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情若真,山无陵-转嫁别处(2)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652 2012-10-04 20:04:12

  S市本来要出院的梅立群病情忽然起伏上下起来,只能推迟了出院的时间。

原本确定好的事情,而今看来却平地起波澜,非让没法安心下来。

其实事情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吴泽仁的第二位妻子就是将其扫地出门的那个女人的儿子出了些事情。

那个儿子本来就不争气,其实不论争气还是不争气,与吴天瑞的关系都不大,本来也没有血缘关系,且还是个为破坏自己的家庭的帮凶,没有理由给予什么同情。

但是,事情就出在那个女人跑来医院来求吴泽仁,说吴泽仁无论如何都得帮助自己,帮帮儿子。

吴天瑞看着哭天抢地卖力表演的这个女人,这是她少有的几次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女人,浓厚的妆容,还有那吊起的眉角,绝非善男信女。她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请你离开!”她不必对这个女人有丝毫的客气。

女人一愣,依旧保持了自己祈求的节奏。她一定要让吴泽仁帮自己,而且她可以笃定吴泽仁一定会帮自己。

梅立群头疼的要死,整个人被气得直哆嗦,“滚!”她一直在喊着“滚”。而那个女人就像一剂膏药一样死死的粘在了吴泽仁身上。

吴泽仁赶紧拉着女人出去,可是女人却不太想出去,似乎耗在这里就一定对她有好处一样,死死不肯离开,非要吴泽仁在这里承诺什么。

是在炫耀吗?还是在怎样?

所以当女人再次开口准备嚷着什么的时候,吴天瑞忽然间觉得自己忍无可忍了,直接一记耳光招呼了上去,狠狠的,使足了力气的,“啪”的震得所有的人都一愣。

但是所有人中瞬间反应过来的却是挨打的那个,而且她凶恶的本质也暴露无遗,竟然忘记了掩饰,直接操着脏字就要上来回敬吴天瑞,或挠或抓,反正看架势绝对不会轻饶了她便是。

只是,一个高大精壮的身形挡住了她的去路,接着手腕就被一股足以折断她手骨的力量扼住了手腕,在接下来,瞬间就被丢在了门外,整个人趴坐在病房门外,狼狈不堪。

大家还没有从吴天瑞那记响亮回过神来,又被这一连串的连贯流畅的动作给震慑了。而俞济泰似乎像什么没有发生一样,静静的走到吴天瑞的旁边,站着,刚刚随手还把门给关上。

没有人能在自己在的时候,欺负吴天瑞,没有人能。

门外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动彻着整个住院大楼的这层,格外的吵。吴泽仁低着头,一直低着头,当女人被俞济泰丢出门外的时候,他的头便埋得更低了,惭愧还是自责说不清楚的映在了他的脸上。

一直一直低着头,最终吴泽仁还是走了出去,扶起了又哭又闹的女人,似乎有了吴泽仁的出现,更有了仗势欺人的底气,哭喊声更加的卖力。可是,当她看见铁青着脸的俞济泰,随时有可能上来再招呼她一个大腚蹲,有点怕了,声音也开始慢慢的消了声音。

不知道吴泽仁在和她讲着什么,只是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了声音,病区也安静了下来。

吴天瑞坐回了母亲旁边的椅子上,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看着梅立群,不得不说刚刚俞济泰挺男人的做法,让吴天瑞有了种依靠感和安全感。只是这种依靠感和安全感给她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就渐渐的归于平静了。

她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希望,有希望太多,就会失望太多的。

俞济泰则靠着墙站着,看着对面的母女俩,开始品味刚刚发生的一幕幕,有点乱,对于自己的家庭吴天瑞提起的是少之又少,但是他脑子够快,至少没一会就已经将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了。接着他想,如果自己给她带来的不确定感,是不是多少也来自她的家庭,那总对伤害的可怕,伤害恐惧症?他摇摇头,她的不安全感需要自己一点点的去抚平。

一点一点的去抚平…

吴泽仁在半个小时后面回来了,悄悄的进屋,然后悄悄的关着门,缩头缩脑的,刻意打消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就算他怎样弄出声响,似乎也没有人想去搭理他。

病房里的沉闷且压抑,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末了还是梅立群先开了口说话,“天瑞,你先回去吧…我和你爸爸有点事情要说…”

吴天瑞“嗯”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动身,一点都放心不下来。不过梅立群一直在催促着她,最后的最后,她还是走了,俞济泰也默默的跟了上来。

房间里只剩下吴泽仁和梅立群了。吴泽仁保持着看着脚底的动作,一直没有抬起头来,他不知道该说着什么,该怎样说着…他是不是要再一次牺牲妻女的幸福而去换取那个女人的安稳,他心里犹豫着…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梅立群头偏向一边,不愿意再看着没精打采的吴泽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