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情若真,山无陵-谁都无法挽留的离别(2)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300 2012-10-06 12:13:00

  俞济慈逝去在一个午后,静静的离开了…

那一刻嘴角还带着微笑,Justin是不是会在天堂等着他呢?是不是从此以后他们就不会再分开了呢?

没有人知道…所有人知道的是,他们又弄丢了一个天使,一个谜一样的天使…

没有人能挽留这场分别,没有人能制止这场分别…

离别的惨烈的,俞济泰却陪着他走完了人世间的最后一秒…

那一刻的降临,二叔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拳头,老泪纵横;二伯母在这一刻,昏厥过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送独子的心酸,任何文字描述起来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一刻的降临,俞济泰看着俞济慈逝去,一点一点的逝去,如若不是靠着墙壁,他注定也会瘫软的…

他的四分之一的天空坍塌了…

轰然间崩塌了…

青天白云的不在了…

俞济泰感觉自己的飘了起来,或者他看见俞济慈飘了起来,在窗口,朝着自己挥手,微笑着,微笑着…

而后,他便没有了知觉…

再次听到声音是一直有人在持续的叫着他的名字“济泰,济泰…”一遍又一遍的,很着急,很急切,可是他就是很累,眼皮很重,根本不想睁开,可是声音喊得如此焦急,他有些烦了。

“别喊了…”他觉得很累,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别喊了…头好疼…”

一双手搭在了他的额上,“还好,烧退了,也醒了…”

是母亲,他终于认出来了…

“终于醒了…济泰,被你吓死了…”俞赵彦如接过大家佣人给她的一碗鱼片粥,轻轻吹凉,送到被扶着坐起来的俞济泰的嘴边,“吃点东西吧…怎么这么多天都不好好吃东西呢…”

俞济泰看了母亲,果然憔悴了很多;但是他觉得口苦,不想吃东西,“给我一杯水…我睡了多久了?”

温温的递了过来,俞济泰仰头喝掉,俞赵彦如急忙说,“慢点喝…慢点喝…”

他喝完一杯又要了一杯…

“你睡了一天了…二伯母的晕厥了之后…大家一转身,就看见你也倒在墙边,真是被你吓死了…后来一问,说是你好些天都不怎么吃饭了….”

俞赵彦如以为俞济泰只是会消极一些,但是没有想到他会食不知味,或许没有想到他会严重的会晕倒,也许那一刻的冲击让俞济泰难以承受..

“吃点东西吧…”俞赵彦如再次把鱼片粥递到了儿子的嘴边。

俞济泰躲开,“不想吃…葬礼什么时候?”

是呀,醒来之后,葬礼就会近了…

俞赵彦如搅搅手中的粥,“下周一吧…奶奶知道了…她要来…大家在等她的航班…”

“奶奶要来?”

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在自己的晚年时刻要面临送孙儿的一幕,但是她是坚强的,一个大家族的人,半个世纪以来她见过集团濒临倒闭,送走了自己大儿子,而后又送走了自己的长孙…她天天祈祷,却不能庇护所有的子孙,所以她坚持要来送孙儿最后一程,最后一程…

俞济泰缩回被子中,“我很累…让我自己呆一会吧…我没事的…”

他越是平静,越是让俞赵彦如担心,可是现在,她不能多说什么,唯有留下他独自一个人想想吧…这些天来俞济泰经历的失恋,失去亲人,她知道俞济慈对与俞济泰不仅仅是堂哥,而是至交,是半个父亲…

他在短短的几周内,失去了两位他爱的人,一位被迫,一位无力挽留…他的失望,他的绝望…

俞赵彦如很担心。俞济慈的离开让很有触动,确实,济泰和济慈很像,很多时候都很像,对于爱情更像…

但是,她起身,“好好休息…济泰你心里难过就和妈妈说说…”

“您先出去吧…”他不想谈,一直都不想谈…

屋里面又黑了下来…

俞济泰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黑黑的,天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