住了俞济泰,“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才回来呀…”

她哭着哭着,却不忘仔细查看俞济泰有没有少了一块肉一般,“你病好了吗?身体好了吗?”

她是有多担心他呀,他病了的那一阵子,她每一分钟都在煎熬,恨不得自己替他病了就好了。

俞济泰伸出去的揽住她后背的手,却已经在接她的时候,他停住了。

那家族的砝码又加了一磅,本来的劣势,完全的拉了回来…

他狠狠心推开了吴天瑞,“你不要这样子…我没有生病…”

那一推的动作,振动了吴天瑞,她愣住了不知所措的看着俞济泰们根本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俞济泰逼自己更加的狠心一点,“既然碰上了,我想我们可以把话说清楚了。我已经办完离校手续了,明天就回美国了。对不起,我想我们真的不合适再在一起了。对不起。”

五雷轰顶。

真的五雷轰顶!

吴天瑞摇晃的。她无法相信她爱得男人如今却在和自己说分手,却根本没有理由。

她不信呀,她不信的!

她疯了一样的抓住了俞济泰的前襟,“你生我气了,是不是?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把红酒弄倒,我错了,我真的不会舞步…还有,还有…那钻石戒指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再我身上,你相信我,好不好呀…”

吴天瑞开始胡言乱语了,手死死的抓住俞济泰的,似乎松一松手,俞济泰就再也再也不回来了….

她哭得已经歇斯底里了,口中的唾液和泪水混着,让她说话含糊不清。

可是,她依旧执着的再解释,再解释….

俞济泰随着她的晃动,不停的晃动,身体左摇右摆的,他越来越心疼了,他不想了,什么家族的利益,他不想要了,他只要吴天瑞好好的。

“济泰!”

俞赵彦如的这一声,将俞济泰的拉回了现实,他艰难地扭头看向了母亲。

母亲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就在身后….

这一刻家族的砝码又重了一磅,制胜的一磅…

忽如其来的力气,俞济泰一把推开了吴天瑞,“对不起,是我不懂事。我们分手吧!我们完了!”

然后,他再也没有看一眼,绝尘的走掉了。

他走掉了吴天瑞的全部心碎….

吴天瑞跌坐在地面上,俞济泰的那一把,让自己根本没有站稳,一下子就跌倒了,手臂也受了伤,然而所有的一切都不在重要。

她脸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睁睁的看着俞济泰走掉了…

“我们完了…”

我们完了…

阴沉了一天的雨,终于下来了….

轰隆隆的雷震着她的心…

一片片的被撕成了碎片,丢失在了雨里,流走了….

吴天瑞在雨里哭得透彻,湿得透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