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不见也得见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478 2012-08-20 09:21:03

  “吴小姐,近来在香港,能否抽空,我们见个面,聊一聊事情。”俞赵彦如说得语气比较客气,但是根本不是个询问句,而是个肯定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吴天瑞听得出她的霸气,可是她们之间没有关系,她真的没有什么责任去见俞赵彦如,“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不能和您见面。”

“吴小姐,你这样拒绝我,可不太礼貌的。”

“是吗?那我非常抱歉,我真的没有时间。”吴天瑞不想再跟这个女人进行纠缠,毫无意义,没准这个女人还在思量着,阴谋着,怎么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的,想着想着,吴天瑞就觉得非常的恐怖,似乎又回到了上次来香港的时候。

俞赵彦如轻轻的笑了,这个女孩似乎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生怕失去什么的女孩了,是的,现在她应该不再是济泰的女朋友了,或许她不再爱这个人,不再怕失去什么,才会如此有底气,这似乎不能让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她不禁一惊,难道是济泰在不放手吗?这是最最棘手的情况。

之前所有的前提是,吴天瑞不放手,是她给俞济泰很多期许,而自己的儿子才会如此,可是现在,她觉得出乎自己的意料了,但是,话还要继续下去,“吴小姐,我们坐下来。聊一聊济泰的事情,我希望…”

“没有什么可聊的。我们之间的所有都结束了。”吴天瑞赶在她开口无理取闹前,将话说的很明确了。却是没有什么可以谈的。

她有些生气了。似乎在这个贵妇的人眼里,她一直都是在纠缠着她的儿子。是上等人的社会,但是也要看自己在乎不在乎。

一直以来她在乎的都不是俞济泰的家室,也从来没有想过贪他什么,从来没有想过。

只是她的语气或多或少的激怒了,一向喜怒不于形的俞赵彦如,很久以来没有人敢这么挑战自己的,“吴小姐,如果你现在不方便,就请你找时间。我们必须要谈一谈!”

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而吴天瑞对俞赵彦如的根本就打算买账,更何况她现在烦死了,俞赵彦如居高临下的态度,“抱歉。没必要。”话说到最后一句,就直接挂了电话。

自己脑子有病吧,干嘛和她说这么多,浪费这么多的话费。根本没必要。

旁边的司马满嘴塞满了各种街边小吃,塞得那么满竟然还可以开口说话,“你刚才是不是接了一个电话?”

“是的。”这是一通让她很闹心的电话。

“哦…是吧…我就说我没有幻听了…”之后,他就开始四处开始看,看着还有什么没有吃,没有好好地吃。

吴天瑞轻轻的叹口气,司马这个人还真是够简单的。

“你少吃点吧…我们今天的任务还没开始…”

“好吧。”其实,司马心里还是有点谱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场测多少算个苦差事,不要说经常在车上,晕车晕倒要吐;还有就像他们这样子,顶着大太阳还有高温,穿梭在城市间,热得人都快要融化了。

今天香港,温度高达37度,这是在K市难以遇见的。两人不停地喝水,却发现依旧可得要命,衣服都湿透,粘在身上,难受得很…

“我们回去能不能申请高温补助?”司马已经不是刚刚吃的很高兴的他了,早就疲惫不堪了。

“应该不算吧…我们已经领了出差补助的,估计不会发了..”吴天瑞擦了擦汗,看了看对面立交桥下的阴影处,那里也是今天要进行,她觉得自己走路都开始打晃了,莫非是中暑了?

不管怎样,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虽然大家都很难受,但是项目进展的还是很喜人的,两个人在晚上七点前已经完成了路测的任务,居然可以按时吃晚饭了,心情也好了很多。

吃饭是在那边一家很普通的茶餐厅,两碗面,几杯冰饮料,又在老板的推荐下点了一些小食。

结果面刚吃了两口,一辆豪车就停到了餐馆的门口。一位西装革履的长者下车来,十分熟车熟路的走到了她们的桌前,吴天瑞是一直盯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了,莫明的从车停下来的时候那一刻,她就感觉这辆车和自己有关。

直到,那位西装革履的长者走到吴天瑞面前,鞠了一躬,“吴小姐,董事长有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