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我永远都比你多爱一分-即将分别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340 2013-01-02 13:49:23

  俞济泰真的不能再等了,如果谁都能等,他是不能再等的。他的各项指标都在显著下降,而肝昏迷已经接近一周的时间了。

他的生命在一分一秒间流逝掉,不可逆的,流逝掉…

一点一滴的…

梅立群接到吴天瑞的电话,轻描淡写,她觉得如此重大的事情,自己的女儿真的是在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和自己讲,要捐肝给俞济泰,只是需要自己的签字。

其余的没有讲….

一瞬间,她错觉的认为这件事情小的就像女儿小的时候拿着作业单让自己签字一样,殊不是一份生死有关的大手术的同意书。

恍惚过后,她清醒了一些,发现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荒唐事件,太荒唐了,她都想笑出声来,“吴天瑞你休想!我活着一天,你就不要想!我是你妈妈!我有权利阻止你做这样的傻事!”

而吴天瑞依旧很平静,“妈…很多事情您真的不会懂…但是这是我的决定…只是没有您的签字,我心底难过,您赐予我生命,我尊重自己的生命,便是对您的尊重….妈妈,您能不能想想我…这么些日子来我和济泰经历了很多,很多,我们现在的心底感受是一致的…他现在有困难,是很大的困难…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逝去…”

她哽咽的声音是强忍着的泪水,不能说的很多,说了别人不能理解的。何必多言呢…

梅立群握着电话,狠狠的握着,她气得要死…什么叫好了伤疤忘了痛,自己的女儿给了最合适的解释。而今她不能冲动,她得赶过去,制止吴天瑞的荒唐的一切,遏制住她即将失迷的前途….

所以电话中,她不再和吴天瑞争论该还是不该,所有的争论统统的省略了,她和吴天瑞反复的嘱咐,“什么事情,我到了再商量,不要乱来…”

而她的内心中无比的慌乱和不知所措,自己的女儿的脾气想来都清清楚楚的,她决定的事情,没有谁能撼动多少,但是不论怎样,就算用拖,她也要拖回来!

是的,一定要拖回来。

那个电话的午后,她启程赶去那座知名的,却陌生无比的南方国际大都市。

那个深秋的午后,阳光暖暖的,东北S市中,是暖暖的;而一向阴雨绵绵的南方大都市,难得晴朗,那种明媚得让人心醉…当抬头仰望的时候,会被那种景象给迷住,体会到世间的所有都是美好的,没有疾病,没有哀愁,没有分别,更没有悲伤…

可是,那只是午后的景象…短暂的美好,随即一瞬即逝…消失无影无踪了的…留给人的是一种虚无飘渺的无奈….

梅立群在动车启动的瞬间,已经康复很多的心脏,沉沉的疼了一下,随后传遍她的四肢百骸…短暂的疼痛,平息了之后,便是无尽的忧心忡忡…

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俞济泰的心电图也在那一瞬间强烈的跳动着,一瞬间他有清醒的意识,然而真是没有奇迹发生,他依旧沉沉的睡着…越睡越沉…根本不想起来,或许他感觉醒来,不会见到那个自己想见到的爱的人…

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许泽泽在机场的一角,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那个她不能爱,却爱了很久的男人终于飞去了那遥远的还是春天的国度和妻儿团聚了。眼角的泪,擦都擦不净,而现在她竟然无泪了。转身的一瞬间,钱煜诚静静的看着她,眼底都是心疼,瞬间那种痛传遍她的四肢百骸…钱煜诚一把拉过她,狠狠地搂住..这个女人真是让自己心疼不已,很不已….

相拥的那瞬间,两个人的都沉沉的跳动了一下….或许是激动,或许是因为…

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那个美好的午后…阳光灿烂的午后,吴天瑞仰望了头顶上明媚的阳光之后,接着被一阵嘈杂的车声,脚步声,喊叫声,震动着…

但她发现自己却无法动弹…

无法动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