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不想谈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431 2012-09-04 13:08:26

  大厅里,黑着,门厅的光透进来,俞赵彦如端着着,等着俞济泰的归来。

外面的门终于有了响动,她正了正自己的身子,漫长的等待,让自己有些累。熟悉她的佣人,此时开启了灯,瞬间亮如白昼。

俞济泰被忽如其来的光,闪了一下,定了定神才适应了光线:母亲坐在那里,端坐着,脸色平静。

他便明白了,这是母亲一贯战斗前的气场准备,越是重视的的,她便越是坐得直。

现在,可谓直直的了。他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绕过俞赵彦如,准备上来去。

他不想说话,一点都想,因为他心底堵着慌。

儿子的视而不见,点燃了俞赵彦如的怒火,事实上,整个晚上俞济泰不争气的状态,都让她火大,只是碍于场合,她一直忍着,忍着,也真不想儿子有正面的冲突。

但是现在,俞济泰是想把正面冲突变成现实了。

“济泰,坐下!”

如果是以前,俞济泰会很担心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生自己的气,诚惶诚恐的,小心翼翼的不再让她生气,现在,他知道母亲为什么生气,却根本不想理。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来,直接走上了台阶,聋了一样。

俞赵彦如,彻底气疯了,自己的儿子就这样的,为了一个外人,和自己对抗,真是好笑!

真好笑!可是她却笑不出来,偏偏的有点想哭。

“你给我坐下!”她怒不可遏的吼了出来。

俞济泰终于停住了脚步,站在楼梯上,转过身来,看着母亲,似乎有了一会,轻轻的开口,“我不想谈…”尽管语气很轻,但是却有着坚决。

无话可谈,或许此时和母亲的状态就是无话可谈。

“你必须坐下!也必须谈!”

俞赵彦如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双手早就因生气抖得不成样子了。

俞济泰还是那样子的看着她,不急不恼的,他的脾气好的出了奇了,“为什么?”

他的问话,措手不及的让俞赵彦如根本没了准备,“为什么”是呀,本来是一顿准备好的劈头盖脸的责备,或是一段寓意深长的促膝长谈,怎样的却偏偏的忘记了原因,为了什么他们今晚要谈谈呢?

“哦…您说不好出为什么了….但是我忽然间想清楚了,”他一步一步的,逆着光,从台阶上走了下来,走到了俞赵彦如的身边,站定,紧紧地盯着她,一瞬不瞬的,“我想清楚了,你是谈为什么这次吴天瑞没有抖;为什么没有弄啥红酒;为什么没有偷戒指;为什么她侃侃而谈,风韵优雅;为什么舞姿灼灼;为什么会讲一口流利的法语,英语,粤语..”

他原地的转了一个圈,手指一根根的动着,然后只剩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头,“这么多的为什么…可是我跟你一样,都一无所知…”他手一摊,空空的,就像没有答案的空白,突然,他拍着一下自己的额头,抬头再一次盯着俞赵彦如,“有一个我可以回答,她没有偷戒指,是因为您没有安排!对不对!”

这根本不是问句,而是一句怒吼,一句谴责。透着他的愤怒,实实在在的喊了出来。

俞赵彦如被吼声,微微的震了一下,微微的。然而,更大的是心底的震慑,儿子长这么大以来,第一的时空,对自己的时空。

“您,很过分,真的很过分!”

“啪!”母亲的耳光还是打了过来,俞济泰扭回来被打偏的头,冷静的看着俞赵彦如。

她看着自己的手,竟然被自己的举动惊呆了!自己竟然打了他,打了自己的日子!心底的疼远远高过掌心的刺痛,她想上去摸摸,问问他疼不疼,却只能狠下心来,最终只能有气无力,“你不该这样和我讲话,我是你母亲…”

俞济泰牵动了嘴角,有些疼,但是他还是轻轻的笑了出来,“是呀…也好…真的不想再谈了…”说完,他转身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台阶…

注定是一场不欢而散的谈话…

当他终于走完这段不长,但是今天走起来非常苦难的台阶之后,母亲的声音传来,“她帮不到你…”

而他此时独独很清醒的,清晰的回了话,“您为什么认为唯独有人帮,我才会成功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