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一场分开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620 2012-08-22 10:08:54

  场测的工作还在继续,只是他们进行中渐渐发现了规律,就是看着日程表上写的众多的项目,厚厚的要做的事情,可是当真正进行之后,就会发现,其实每天的任务比较少,任务量总是半天的任务了。

吴天瑞和司马明白了这就是李晓燕所说的任务不是很重,可以多走走看看。不怎么明显的作弊行为,老板的心思,让两个在一直如此繁重的公司工作的两人,感觉真心的放松了。

所以按照司马的交代,先把活多干点出来,然后争取多留几天好好玩玩。

吴天瑞不以为意,只是撇撇嘴,司马的小计划太多,她一直以来配合的不多,要不得被他累死。

不过怎样说,司马的建议也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只是,吴天瑞想,她并不想在香港停留太久,因为停的很久便很难受。

今天她看手机已经不下十次,或许更多,而手机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响动的意思,没有俞济泰的电话,也没有他的短信,一切都很平静。吴天瑞觉得自己的生活突然间少了惯有的节奏,少了思索怎样回复俞济泰的追寻的节奏,她开始变得不知所措。

这个节奏持续了太久,她多多少少的不再适应。

却不想多想,一切习惯成自然,渐渐都会适应的。她也会适应,这样也好,清净了,也不再费脑子了。

走过了几家大家推荐的买化妆品的店,选择几样同事要帮忙带的化妆品,出来后,手里便沉了很多。仔细看着手中的清单,发现真还是选了不老少的东西,女人真的都为化妆品疯狂的一个群美丽的动物。

还有钱煜诚选中的一款单反相机,价格着实不菲。而更多让吴天瑞感受的重量着实不轻。扛着一堆东西,吴天瑞满载着东西回来,仔细数数,发现居然自己没有买任何的东西,也没有给母亲买一点东西。

她轻轻的笑着,总是忘了的自己。明天一定要给自己去买点东西还有妈妈。

那天自己被豪车掳走的事情,还有俞济泰送自己的回来,司马都看见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问,半点没有激情他的好奇,看来天生就不是八卦的人,吴天瑞很感激,至少不用费很多脑筋和口舌去编些谎话和他进行无所谓的解释。但是司马并不是什么都不关心,只是他偶尔没心没肺的会突然间说上一句,“你小心点。”自然小心什么要让吴天瑞自己去想了,毕竟一切都是她的事情。

有司马这样一位同事,很开心。

而俞济泰并不开心,他克制自己不去给吴天瑞短信,打电话,发现折磨的却是自己。抓心的难受。下来吃饭时,他食不知味的,只是发现对面的母亲不在坐,让他心底有些轻松,可是,这么多事情发生之后,尤其是母亲这么多年之后,会找到吴天瑞并且找她来谈话,自己的心思以及最近的的事情,母亲应该很清楚了吧。

他本来该害怕的,可是自己却没有,没有害怕,要来的总归要来的,如果母亲要谈,他便谈,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反倒是母亲,那晚两次吼住自己,自己并没有理会之后,她就没有出现在家里,似乎在忙着什么,一直在忙着什么,根本没有时间理自己。

如果不是几年前的那些事情,也许他不会想母亲是在阴谋着什么,而现在,俞济泰想,母亲不会如此轻松的罢手,而是在筹划着什么。

更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母亲如此的排斥吴天瑞,只是因为她的家室不够显赫?

这个理由三年前她就和自己讲过了,而且似乎能帮助自己成功的,貌似只有Ronnie,只有Ronnie。

几年前那场莫须有的经济危机,之后,他和Ronnie关系,就那样不清不楚的确定下来,他没有再交女朋友,而Ronnie也没有交男朋友。似乎两家都在等他们毕业之后,直接婚礼吧,想着,受再高教育,接触在前卫的思想,也难免媒妁之约的命运。

终于在晚饭的时候,他给吴天瑞打了一个电话,她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他说你要注意安全,不管,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这是一个承诺,之后一辈子他都要遵守的承诺和义务,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她没有说话,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俞济泰听得到吴天瑞的呼吸,两个人都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一些事情,是否都做好了准备,俞济泰想他会竭尽全力的。

日落后,俞济泰出乎意料的接到了俞济慈的电话,邀自己喝一杯。好像,只有俞济慈出现的时候,不论多少困难都不再困难。

一天中,终于迎来一段好心情。虽然有种苦中作乐的苦楚,但是俞济慈这个天使般的男子,真的带给大家沐风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