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针锋相对2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541 2012-08-21 12:35:23

  吴天瑞终于将嘴角的冷笑彻底的表达出来了,“俞太太,你想表达的意思我很清楚了。但是我想邪恶的是你,不是我。哦,可能也是因为你的资产不会让有机会和别人合租,不过在香港合租也是很常见的吧。一个房子,两间卧室,彼此互不干涉。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期待我们发生什么,还是不期待…”

有钱人的居高临下,让所有的人都开始冒火。

俞赵彦如的脸色开始微微的起了变化,但是她沉住了,“吴小姐,你曲解了我的意思,看来不是我期待什么,而是你在期待什么吧…”

“随你便吧…”吴天瑞觉得口渴,既然有人给倒了茶,没有不喝的理由。她将茶一饮而尽,很快就有人再倒上一杯。

“或许我知道了一些,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我想这件事情或多或少和济泰有些关系,但是关系是不大,不是每个失恋的人都会向你这样的,所以…”

“所以怎样?俞太太,你没必要总向我炫耀你的神通广大,搞清楚我的事情对于您并不难。但是,你在撇清俞济泰和我的关系,那我真心的谢谢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四年前,俞济泰出国读书,我们就结束了,之后的事情都是我自己的,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这是我的事情,纯粹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多虑了。”她静静的说完。

“你不要总打断我的话!”俞赵彦如发现自己已经气得手抖了。这个女孩很没有礼貌。“吴小姐,你母亲没有教过你,在大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吗?这样很没礼貌!”

不要和吴天瑞谈母亲,梅立群已经为自己付出很多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来指责自己的母亲,她一下子站了起来,“我妈妈当然教过我,尊重给我尊重的人,而对于不尊重我的人,就不必客气;俞太太,你有过礼貌吗?您是将我掳到这的,你还调查我的隐私,您真的有知道礼貌两个字怎么书写吗?还是你们写繁体字很复杂,您渐渐的忘了!”

这是她的底线,不要乱触她的底线,每个人的底线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俞赵彦如浑身已经气得发抖了,她狠狠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放肆!”

两个人都狠狠的瞪着对方,每一个人都想给对方一个大耳光,才能解气一样。早就从一场谈话变成了一场战斗,两个女人一老一轻,,互不相让着。

“算了吧。俞太太,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谈的。您担心的无非是我会纠缠俞济泰,继续和他怎样怎样的,不过我能说的,你放心,我和他三年前全部结束了,就是两条平行线,不会再相交,您不要再担心了,没必要总是自己没事吓自己。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告辞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打算在和俞赵彦如争执,都是徒劳的。俞赵彦如一扭身,想喊住吴天瑞,二人的眼睛都看向露台的门边,同时怔住了。

而门边的那个人,也明显怔住了!他高高大大的身形都开始晃动了,持续的晃动。

俞济泰的出现,是所有人未曾预料的。而他听到了多少谈话,也没有知道。

吴天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俞济泰,他也低着头看着自己,深深的一眼,看向自己,她低下头来,那样的眼神让吴天瑞无法承受,太过于哀怨和委屈的,可是,一切都和她不再相干了,“麻烦,借过。”

她就准备从她身边走过,静静的,打算从他身边不着痕迹的走过。一切都不着痕迹的过去吧。

只是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俞济泰拉住了她,没有力气的说,“我送你吧。这里没有计程车的。”

很轻,似乎说这两句话,他的力气都耗尽了。

吴天瑞摇摇头,轻轻的拒绝。不必了,真的不必了。

而俞济泰拉着手死死的不肯放松,她挣了几下,根本无法挣脱的,“俞济泰,你放手…”

他坚决地摇了头,不要,他不要放了自己和他之间的维系,哪怕是假的,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他也不愿意放。

忽然间,他拉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一步一步的,而吴天瑞的挣扎从没停止,一直都没有停止,她想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

俞赵彦如看着,看着,居然忘记了要叫住自己的儿子,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远,别别扭扭的走远…

也许在这一刻,她才知道至始至终自己要对付的都不是吴天瑞,而是自己的儿子,不肯松手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