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四种相对(2)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055 2012-08-26 11:17:36

  她的视线怔在那脚趾甲上的指甲油上,迎接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信还是不信?重要吗?已经不重要了…

“这不重要,济慈…”她找到了自己声音,直接说道。

“呵呵…”俞济慈竟然笑了,“重不重要的决定在你,你在济泰的…我或许很不礼貌的知道了一些你的事情,但是并不多;我只知道济泰很自责,非常的自责…我想你该是经历了很痛苦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如此…”

看来所有的人都知道,纸总是包不住火的,根本就是秘密可言的,她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什么都会暴漏的,此时的吴天瑞,似乎平静了,该知道就知道了。

“我疯了一段日子…”吴天瑞说出来的时候,连自己的都吃惊了…疯了…她想自己真的疯了…

俞济慈一愣,他真的没有想到吴天瑞会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她是在揭自己伤疤给别人看,是自我的放弃还是他们逼得太紧了。

“对不起…天瑞,我并不知…”

“无所谓了,该知道都知道了…俞济泰知道了,俞济泰的妈妈也知道了,总归想知道的都能知道,这世界上就没有秘密而言的…我的这些事情,在他们不想知道的时候就是秘密,想知道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了…总之,就算我不说,你也会从别的人那里知道事情的…我说了,反倒轻松了吧…”

她拢了拢头发,风吹散了自己的头发,挡住了视线,现在视线轻松了很多,吴天瑞发现自己并没有哭,似乎眼泪都干涸了,“那年的十月吧,我记住的不多,休学了;妈妈带着我回到了家里,进安定医院治疗,开始只是门诊吧,谁都没有想到我会病的很重,到了十一月底的时候,就住院了,直到第二年的四月我才出院;混沌前和出院后的事情我记得住,期间的事情记不住太多,我的医生说这很正常。我想记不住更是好的,你说不是吗?可能我糟了很多罪,但自己记不住,我唯一知道自己糟了很多罪的是我妈妈在半年里受了二十多斤,着都是因为我…”

吴天瑞声音在此时哽咽了,梅立群绝对是为自己糟了很多罪,她亲眼看得到妈妈瘦拖了像,那种滋味她到现在都说不清,难受,心疼,自责…交织着…

俞济慈觉得自己残忍了,他该知道,吴天瑞一直选择不靠近的原因是她的伤害太重了…

“其实出院只是里另一个开始,心理辅导,长期的心理辅导,一周一次,无论什么天气,雷打不动,你晚十分钟,护士都会一个接一个电话的和你确认,吓得你再也不敢迟到,他们都是好意,可是,你知道的,一周一次,很烦,但是必须得复诊的…渐渐的,终于变成二周一次,一个月一次了,忽然间人就轻松很多了…那个时候才觉得,真的可以结束了…我的复诊已经变成三个月一次了,就在俞济泰第一次回国的时候…”

是呀,事情就是很寸,很难避开,她刚刚结束了频繁复诊时候,终于可以自由一点的时候,俞济泰就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