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七月不知三月暖

我永远比你多爱一份-生或死哪个更好

七月不知三月暖 shaoyuzhu 1495 2013-01-03 12:20:54

  俞济泰在一周后醒来

一周的时候,也许比一周长很多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天翻地覆了…

只是他还不知道…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他醒来之后只是觉得虚弱,似乎连抬起手来的力气都没有。想不到自己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虚弱到如此地步。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他想伸手摸摸都都使不上力气,不觉得有点气恼,但是妈妈眼底的憔悴和担心,说明了些什么…

他现在读不懂…

醒来后,母亲并没有说着急说话,擦了擦眼泪,转身去叫医生了,尽管母亲可以的掩藏着,他还是清晰的看清楚了母亲擦去眼角泪水的动作。

为什么要哭?

可是现在虚弱的,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

医生很快就进来了,前前后后的查看了一番,看来心情不错,“不错嘛…恢复得…慢慢来…年轻人就是很好康复的…”随后便低声的和母亲交代的什么。俞济泰觉得很累,也没仔细的听着什么,便又稀里糊涂的睡过去了。

但是至少现在,他明白了一点,就是自己应该生了很严重的病,一直留院。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这次清醒后,整个精神都不错了,和母亲简单的聊了几句,但是母亲敷衍的实在太严重,只是不停的说,“等你好一些再和你细说…现在好好休息…”

有事情瞒着自己….

忽然间发现,他发现少了点什么,左右看看,再左右看看。

俞赵彦如应该是知道他在左右找着什么,要来的那一刻,不管怎样总是要来的。理由不是没有相好,却发现说的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说谎话比说实话往往要难很多。

“妈妈…天瑞呢?”

俞赵彦如摸了摸脖子上的那块玉,站起身来,背过身去,给俞济泰到了碗汤,“汤水不错,多喝点吧…估计明天大夫就能让你吃东西了….”

他撇开头,嘴苦的难受,舔了舔嘴唇,“妈妈,天瑞呢?”他醒来有一阵子了,却一直不见她,着不应该呀。

她会一直守着自己的….但现在她不在这里…他有点慌了…

俞赵彦如搅了搅汤,轻轻握在手中,尽量放缓了呼吸,是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她家里出了点事情….需要时间去处理一下….”

“她家里怎么了?”想必是出了什么大事,而且是特别大的事情,她才会离开自己…而自己不是也出了大事吗?俞济泰一着急,“蹭”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结果扯得他肝部的缝合处一阵疼痛,忍不住叫了一声“哎呀”。

俞赵彦如手机眼快的帮了他一把,但是他依旧疼得难受,面部表情难免有些狰狞。

“你小心点,那么大的手术…别弄开线了…”她不能不担心,俞济泰刚刚看到了生的希望,觉得不能应为一个小小的失误,有任何的闪失。

因为,她总是能看到梅立群签字时的那双眼睛,那个眼神,那种心痛,只有母亲之间才能真正的领会。所以她必须的小心的,消息的为维护着,有人牺牲才换来的儿子的第二次生命。

“她回家处理事情了…需要一些日子…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等你好一些,我慢慢的和你讲吧…”

又是那句话…要等待什么时候,“为什么现在不能说?”他直接问。

俞赵彦如扶着他躺在,慢慢的躺下,又帮儿子掖了掖被子,“因为,现在你太虚弱了…要好好养好身体,而妈妈,你也看出来,你从昏迷到手术,直到醒来,妈妈都担心死了,你看看妈妈是不是老了很多…给妈妈一点点时间休息一下,好不好?”

她只能使用亲情牌了,确实,她很累了,日以继日的担心,还有吴天瑞之前的坚决,梅立群和吴泽仁的眼泪,无时不刻都在冲击着自己,无时不刻的,逃都逃不掉的…

俞济泰自然看得到目前脸上的憔悴,是呀,自己这一出车祸,加上一场大病,母亲是操碎了心,便没有再追问下去。点点头,扯了被子,躺好了…

可是他的心底放心不下来,吴天瑞的家里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一定的,她才会再自己这么大手术的时候离开自己…

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是那么一点点的失望….

或者明天她就会回来了,看到一个比较健康的自己是不是更好呢?

满腹的心事,只能说,俞济泰带着满腹的心事睡睡醒醒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