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宴会前夕四

绝妃帝宠 林张玲 1084 2012-10-31 11:57:02

  段干铄朔深邃的眼眸看着走远的两个人影,看着他们穿着统一的浅蓝色院服,心中狐疑,路子书应该结业了,怎么还在宜兰书院?难道是为了杜蕙兰?还是另有打算?

在寝舍里,看着丁山毫无生气的样子,路子书一阵后怕,她气他恼他打他都可以,就是别这样什么都不说,她现在犹如失了魂的躯壳,折磨的他好难受,他紧紧的抱住她,“对不起,我早就想挑个时间告诉你,我就是路子书的。”

听到路子书三个字,她犹如受到惊吓的小鹿,跳离他的身体,破门而去,她现在真的无法面对他,来到后山的河塘边,看着水面上漂浮着杂乱无章的枯草,犹如她现在的心情,两行清泉从两颊滑落下来,为什么他是路子书,还有他们曾在一起的那个枫树林,怪不得第一次见路子书,总感觉很面熟,原来在他年少时就见过了,现在细细想来他眉宇间和小时候真的很相像,她的心绪翻江倒浪,要是他知道她的身份会怎样?她突然好想逃离,可她又能逃哪里去?

还好她只是路壕堑的义妹,否者叫她情何以堪,如果她不是皇室中人,路子书只是个平常百姓,她一个新时代女性哪会在意别人的议论,她会大方的站在路子书的身边;但她和他的身份却不允许她这样做,他有自己的理想抱负,那样绝尘的人怎能让他掩盖在尘埃里,受世人的唾弃。

“蕙兰——”

丁山全身僵硬,有多久没人叫过这个名字了,她机械的转过身体,去看这个最不愿见到的人,他还是把她给认出来了,即使杜蕙兰化做任何模样,他都能认出么?既然他那么在乎她,为什么当初又把他推向别人的怀抱?就算那个是从小把他养大的皇帝哥哥又怎样?难道他就一直没想过杜蕙兰的感受吗?

“朔王爷有礼,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丁山直接默认自己是杜蕙兰,看他那样肯定的叫出名字,她知道若是不反驳也是徒劳的。

段干铄朔伸手拽住经过他身旁的杜蕙兰,“你现在好吗?。”

丁山使劲的抽出手,但却无果,现在的武功也算是上乘,看来这段干铄朔也有两把刷子,冷情的和他对视,“王爷,这是在关心我么?”

“蕙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段干铄朔眼里一片阴暗,当时那样做也是情非得已的。

段干烁朔还在襁褓时父皇已病入膏肓,父皇把他托付给刚继承皇位的段干岚来抚养,要是他没被皇兄段干岚收养,他一个宫女所生的孩子怎能在那晦暗的宫闱下健康成长,他们亦兄亦父的感情,让段干铄朔舍弃了杜蕙兰,并亲手把她送上了段干岚的床。

杜蕙兰心里觉得一阵好笑,现在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真正的杜蕙兰已死再也听不到了,记得有段时间他和杜蕙兰过着天上人间,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后来杜蕙兰在一次宫廷盛宴中赢得晨国第一女的称号,被先皇段干岚所倾目,因此段干铄朔放弃了他们的山盟海誓,像这样男人她还真是不屑一顾,只有杜蕙兰会把他当成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