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情若真,山无陵-救世主俞济慈(1)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438 2012-10-01 01:37:40

  吴天瑞的煎熬,俞济泰也好不到哪去。

软禁在俞宅中,失去了所有的人身自由。想想自己真的和光绪帝没啥区别,被自己的母亲慈禧软禁着。

手机也在那晚被母亲给没收了。

俞济泰现在除了从卧室晃荡到厕所,就是从厕所晃荡到卧室。所有的通讯都被截断。

然后他的也从明刀明枪的抗争,变成了表面的顺从,内里的抗争。一直都想尽办法尽量的装着顺着母亲的意思,然后重获自由,到那时就可以该怎样就怎样了…

姜还是老大的辣,母亲或许猜到了他的小心思,俞济泰的温顺并没有换来俞赵彦如多少的松懈,最终换来俞济泰满嘴起泡,衣带渐宽…

真是愁人…俞济泰最多的时间时在房间抓自己的头发,想着怎样逃脱,或许从二楼跳下,且保证自己的腿不被摔折了,还有机会在保安追上来的时候赶紧跑到门边,在二秒钟之内,打开母亲花了几百万安好的锁。

他想了想,终于知道自己不是邦德,也不是李小龙,所有他只能继续的在俞宅里晃荡。

而更让他担心的失了业的吴天瑞,这对她是致命的打击,俞济泰担心她会扛不住。这份工作不止是吴天瑞谋生的手段,更重要的是,这是给她自信的地方,她的智慧发挥的地方…

现在他只能在这个苦苦的担心着…

唯一可以指望的济慈,早早的被母亲支到德国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俞赵彦如这次十足的做足了准备,预备做足了很多的准备,防止一切的意外…

俞济泰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孤独无助感!

白天和黑夜也变得没有区别,因为生活变得没有企盼。他昏昏沉沉的下准备下楼去喝水,就听到佣人和一个人在说话的声音,少有,而这个声音有点熟,真的很熟。

“大少爷,真是不好意思,济泰少爷不能见你,夫人交代了过了…”

“是吗?难不成,济泰得了SARS?还见不得我…要不就是他把自己当成奥巴马了,见他还要预约…”

这么嬉皮的语调,这么无所顾忌的语气,除了他还能是谁。

俞济泰雀跃的,就要飞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一秒钟就飞到了楼下,一把搂住了济慈。

他真的看见了希望,济慈永远都是自己的就是主!

俞济慈被忽然扑上来的俞济泰差点被弄倒,还是稳了稳神,才站得住。近来的的身体是越来越虚弱了,他拒绝去医院,却依旧靠酒疗伤和稳定情绪,酒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了。

Justin走了之后,酒成了俞济慈的唯一可以读心的朋友,相知相交。

“见到我至于这么高兴?我记得我不欠你钱的呀,是不是?”俞济慈开玩笑道。

俞济泰笑着,轻轻的擂了俞济慈一拳,长长的除了一口气,“你总算来了…”

俞济慈只是笑笑,顺势栽倒到旁边的沙发上。俞济泰刚要坐了下来,就听到背后的声音,两个人都一起看向声音。

“济慈公干回来,这么累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俞赵彦如看见这个搅局的俞济慈就很恼火,说话也没有绷着了。

俞济慈到不以为然,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气恼起来,“大伯母,我顺路过来坐坐,看见济泰闲着,就想和她一起去喝一杯,就去兰桂坊,一个朋友刚刚开张了一间酒吧,准备去捧捧场,没问题吧,大伯母…”

他看向俞赵彦如,眼底迷离着,却有一样坚持。俞赵彦如动动嘴,想说话,然而俞济慈先开了口,“大伯母,德国的那边的事情还有一点麻烦了,我这回回来是看看情况的,咳,您也知道我的身体,没准就病了,没办法回去处理了,到时可就要劳烦你了…”

俞济慈是在要挟俞赵彦如,真正地要挟,德国的项目有多重要,俞赵彦如比谁都清楚,俞济慈拿这个发麻来要挟,真的是百发百中,见招拆招了。

俞赵彦如忍了忍才没有发作。

“济泰走吧,一会就回来的,别舍不得家里,像个男人一样…”还在俞赵彦如犹犹豫豫的时候,俞济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上俞济泰就走了。

先斩后奏的,让俞赵彦如彻底的气翻了…但是无济于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