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妃帝宠

书院喜事

绝妃帝宠 林张玲 1065 2012-10-30 11:41:24

  面对几十双等着看好戏的视线,丁山紧绷着身体坐直,自从玉惜命身体好了之后,两人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而玉惜命也向玉洛竹说清了跟丁山没那回事,玉洛竹这次过来一定跟自己没关系。

“下月初八昙花宴在我们书院举办,天下文学会已传达下来,大家一定要争气。”玉落竹慷慨激昂的说到,这昙花宴是西篱国、晨国和月星城联合举办的,每三年举行一次,凡在比赛脱引而出的人,不必参加科举就可直接入朝为官,每个国家都会派出顶尖的学子来参赛,这样空前绝大的盛宴,此次在宜兰书院举办,他能不激动吗?。

因为这个消息,这段时间整个学堂一下子炸开锅,都围绕着这个话题讲,但他们主要在讨论着,那家小姐千金会来,讲的最多的是夕颜郡主段干玥,他父亲乃是武昌王段干浑,今年她刚满十六岁,这次听闻从不参加昙花宴的武昌王也会来,大有招郡马的举动,现在他们正在想着如何吸引女子的方法。

昙花宴只有男子才能参加,而最后的收尾会让各地的官家小姐表演才艺,这样的盛宴在以往还促成不少夫妻,因此许多官家都会打着昙花宴的名义,来为各自的子女寻找对象,也难怪宜兰书院的学子们会那么激动。

丁山把水倒进宽大的水缸里,鄙夷的看着那些穿的花枝招展的学子们,到处都是相互挑衅的声音,这离昙花宴还有十来天的时间,他们有必要这么急着表现吗?她摸着自己酸疼的肩膀,再看向还有三个空置的大缸,直耷拉着脑袋,这白千代早不走晚不走,偏最需要他的时候不见踪影,多一个人提水,那要少走多少趟路?

路子书看着丁山泄气的样子,一阵好笑,夫子罚他们挑水,路子书已吩咐贴身书童隐星(实为护卫)去做,以前他都是这样做的,夫子碍于路子书的身份都当没看见。

那知这女的见不得下人受苦,也傻跟着来回挑水,害得他浪费了大好的时光,也陪着丁山挑,没想到她对下人这么体贴,还真有颗剔透的玲珑心。

路子书走向丁山,抽出怀里的汗巾,提了这么多桶水,脸上一定流了不少的汗,柔软的布料轻触丁山的额头,手一顿,干这么久的体力活怎么没见流汗,心思微动,那天在杏花雨村喝醉时也没见她脸上潮红,还有她羞怯的时候,只有眼睛能表达出来,女子脸上不是很容易发红吗?易容?

心境明了,路子书心低落下来,为什么丁山要掩盖真实面目?对于丁山只限于名字,有关于丁山所有一切,路子书都不清楚,只知丁山是南郡来的。丁山从没向路子书诉说自己的一切,也从没问过路子书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她犹如陌生人,为何她要隐瞒自己的真面目,路子书糊涂得身陷交叉口中。

“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丁山娇怯的拿走停留在额头的汗巾,却忽略掉了路子书迷雾不清的表情,这男的给男擦汗,无论怎样看都怪,可不想接受异样的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