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再聚的如今-四种相对(3)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421 2012-08-26 11:19:01

  “然后我的复诊就又开始恢复了一个月一次,二周一次,是不是呢?我觉得我逃不开了,祈祷俞济泰快点回美国去吧,这样我就不用再去问那浓浓舒来水的味道,还有自己一个人坐在等待区里的寂寞...不管怎样,我的医生很好,这段日子还好有他的帮忙…他讲我有挣扎是正常的,是的,我是有挣扎,我想如果,他既然回来了,我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太熟了,他不想放弃,他心底还有我,可是能怎么样呢…后来我花了很多去想事情,还有很多事情,我想清楚了,我和俞济泰的世界不是一个世界,当你们说起名车,名牌,还有那些我只能在新闻里听到的名字,却是你们的朋友,你们拿来说笑的对象,发现,之间的距离大的无法缩小…济慈,我的世界是好好读书,读完本科,读研究生,然后安安稳稳的找一份工作,是平凡的;但是一切都变了,你知道吗?复学后的第一个月,那种物是人非感觉很折磨人,我的同学都成为了我的学长,而我失去了保研和优异生,面对考研究生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时我就想,如果我没有遇到俞济泰,什么的都没有的话,我便可以轻轻松松的获得保送研究生的名额,可是却开了一个玩笑…很折磨人…可怕的物是人非…所以当你们在谈论奢侈品的时候,就像我的同学在和我讲他们实验室里的事情一样,那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又回来了…”

“天瑞,你多想了,但我也很抱歉..无论怎样那些都是外在的…重要的是,既然你也明白济泰的心思,为什么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济慈这不是外在的,都是即成的无法改变的,然后我就想清楚了,突然间,我发现这么多年来,该感谢的是俞济泰的妈妈,她是正确的,俞济泰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也不可能走到一个世界里,那年的交汇就是一场意外,拨正了,就好了,不再范就好了…我和俞济泰就是平行线了,不会再相交,远远地就好了…”

吴天瑞抬起来头,看着俞济慈,就看着他,他也在看着自己,只是中间似乎隔着水汽,该不是泪的,一定不是泪水…

直到它们一颗一颗的滑落下来,注定那已经是泪水了,不会是其它的,一定是泪水了…

海风开始变大了,她的裙摆飘飘扬扬起来,而泪也被吹散了,空气的湿气也变得很大很大了,“噔”,旁边的鞋,被吹倒了…也便是这一声响,沉默的气氛中有了一声响动…

俞济慈伸手慢慢的越过她,把鞋子摆正了,收回了手,张了几下嘴,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海风呼呼的还在吹着,想在耳边..

“天瑞,我不知道怎样说,你的决定没人可以左右,也没有人可以指责什么。但是,你们一个靠近,一个后退,没一个好受的…可不可以…”俞济慈还在说着,他不想他们多年之后彼此错过,而后悔莫及。

“济慈,谢谢你…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我不想重演,所以,我们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俞济慈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是坚决和伤心,并不甘心的一次决定,但是却坚定到无法改变,其实他想说如果你们坚决,我会成为你们最坚实的后盾,但是他忍住了,就像他刚刚说的,任何人的选择都是要尊重的,没人可以说三道四的。

静静的,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静静的,一呼一吸间,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同…

“济泰,你在这…”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柔柔的,还有惊讶…杨若妮…

俞济慈和吴天瑞一起回头,而身后,是俞济泰,他那样默默地站着,看着他们并肩坐着,讲着的话,统统都听了去,没有落下一个字…

一个字都没有落下…重复的故事,不同的讲述方式,演绎真不同的悲伤,每一种悲伤对俞济泰都是致命的,而更加致命的是她预期中的坚定,不再相遇,“永远的平行线…”

四个人,两两相望,交错的目光,除了惊讶,最多的情感是伤心,和怎么能这样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