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难以醉的痛楚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052 2012-08-15 16:26:46

  小区的便利店迎来了好日子,有一个人买走了三箱啤酒,在这个老年人居多的小区,啤酒的销量一直都很惨淡,而今天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一下子卖掉了二箱。

有的时候悲伤也可以拉动消费,刺激内需,尤其是酒。酒是种很奇妙的饮品:低俗时可以饮酒,高雅也可;得意可以饮酒,失意也可;开心可以饮酒,悲伤也可;似乎只有酒,才能贯穿人们所有的喜怒哀乐,却没有丝毫的不合适,一直切合所有的场合。当杜康发明酒的时候,估计也没有猜想到简简单单用粮食酿造的饮料,会包含后辈们如此多的情感…

估计他也是始料未及的,俞济泰也是始料未及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他要麻痹自己,一定要麻痹自己,便不会感受到痛…

客厅的地板上,满是啤酒的罐子,东倒西歪的,散落着,还有喷洒出来的啤酒,慢慢的干涸和未干涸的留下纵横八错的水迹,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俞济泰不记得喝掉了多少听了,却只是觉得自己依旧很清醒,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他要的是麻木,是醉,这样便可以忘记…

而这些啤酒唯一带给他的就是呕吐。

开始的时候,他还有力气站在水池边吐,后来渐渐地发现腿支持不住他的重量了,便蹲在马桶边吐,最后,就干脆坐在马桶边的地板上,将胃里的所有都倒空般的吐了出去,一次又一次的…

空气里的味道开始变得更加的难堪,酒味混着呕吐的味道,还有腐败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屋子,难闻恶心…

脑中空空的,似乎他的灵魂持续的没有回来,在外游荡一直不肯回到主人身体里,而主人却拿它无计可施,任由灵魂在躯体外逍遥。没有了灵魂的躯体,竟然依旧可以感受到痛,痛彻心扉,俞济泰想这该是有多痛呀,才会如此仍能感觉到疼痛…

他想自己是不是讲吴天瑞所受的痛都走过了一遍,但是,觉得远远地不够,永远的不够,就算在走过了就平等了吗?伤害即使平等,也是两败俱伤,没有赢者,都是输者…

俞济泰从马桶旁挣扎起来,一路跌跌撞撞的终于走回了啤酒箱旁边,手抖的,竟然拉了五下都没有拉开拉环,他开始气急了,狠狠的扯了一下,啤酒倒是拉开了,接过被喷洒出来的酒,溅了一身,狼狈不堪。

他气急败坏的将剩下的半瓶酒,一下子摔到了墙角,然后呼呼的喘着…

可是,他在气谁呢,拉环,啤酒,梅立群,亦或是自己呢…

他懒得想了…今晚不管他怎样醉,就算他把自己的肝胆都吐出来,也就是他一个人,这个屋子里不会再有人来..

吴天瑞在梅立群到K市的那天便不在这里了,他也没有再见过她…俞济泰想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孤独的,那就算孤独的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发现…

俞济泰顺着墙壁一点点的滑落,最后昏昏沉沉的倒在了墙边,迷离的看着一切,视线也变得飘渺了…

他潜意识里是在等待什么…也许期许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